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北京面临的最好局面

2016-12-07

经过一场充斥着出位外交承诺和混杂信息的漫长竞选,唐纳德·特朗普终于成为当选总统。对一些人来说,他在总统选举中的胜利——虽然输了普选票——是对希拉里主张的美国干涉主义标牌的扬弃,说明美国人已经厌恶冷战结束以来的全球主义。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如今被摆上砧板,亚洲事务观察家们面临着艰巨任务,去剖析特朗普在竞选中有效舞弄的、与美国太平洋地位有关的陈词滥调、老生常谈和威胁。

S6.jpg

他的承诺之一,是发誓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贸易协定。这是奥巴马总统推动多年的重返亚洲的政策重点。在国内外,TPP被批评为太过复杂,不是一个有效的贸易协定。但支持者反驳说,它的多边框架为美国提供了新的区域领导范式。其设想是,TPP不仅通过共享经济与环境标准促进稳定,也提供了中国影响亚洲的替代品,因为某些国家希望与北京保持距离。

特朗普反对TPP的根源来自于假设,这种假设认为美国有更多杠杆手段谈成有利的双边协议,这些协议合起来对美国经济的好处大于单一多边协定。这也许不算认不清形势,但它未能理解多边协议的其他方面,而美国是可以从中得到好处的。可以理解的是,美国放弃地区经济事务领导权激起了中国领导人的兴趣。与特朗普其他竞选承诺相比,退出TPP更容易实现。他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关税的建议不过是种威胁,不大可能得到国会的支持,但这位候任总统上任第一天却有权单方面中止美国参与TPP的谈判。

对TPP失败最感到沮丧的人,也许莫过于日本首相安倍,他曾经把TPP作为借口,去实施不受民众欢迎的结构改革。安倍声称如果没有美国参与,这份多边协议便“毫无意义”。他暗示这样一来中国领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就可能成为太平洋地区的贸易基础。对安倍或其他几位亚洲领导人来说,把特朗普的华盛顿换成习近平的北京并不是理想方案。例如东盟成员越南和马来西亚,虽然两个协定都加入,但因为存在领土争议,它们与中国关系冷淡。

S7.jpg

如果特朗普发出的有关太平洋地区安全的信息可信(虽然没理由认为应当如此),那么与过去相比,美国的军事存在会更像是做买卖。无论是因为不了解美国军队维持领土平衡必须采取主动姿态,还仅仅是因为漠不关心,特朗普都会轻易给中国海军向其梦寐以求的更遥远海域扩张打开方便之门。

特朗普白宫的缺位给北京带来双份奖品,每个奖品都可以拿到,但两者互不相容。TPP的失败几乎让RCEP和(中国的)地区经济霸权无忧,但成员国会担心胆子越来越大的中国军队威胁它们对有争议领土的声索。也许中国稍加施力,确保领土争议对手如越南和马来西亚参与谈判,RCEP就会成功获得批准。但进入先前受(美国)保护的领域,测试特朗普的兴趣和注意力,虽然可能成功,却会危及与地区合作伙伴的关系。

中国或许还找到了一个妥协计划。领导国立国家南海研究院的吴士存博士暗示,中方同意允许菲律宾渔船进入有争议的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中国的领土主张在今年7月受挫,当时海牙的一个法庭作出了有利于菲律宾的判决。而只是在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总统访问北京之后,(中国的)政策才有所改变。杜特尔特直言不讳地批评美国,坚决主张菲律宾加入RCEP。与杜特尔特签署捕鱼协定维护了中国在领土问题上的主导地位,也确保了他对贸易协议的支持。

同时,也不能排除特朗普政府在亚洲采取主动的可能。在这种情形下,北京就需要重新思考其战略。候任总统的国务卿人选将说明他在全球(不只是亚洲)的意图。选择鲁迪·朱利安尼意味着激进的、全盘强硬的孤立主义,而选择米特·罗姆尼则为国务院的连续性和能力保留了希望。作为2012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罗姆尼对中国说过硬话,但他仍然代表着共和党更谨慎稳重的一派。

S8.jpg

也许比国务卿更有影响力的,是候任总统特朗普身边那些顶级顾问。到目前为止,顾问和内阁成员候选名单中十分罕见地以军方人士为主,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受奥巴马政府待见。特朗普与将军们过从甚密,也许意味着外交政策的强势。他选中的多数人,包括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迈克尔·弗林,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呆过。他们也可能对南海发生的事情没兴趣。

中国将静观特朗普如何制定其外交决策。如果特朗普把关键问题全交给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那么依照传统选择米特·罗姆尼这样的人出任国务卿就只是摆摆样子。其顾问班子里的那帮将军有可能让军事回应的门槛降低,从而使事态复杂化。在特朗普任内,对北京最好的局面就是由国务院官僚机构支持一个漫不经心的总司令,保持美国外交政策机器平静地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