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龟与兔:特朗普政府在亚洲的警示

2016-12-13

当选总统特朗普曾表示,他上任后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将是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该协议还未提交国会批准。当然,他迫不急待地要把自己的计划付诸实施,而TPP也一直是竞选中直接对众多美国人讲的热点问题之一,这些人担心自由贸易影响自己的工作和所在群体。虽然我们中的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台湾会是特朗普外交议程的重点,但他最近的行动表明事实的确如此。不过,提一些忠告也许有用。

S3.jpg

或许,特朗普政府不应该过快地远离TPP,远离亚太及拉美地区的其他11个签约国,更不应该钻台海关系这个兔子窝。相反,新政府应该花点时间,超越口号与情感,反思一下该地区到底发生了什么。

龟兔赛跑的故事说明谨慎是有理由的,尤其当我们对比特朗普的表面作派与习近平的态度的时候。在国际关系上,不可能匆忙达到不存在的终点,一路上的干扰会是不断的。在亚洲,北京稳扎稳打的方法可能证明它会像寓言里的龟一样成功。如果美国把它与中国的关系看成一场赛跑,而它自己跑得像兔子一样既虚张声势又掉以轻心,那么不到10年它就会发现别人已经撞线,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区域体系已经就位。

中国与其地区邻国的关系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首先,它利用经济实力来经营双边关系。有时是取消支持,但更多时候是给各国提供中国对外投资、对外援助和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的机会。日前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就是这样的例子。在北京,杜特尔特获得135亿美元投资和援助协议,以及对菲律宾热带水果进口和中国人前往这个岛国旅行的禁令的解除。同时,习近平主席还呼吁两国领导人在南海问题上“暂时搁置分歧”,着重改善双边关系。

其次,中国参与现有多边组织,如东盟+3、亚太经合组织(APEC),并越来越多地表达对地区的构想。为此,在2016年11月的APEC利马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抓住机会推动TPP的替代方案——APEC从2006年起就开始探索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2014年中国任APEC轮值主席的时候,APEC同意制定实现FTAAP的具体步骤路线图。习近平呼吁APEC“坚定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建设,为亚太开放型经济提供制度保障”,因为它是“事关亚太长远繁荣的战略举措”。作为APEC的21个成员经济体之一的美国被欢迎加入FTAAP,或者,它也可以考虑东盟2012年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RCEP的16个国家(不包括美国)已经举行了15轮会谈,而且习近平在利马表示他将推动尽早结束谈判,最终走向建立FTAAP。

第三,也许是最重要的,就是北京正在确立新的制度。RCEP即是一例,另一个例子是亚投行。亚投行很快就会达到它的预期,每年为该地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200亿到250亿美元支持。它拥有50个创始成员和世界银行等其他多边组织的支持,并试图成为一个精简、高效的组织,在刺激长期需要的私人部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发挥乘数效应。“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尝试,它通过扩大海上和陆路运输线,经由中亚、东南亚和南亚连接中国与西方,并通过增加贸易、投资与信息共享加深互联互通。为实现“一带一路”愿景,建成有65个国家的现代版古“丝绸之路”,北京创建了新的资金来源,其中包括400亿美元的丝绸之路基金,为贸易与经济合作项目进行中长期投资。它的银行还发行“一带一路”相关债券,并与其他机构合作推出了标准化的丝绸之路债券。最近,新成立的丝绸之路国际总商会又提出“知识的丝绸之路”和“网上丝绸之路”的想法,旨在建立网络经济,促进跨境电子商务。中国正在建设亚洲的制度基础设施,而不仅仅是有形的基础设施。

S5.jpg

华盛顿要想努力确保自己在该地区的经济和安全利益,美国就应该欢迎中国的这些倡议。特朗普应该鼓励美国公司参与“一带一路”项目,他应该加入亚投行,像英国、德国、韩国和世界其他53个国家一样证明自己支持亚洲的发展。他应该再看一看TPP,看看它给美国带来的好处,看看其他的替代方案。在处理朝鲜的潜在威胁,确保南海问题不恶化成直接冲突方面,他将必须与中国打交道。最后,即将上台的政府应当确保它不是仅仅心血来潮地利用台湾这样的“敏感问题”,以向中国展示对付它的新方法。也许,在这个问题上保险比自信更重要。

以奥巴马政府开创的重返亚洲政策为基础,可以使美国受益良多。而在以广泛概念化的竞选言论为基础的问题上转来转去,或者远离地区最大规则的对话,比如贸易,则会损失惨重。在亚洲,新政府应该汲取龟兔赛跑的教训,意识到对这一地区稳定、有力和持续不断的参与才最符合美国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