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朝鲜问题 贸易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结束过渡期,规划新关系

2017-04-11

4月6-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了两位领导人的首次会晤。两位国家元首进行了深入、友好、长时间的互动,会晤积极而富有成果。

S2.jpg

特朗普当政两个多月了,但中美关系仍然处于从前政府到新政府的过渡时期,尤其是特朗普在竞选中对中国说了那么多,究竟他的政府会采取什么具体举措,中美关系将如何发展,以往的交流与合作机制去向如何都不明朗。此次会晤结束了两国关系的过渡期,大大降低了美国政府换届给两国关系带来的不确定性。

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打开中美关系以来,首脑会晤对两国关系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为两国关系不断校正方向,注入新的动力,并促使棘手问题的解决。此次是两位领导人的首次会晤,是他们建立个人关系的开始。两位领导人进行了长时间的深入沟通,加深了彼此了解,增进了相互信任,建立起了良好的工作关系。

正如美国前国务卿赖斯所说,中美关系“大而复杂”。两国之间的利益交集和分歧涉及范围极广。会前,有的美国学者已经在猜测,两位领导人会给对方带去什么,会向对方要求什么。确实,此次会晤没有设限,各种问题都可能提到。但最主要的,是两国元首要为今后数年乃至更长远的中美关系如何发展指明方向,建立战略框架,也就是进行顶层设计。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就中美关系达成了重要共识,一致同意要扩大互利合作,并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习近平强调,两国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特朗普表示,美中两国作为世界大国责任重大,可以共同办成一些大事。确实,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这是对两国关系一个至关重要的定位。在当今这个共赢的时代,中美两国的利益深度依赖,深度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定义中美关系的只能是合作和友好”。两国要相互帮助,帮助对方取得成功,自己也从对方的成功中获益。两国合作既造福两国人民,也有利于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有利于人类的繁荣。这既是两国关系的重要性所在,也是对国际社会的责任和担当。此次会晤明确了两国关系的这一定位,对国际社会的期待给予了正面回应。这对今后数年乃至四五十年的中美关系如何发展具有深远意义。

在元首会晤之前,两国已经新设立了四个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并且启动了其中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牵头的全面经济对话机制,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牵头的外交安全对话机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先前两国之间有战略与经济对话,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此次四个机制涵盖的范围显然更广泛,实际上包括了两国关系的方方面面。这四个机制如果在中方都是国务院副总理和国务委员牵头,在美国都是内阁级官员牵头,那就是仅次于元首会晤的机制。比如外交安全机制,就相当于美国与其盟国的2+2对话,而先前中美两国之间没有这样的对话。这势必大大加强两国关系中安全方面交流的分量。与此相应的是习近平主席在会晤中对两军关系的重视,他把军事互信提高到中美战略互信基础的高度,强调要加强两军各级别的交流,发挥好各项机制的作用,还要建立新的联合参谋部对话机制。在中美关系中,两军交流长期以来都是“短板”,安全关系相对于政治关系,尤其是经济关系是一个弱项。新的机制是一个创新,对于补“短板”、对于建立一个更加均衡、更加坚实的两国关系将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对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的中美关系的意义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是特朗普的一个宗旨,两国贸易的不平衡是他最揪心的问题。两位首脑同意用100天时间来对中美经贸关系进行回顾研究。随着中国经济的继续发展,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人民生活的继续改善,中国将进口更多的美国产品,加大对美国的投资,为美国各地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两国在贸易、投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合作前景广阔,经贸关系也会更加平衡、紧密,前途光明。

两国首脑会晤规划了在新起点上的中美关系,两国蓄势待发的各方面交流与合作都可以有序开展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