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的蠢招:把亚洲经济领导权让给中国

2016-12-14

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国际贸易的攻击,尤其是打算退出TPP,将使中华人民共和国获得亚洲经济领导权,妨碍“让美国再次伟大”目标的实现。

S4.jpg

贸易对美国有益。美国人不仅向海外出售产品和服务,也从海外购买便宜的产品和服务。美国国内市场巨大,但全世界95%的人口和80%的经济是在美国境外。

与别国的贸易投资往来对低收入家庭尤其有巨大利好,家庭成员因为基本生活品价格低廉而得到最多好处,因为等于增加了收入。古德曼学院的约翰·古德曼总结道:“自由贸易最大赢家是处在收入分配下半层级的人。更重要的是,其好处在于,如果准确衡量实际收入的话,恰恰是由于贸易增长,使美国社会不平等被减缓,而不是加剧。”

虽然多数人获益,但少数人在失去工作时还是承受了不成比例的痛苦,而且他们更有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投票。好的社会应该对他们的艰难过渡施与安抚,让他们无法把社会其他群体作为人质。希望贸易带来的利益能被所有人共享,并不成为封锁贸易的理由。

事实上,根据鲍尔州立大学商业与经济研究中心最近作的调查,本世纪前10年制造业丧失的560个就业岗位中,只有13%是因为贸易。自动化和生产力的提高使全球制造业就业人数下降,即使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也无法让这些就业岗位回归。

近年,通过世贸组织推动国际市场更加自由的进程停滞不前。所以,像悬而未决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这样的区域协议就成为新的路径。TPP将把占全球GDP四成的12个国家联系到一起。

与其他自贸协议一样,TPP提供更自由的贸易。它取消约1.8万项关税,削减非关税壁垒,加快海关办事速度。虽然具体规定有各自不同的效果,但整体上说TPP将促进商业往来。但美国的受益不成比例,因为美国总体上关税和非关税限制已经很低,美国输家的人数会大大超过赢家。

当选总统特朗普扼杀该协议的打算,背弃了那些为追随美国付出高昂政治代价的当权者,比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此,华盛顿将发现自己更难赢得外国对未来提议的支持。美国已经不撑你了,凭什么还要冒险呢?

更糟的是,美国的商业退却会给中国的统治让路。无疑,北京非常乐意掌控亚太地区经济领导权。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弗罗曼警告说,“其他人在向前走,我们将是唯一被留在场外的”。

与中国经济相比,美国经济依然更成熟、更具创新性、更透明。投资者和交易者在美国享受法治、民主和对人权的尊重。然而,地理位置让中国具有了重要优势。中国已经是地区最大投资国和贸易国。即使是美国的长期军事盟友韩国,其对华贸易也超过了对美日两国的贸易总和。

而且,北京一直在推动它自己的贸易协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个环太平洋峰会上对商界领袖们表示,“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上,只会越开越大”,这与候任总统特朗普的计划形成鲜明对比。中国已经与TPP的几个签约国达成自贸协议。北京同时还在推动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和东盟扩大版的、有16个成员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美国的贸易伙伴,而不是美国,将被邀请加入这些组织。

在这种情况下,挑选参与者的就是北京,而不是华盛顿。北京还可以为这个世界最有活力的经济地区创立商业架构,拟订投资与贸易规则。这些协议将不会有美国谈判代表所主张的劳动与环境标准。

S5.jpg

哪怕是美国的朋友,它们也会选择中国。新西兰总理约翰·基说,“即使美国不想参与自由贸易,特朗普必须知道,其他国家也会参与”。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说,TPP的挫败“将留下贸易协议真空,其他协议注定要填补”。这中间最显眼的就是北京的FTAAP和RCEP。

马来西亚和越南已经暗示将把着重点转向RCEP。因为TPP破产而漂泊无主的秘鲁也表示,它会支持一个新的太平洋地区贸易协议,哪怕它没有美国,却包括中国和俄罗斯。

美国公司或许抱同样态度,即使候任总统承诺要挽救美国的就业岗位。困在高成本的美国,美国公司是无法在全球蓬勃发展的。“我们2/3的(亚太地区)业务是在别的国家进行,”通用电气的约翰·莱斯告诉《纽约时报》。“所以,如果它们降低那一地区的关税和贸易壁垒,我们会设法在当地开展更多业务。”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是美国促使全球贸易更加自由。拒绝批准TPP会让美国人付出沉重代价。经济学家彼得·佩特里和迈克尔·普拉默的结论是,“TPP哪怕拖延一年推出,也意味着770亿美元的永久性损失”。 而最终地缘政治代价也许更大。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丧失可能会让特朗普政府以为,它已别无选择,只能转向军事对抗。

当选总统特朗普已经调整了他在竞选时期更有争议性的立场。退出TPP的承诺,也应该与其他坏主意一道,被扔进政治垃圾箱。特朗普总统要想让美国强大,就应该尽力让美国商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