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首次中东行:虚实之间的战略布局

2017-06-05
S1.jpg

5月20日至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任4个月后终于开启了他的外交首秀。与以往大多数美国新上任总统通常首访美国周边邻国加拿大或墨西哥有所不同的是,特朗普总统的外交首访地是反恐前线以及各种矛盾交叉混杂的中东地区。通过访问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特朗普在中东地区下了一盘虚实相间的战略布局之棋。

首先,特朗普对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的访问不仅通过与沙特达成千亿美元军售为美国军工企业赚的盆满钵满,而且通过拉拢沙特和以色列巩固了本来有些离散的美沙和美以同盟关系,确立了以沙特和以色列为轴心的美国新中东战略布局。在奥巴马执政的8年时间内,美沙和美以同盟关系由于美国缓和与伊朗的外交关系并全力推动达成伊核协议而渐行渐远,而两国的宿敌伊朗不仅通过核协议的签署极大改善了国际孤立和国内经济环境,而且通过在叙利亚内战和也门内战中与俄罗斯及也门胡塞武装联手行动,逐渐在中东地区扩大了其地区影响力。

一边是伊朗和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扩大,一边是奥巴马政府不断地从中东“脱身”。对这一此消彼长深感焦虑的沙特和以色列,因此急需增强自身的安全保障,并热盼特朗普政府“纠偏”奥巴马的“脱身”政策,重返中东。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自然不会只给予而不索取。此次伴随美国重返中东脚步的是,立即生效的高达1100亿美元的军火合同以及未来10年总额3500亿美元的后续武器交易。这份实实在在的“生意合同”不仅可为美国军工企业和美国人创造更多工作岗位,而且可以通过军售激活美沙同盟,并通过军售将更多中东地区安全责任转移到地区盟国身上。据悉,为投桃报李,沙特还准备对美国增加400多亿美元投资,在新技术、能源和工业领域为美国新创造400多万个工作岗位。

另外,确立沙特的地区盟国“轴心”地位,也是特朗普总统为其新中东战略布局谋篇的重要一步。在特朗普访问沙特期间,共举行了美沙首脑会晤、美国-海合会峰会、美国-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峰会共三场峰会。这三场峰会均以沙特为核心,如同以沙特为圆心画出三个不断扩大的同心圆。同心圆的建立既可确立并巩固沙特的“轴心”地位,也可改善和密切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特别是改善特朗普总统本人竞选期间及上任后推出“禁穆令”而在穆斯林国家的较差口碑),加强反恐合作,并为打造未来以沙特为核心的“阿拉伯版北约”、凸显美国在中东乃至世界的领导力开篇布局。

与满载实际访问成果的沙特行所不同的是,特朗普出访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并就巴以问题发表讲话则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从此前在白宫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时信口开河地认可“一国方案”,到现在认可“两国方案”;从刚上台时高调声称要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地位待定的耶路撒冷,到此次访问中东时绝口不提此事;从公开为安理会决议谴责扩建定居点替以色列叫屈,到要求以色列在定居点扩建方面表现出克制,这些变化一方面说明特朗普逐渐认识到巴以问题的复杂性,试图在巴以之间寻求平衡,另一方面也说明上任仅4个月的特朗普总统仍在学习和调适其中东政策,不可能就复杂的巴以问题拿出什么实际方案。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充其量是体现一种人道关怀和政治意愿,是一次虚多实少的访问。

另外还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开启中东行的同时,还伴随着中东另一个大国伊朗总统选举的落幕。签署伊核协议的改革派总统鲁哈尼的再次当选,应当是缓和将要到来的美国与伊朗冲突的重要利好因素。在特朗普政府不断公开指责伊朗试射导弹并因此继续加大对伊朗的制裁时,其拉拢和激活与沙特和以色列战略同盟关系并对抗伊朗的中东政策雏形虽已隐约可见,但还远未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