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齐思源 清华大学中欧关系研究中心访问学者

当选总统的中国狂人策略

2016-12-16

特朗普与中国玩的终极游戏,将是贸易领域的斗鸡博弈,最后的关键在于谁会先眨眼。

S6.jpg

在当前这个世界各地蛊惑者上位的全球性动荡时刻,最令人困惑的问题莫过于当选总统对北京不断演变的战略姿态。1月份入主白宫后,眼下的候任总统特朗普是会改变他的言辞尖刻,继续奥巴马的“接触与提防”战略,还是彻底颠覆美国外交政策,冒终结全球化甚至新冷战之险与中国在贸易上大打出手?正由于中美关系的重要意义在双边场合大多已是常识,特朗普与台北的通话才引发对当选总统意图的热议,不过多数媒体认为它只是无知和不走脑子的自发行为。

然而,从更广的角度看特朗普逐渐成型的中国战略,他出乎寻常地打破先例与蔡英文总统通话,也可以说是一个战术动作。这次通话并非敌视中国的不可逆之举,也没有违反1979年的第二个联合公报,而是有目的的“狡黠的理性疯狂”。特朗普的战略棋局包括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国家核心利益,他要以此换得中方贸易上的让步,提升美国的就业,并帮助他在2020年再次当选。而伴随这一切的将是特朗普扮演独特的“狂人”。

特朗普有意打造不可预测总统之狂人形象

特朗普多次说过,不可预测是谈判者的资本。他称奥巴马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是“可预见的”,不仅效率低,而且完全没能出其不意。特朗普一次又一次的无节制言行,让大多数分析家无法预测他的意图。他与自己最尖刻的批评者米特·罗姆尼握手言解,不再要求起诉希拉里·克林顿,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一起讨论气候变化,并且打算把他的墨西哥边境高墙改成便于巡查的篱笆。此外,虽然他呼吁停止所费不菲的亚洲安全承诺,但仅仅胜选两天后,他又象征性地选择会晤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让这个美国核心盟友对他未来的亚太外交政策计划放心。

尽管资深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一直呼吁,中美关系要避免“突发性”,因为会加剧双方的互不信任,最终增加对抗风险,但往届美国总统总是想塑造一种不可预测的形象,甚至是“局部的非理性”。显然,扮演“狂人”并不是政客的新把戏。要是回顾马基雅维利的经典策略,那么,艾森豪威尔总统及其国务卿杜勒斯在“边缘政策和大规模报复战略”中实践过这一理论。里根总统的“战略防御倡议”只是简单吁请苏联参入,从而一举颠覆所有已知战略威摄教条。最明显就是尼克松,他告诉他的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说,他的目标是要让越南人相信他是白宫里的狂人,宁可扔原子弹也不会愿意输掉战争。

战略性突袭和树立非理性形象,是边缘游戏中的经典策略。游戏的一方强调自己打算在悬崖边“跳舞”,使风险最大化,会导致对手最终让步。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也必须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是个好学的商人,可能考虑过历任总统的策略,并发现扮演“狂人”更能达到他的终极目标,即利用中国对类似台湾问题的国家核心利益的坚持,换取贸易和就业协议。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政治承诺。

“所有政治都是地方政治”。特朗普对就业的承诺将决定他的连任机会,决定是否能让有越来越多政治异议的自由派哑口无言。当然特朗普不会通过“出卖”台湾从中国获得更多市场准入或有利的双边投资协定(BIT),美国国会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但他似乎想挑战某些既有的确定性,从而敦促北京对美国投资者和出口商放开贸易政策。特朗普可能打出的牌还包括“日本拥核”,以及决心打造一支拥有350艘强大战舰的海军,在第二和第三岛链给中国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A2AD)”战略制造麻烦。

S7.jpg

苏世民牌和布兰斯塔德牌

许多分析家不认为特朗普对中国的姿态会是致命的自负与对抗。作为一个有抱负的狂人,这位当选总统挑选了两位亲华商界人士进入他的政府,这就是苏世民和特里·布兰斯塔德。他的战略意图也因此更加模糊。

苏世民不仅是华尔街之王和美国最成功的商人之一,同时也是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他在中国商界领袖和政界高层中织就了紧密的关系网。苏世民靠2亿美元个人捐款打入习近平主席的母校清华大学,设立了“苏世民学者项目”,培养推动中美合作的新一代美中领导人。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获准建立,此事非同小可,表明高层中国合作伙伴对苏世民的信任。可以肯定,在清华设立这个书院的最终决定直达中国国家主席本人办公室,而他最终表示认可。

