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罗亮 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中菲建立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释放了那些信息?

2017-05-31

2017年5月19日,中国-菲律宾南海问题双边磋商首次会议在中国贵阳市举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和菲律宾驻华大使罗马纳分别率相同数量官员出席。中菲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为副外长级,每隔半年在中菲两国轮流举办。

S7.jpg

当前,南海问题总体上呈现降温、趋稳、向好的态势。中美关系走上良性互动的正常轨道,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政策、南海政策尚未成型;中国成功举办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东盟国家悉数派员与会,对中国期待不断上升;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采取独立、务实的外交政策,中菲关系得以“柳暗花明”。此次中菲南海问题双边磋商会议就是在上述背景下召开的,笔者认为会议至少释放出以下几点信息:

首先,中菲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长期以来,中菲在南海问题上所涉及到的领土主权、海域划界以及资源开发争端是影响两国关系的核心要素。阿基诺三世政府期间,菲律宾采取向美国“一边倒”的对外政策,在“黄岩岛对峙”、“仁爱礁事件”、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等一系列事件上处处与中国对抗,致使中菲关系触底。杜特尔特上任后,奉行独立、自主、务实的外交政策,并将中国作为东盟之外首访国,旨在主动将阿基诺三世政府时期遭受挫折的中菲关系拉回到正常轨道。此次在贵阳举行的中菲南海问题首轮磋商,中菲之间主动接触意愿强烈,一致同意今后将两国共同关心的所有海上问题拿到桌面上、坐下来谈,这足以证明中菲关系不只是简单停留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框架下的经贸、人文领域合作,而且升华到复杂的政治、外交议题探讨。中菲关系实现了实质性转圜,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其二,中菲两国达成的共识不会成为一纸空文。与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摈弃两国共识、破坏政治互信不同,此次中菲两国针对南海问题举行双边磋商,是对2016年10月杜特尔特上任后首次访华期间与习近平主席就建立中菲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达成初步共识的具体落实。它重点在于强调只要中菲两国政治高度互信,达成的共识就不会只停留在诸如《中菲联合声明》等冰冷的文件上,成为一纸空文、束之高阁,更不会被单方面违背,未来必将付诸于实践。这突显了中菲两国领导人所秉持的诚恳、高效、务实风格。

其三,为其他南海声索国起到一个积极示范作用。2013年提起的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使得诸如越南等其他声索国“蠢蠢欲动”,急于效仿,虽然越南最终并未选择走那一步,但至今仍是其备选方案。在中国政府看来,菲律宾的做法仍然起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带头作用。此外,菲律宾国内反对派、反华势力、亲美势力长期存在,也不容小觑,他们时常发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而菲律宾此时能克服困难、排除干扰、同中国相向而行,彼此坐下来就有关争议问题进行面对面磋商,为南海其他声索国起到了一个积极示范作用,体现了菲律宾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致力于维护南海和平的职责与担当。

其四,菲律宾政府在南海问题上改弦易辙,不会重蹈覆辙走过去的老路。首先,与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紧闭一切对话大门、在南海仲裁案上采取同中国“对抗到底”的模式相比,杜特尔特政府在南海问题上选择改弦易辙,摒弃了过去的老路。杜特尔特政府认为,前政府所采取的在南海问题上同中国“针锋相对”,充当美国“急先锋”的教训足够深刻,通过仲裁方式事实上并不能彻底解决中菲之间的核心问题,反而使得两国关系持续紧张低迷,因此回到通过对话协商处理南海有关问题才是“康庄大道”。其次,菲律宾作为今年东盟轮值主席国,主张将南海问题拉回到声索国之间双边磋商轨道上,意在强调菲律宾不会效仿其他东盟国家过去的做法,利用东盟轮值主席国之名、假借东盟十国之力,选择走将南海问题“东盟化”这条老路。

最后,南海域外国家不应在南海问题上再介入、干涉和制造障碍。长期以来,南海域外国家并不希望中菲走得过近,更不希望两国能心平气和坐下来谈判南海问题,而更习惯于煽风点火、制造麻烦和杂音。2013年,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全面布局。在美国亲自干预下,菲律宾单方面强制提交南海仲裁案,旨在遏制中国力量的快速崛起,为美国重新塑造并主导南海秩序“效力”。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出炉时隔数月,中菲双方就主动接触,针对南海问题进行磋商,一方面说明中菲两国有愿望、有能力、有智慧来管控南海问题,域外势力的介入显然“多余”;另一方面也充分印证了域外势力在南海问题上介入是有限的、徒劳的。因此,美国、日本等域外国家不应在南海问题上再介入、干预和制造障碍。

“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中菲双方能在短期内顺利建立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并将此机制作为中菲双方建立信任措施和促进海上合作与海上安全的平台,本着“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原则,总结梳理多年来处理南海问题的经验教训,为推动下阶段海上务实合作交换看法,增信释疑,理应被“点赞”。但从长远来看,中菲之间关于南海问题要走的路仍然漫长,也注定充满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