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英国退欧”以及英美中三角

2016-06-14

从皮卡迪利区的小酒馆到金融城的“宇宙主宰”,从伊顿男生掌控的唐宁街到平民的海德公园,如今每个英国人都在谈论英国是否要退出欧盟这个问题。2016年6月23日,英国将对欧盟进行全民公投,决定这个国家是留在欧盟,还是离开它。

Brexit-1-624x413.jpg

大约三年半前,首相戴维·卡梅伦保证说,若保守党在2015年大选中赢得议会多数,他的政府会通过谈判给英国争取更有利的欧盟成员地位,其后才是全民公投。在此过程中,卡梅伦为“英国退欧(Brexit)”这一风险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据眼下的民意调查,“去”“留”双方阵营的战况紧张胶着,也因此,投票前夕任何可能的事件都会改变力量的平衡。

英国财政部最近的报告称,随着时间推移,退欧有可能导致重大家庭财产损失、出口下降、物价上涨,并可能发生经济衰退。英国退欧对美国、中国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华盛顿和北京虽然彼此不同,却都赞成伦敦继续成为欧盟成员呢?

美国与英国退欧

英国和美国有共同历史和亲缘关系,有重叠的宗教、相同的语言和法律体系,还是世界最大的外来直接投资伙伴。双方的“特殊关系”包括从战后北约到反恐战争等军事合作。

不过,世事变迁。最近,奥巴马总统试图威胁英国退欧会导致反弹,来为支持“留在欧盟”打气。但这种干预适得其反,反欧的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表示,英国不会让一个“有肯尼亚血统的”总统来给上课。同时,脱欧派利用这件事,发起了“不受巴拉克(奥巴马)威逼”的运动。

要弄清英国退欧的潜在影响,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关注最可能出现外溢影响的渠道,即贸易、投资和金融联系。反过来,这些因素也可以作为美国和中国的GDP份额来分析。因为这些外溢渠道而对英国有巨大风险敞口的国家,很可能会受到更大冲击。就这点来说,美国的风险敞口相对较大,中国却并非如此。

美国与英国的贸易、投资和金融联系根深蒂固。因此,美国经济尽管规模庞大且多样化,但在英国退欧上,它仍比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有更大风险敞口,尤其是金融联系方面。在外溢影响当中,贸易的作用更加边缘,因为美国虽然是英国最大出口伙伴,但美国最大贸易伙伴是加拿大、中国和墨西哥,不是英国。

再者,外溢影响还包括战略渠道,如国际武器交易。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数据显示,英国军事支出位居世界第五(2015年为560亿美元), 仅次于美国、中国、沙特和俄罗斯。在武器交易方面,英国最大客户包括沙特(几乎占英国武器出口的一半)、印度和印尼。英国在“西方”与中东逊尼派主要国家的军事合作中起着核心作用,在华盛顿遏制中国在亚洲崛起的努力中则担当模棱两可的角色。

总之,华盛顿与英国的关系在历史上、经济上源远流长,而政治关系却比官方的双边声明所表达的更为复杂。

中国与英国退欧

中国通常避免评论别国内政,这是其外交政策不干涉原则的一部分。但与华盛顿一样(虽然出发点不同),北京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去年10月,习近平主席告诉卡梅伦首相,要留在欧盟。他同时希望能有一个强大的、团结的欧洲。外交部长王毅几个星期前也发表了类似声明。

过去几年,从中国投资英国的电业和高铁,到伦敦在中国的金融市场与监管中占有一席之地,英中关系持续升温。2015年春季,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因为英国的参与获得极大推动。而在美国,英国的表态引发了奥巴马政府的愤怒反应。

2015年10月习近平访英,双边关系发展到一个新阶段。长期以来,纽约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都在竞争全球金融之都的地位。但和华尔街不一样的是,伦敦已经接受了人民币。习近平访英期间宣布了价值600亿美元的交易,其中就包括在伦敦发行人民币主权债,英国作为首个开放人民币主权债市场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崛起。除了努力建立上海与伦敦的联动,英国政府还对IMF把人民币纳入其国际储备货币篮子的决定给予支持。

与美国不同,中国的英国退欧风险敞口要小得多。由于北京刚刚开始关键的金融改革,它面对英国的投资组合流动或银行索赔不如美国那么脆弱。虽然对英贸易和投资已颇具规模,但对中国来说,其所占比例比中东、北非及亚洲其他新兴经济体低。何况,在对英风险敞口中,贸易的作用较为边缘,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是美国、日本和韩国。

不过,直接的风险暴露程度不高,却无法减少间接的外溢影响。从相对价值上看,在贸易特别是金融联系方面,中国最大“特别行政区”香港也许是世界上面对英国退欧风险敞口最大的地方。

总之,北京与伦敦的关系相对较新,较侧重于经济发展,而政治关系比官方的双边声明所表达的更为矛盾。

接下来会怎样?

如果英国投票决定断绝与欧盟的关系,美国会更容易受金融市场波动而不是贸易崩溃的影响。一个不利的局面就是,这将意味着信贷紧缩,贸易融资被削弱,欧洲银行的贷款减少。

不过,英国退欧也可能给中国带来损失。例如,对贸易融资的冲击可能伤害出口导向的亚洲新兴经济体。英国退欧的冲击还可能使传统避风港受追捧,使美元面临潜在风险,同时使英镑和欧元等风险较高的资产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

在英国全民公决前,很多观察家认为,英国退欧公投意味着英国要么继续参与,要么最终离异,接下来要么是一个欢乐的“反弹”,要么是一次“市场震荡”。 但实际上这两种结果都不会出现。公投后的走向若要清晰明了,必须一方阵营或另一方阵营取得决定性胜利。如果差距超不过60%对40%,那么,任何结果都可能为另一种后果留下空间,随之而来的是经济不确定与市场动荡不安。

退欧派如果获得微弱优势,并不代表赢得真正的胜利。相反,它可能导致市场剧烈震荡,并迫使布鲁塞尔和伦敦重回谈判桌前,达成新协议,进而举行另一次全民公投。或者,是英国彻彻底底地退欧。事实上,当前民调显示出的微弱差距说明,公投后最可能出现的路径是经济更加不确定,市场更加波动,而眼下的世界经济无法承受其中任何一种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