特里·布兰斯塔德州长是特朗普的另一个明智之选,它进一步发出了与中国建立商业性经济关系的信号。布兰斯塔德在习近平主席30多年前走访艾奥瓦州时与他结认,双方都曾经热情地谈到两人的友谊和对彼此的欣赏。布兰斯塔德是艾奥瓦州任职时间最长的州长,该州对中国有大量出口,布兰斯塔德一直积极地推动中美贸易关系。

S8.jpg

“关键是经济,笨蛋”

引用特朗普意识形态对手比尔·克林顿的话来总结本文是矛盾的,但到目前为止,“关键是经济,笨蛋”这句话最能说明特朗普未来四年在宾西法尼亚大道1600号(白宫)期间整体战略中的当务之急。特朗普将竭尽全力重振美国的制造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他希望重新与中国就当前贸易秩序进行谈判,促进他赖以政治生存的现有目标的实现。

只要看一下劳工数据就不能否认,自从中国上世纪80年代早期开放以来,数百万美国制造业岗位被外包到太平洋彼岸。在开放最初几十年当中,中国的低工资、劳工权利的极为有限甚至不存在、基本法治的缺失,都成为具有吸引力的劳工套利条件,对此美国企业家们不会不注意到。随着美国精英越来越富,美国消费者得到更便宜的产品,美国公民呼吸着更清新的空气,中国的经济异军突起。但双方也各有损失,美国失去制造业工作,眼见一度繁荣的大湖地区沦为日渐衰败的锈带;中国遭遇环境灾难,癌症发生率创纪录,城市不再宜居。

但到了本世纪第一个10年的后期,美国制造业工作已经不是向中国输出,而是被功能更强、成本效益更高的机器取代。当代卢德派无法简单拒绝机器人生产,无法让世界回到上世纪50年代。对技术的反对从政治上说也很难赢得美国大选,因为技术早已渗入美国的文化DNA。所以,最容易的政治诉求就是保护主义。

特朗普肯定意识到这一点,他对付中国的手段隐藏在他向往的狂人面罩后面。他所要求的核心是达成平衡的美中双边投资协定,中国开放更多部门接受来自美国的投资,并支持投资互惠。此外,特朗普会要求中方降低美国出口商进入巨大中国市场的门槛,作为回报,美方会给予中方在美国进行资本投资的机会。虽然很难确定,未来的中美新贸易投资协定向美国出口商开放中国市场后,对就业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但其结果似乎可以减少美国制造业的就业损失。这样,再加上基础设施建设所创造的就业,特朗普就又可以参加2020年激烈的总统大选了。

S9.jpg

中国的战略反应

中南海的战略家们会拼命讨论如何对付一位想改变贸易秩序(这种秩序让中国成为经济巨人)的狂人总统。自信、对抗、与欧洲或其他国家结成制衡联盟、针锋相对制定政策,这些针对特朗普的傲慢失倨的对策都会被认真加以讨论。而战略的极致,就是用既成事实钳制住对手,从下国际象棋变成下中国“围棋”。

中国有自己的独特机会把特朗普锁进对双方都更加有利的局面,这就是终结避税天堂,让投资回流。在全球那些诡秘的避税天堂,存着上万亿逃税的美元,中国可以公开要求美国和欧盟规范获利丰厚的全球资本避风港。习近平可以在明年1月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提出呼吁,该论坛聚集了全球化的受益者。虽然这一要求似乎与特朗普所宣扬的降低资本税有冲突,但实际上是在加强它。避税天堂受到规范后,数以万亿计的美元会回流,而特朗普的新税收制度允许大多数回流资本成为基础设施等领域的生产性投资。特朗普还可以把其成效转变为竞选连任的强有力政治口号。

不过,如果历史有其价值的话,扮演“狂人”也不是无可争议的。它对里根“战略防御倡议”是成功的,但在尼克松的越南豪赌中却失败,学者们对艾森豪威尔的事例也是各执一词。不管作为煽动家的特朗普曾经多么辉煌,也不管击败希拉里·克林顿这样的老政客让他多么魅力十足,他在与北京打交道时都必须加倍小心,少一些冒险。毕竟中国国家主席曾经告诉美国总统,他最大的噩梦是将来无法每年为中国的农村移民提供1000万个新就业机会。边缘政策和预谋意外事件,不过是指导冷战思维的教条,让有原则的治国之才利用外交协商管理全球公域,美国、中国和全世界才会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