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阎学通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中美争夺战略伙伴

2015-10-29

在2012年底习近平刚刚成为中国国家主席之时,没有人会想到,到2015年9月会有三个美国盟国领导人出席北京安排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盛大阅兵。但韩国总统朴槿惠、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和泰国副总理巴威·翁素万的确就站在习主席近旁,在9月初一起观看了这场令人难忘的现代军力展示。

chess.jpg
 

美国依然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中国正在逐步赶上。中国已然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领导人在国际事务上的声音也变得更响。虽然从历史上看,中国不和他国缔结正式同盟关系,但这项政策正在缓慢转变:北京正讨好新伙伴,包括像朴槿惠总统这样的华盛顿盟友。

但如果中国想成为和美国一样的超级大国,北京需要一个全新战略:全面支持发展真正盟友,而非仅仅所谓的“战略伙伴关系”。真正盟友关系通常通过条约约束,承诺在安全冲突或战争期间互相保护;而“战略伙伴关系”仅仅是漂亮的外交辞令,用以指称签署了低于真正盟友关系的若干协议(通常是经济方面的)的双边关系。

自1982年中国为避免卷入冷战而采取不结盟政策以来,盟友概念对北京来说一直是个禁忌。这一立场降低了中国被卷入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的风险(特别是美国和苏联),同时在政策制定方面也确保了更多独立性。摆脱了外交责任包袱后,中国可以集中精力搞好经济建设。

中国目前的朋友数量完全无法和美国匹敌。如今,中国约与70个国家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或“合作伙伴关系”,其中包括不少美国盟友,例如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这些伙伴关系通常都是经济性质的,而非传统的、成熟的军事盟友关系;而美国目前则有约60个包含军事合作的真正缔约盟友。按照这个标准,中国只有一个真正盟友:巴基斯坦,两国在今年初刚签署共同声明,将两国关系升级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普通的战略伙伴关系无法像军事同盟那样能可靠地整合双边战略合作。国内社会和国际社会的根本差异在于,后者并没有一个垄断军事力量的中央政府。因此,为了生存,那些没有足够军事力量来保卫自身安全的国家不得不依靠外国军事力量或组织。与经济援助相比,军事保护对于中小国家来说更为重要。如果中国能通过结盟方式来提供安全保护,邻国就将支持中国实现民族复兴。而如果没有这样的承诺,则邻国将忌惮中国的军事力量。

从和美国的战略竞争角度来看,中国也需要更多军事盟友来维持东亚的政治平衡。鉴于世界中心正从大西洋两岸转移到亚太,如果美国想遏制中国崛起,就很可能强化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如果中国能够重拾1982年以前的结盟传统,特别是结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则中国将能为实现民族复兴营造一个有利环境。在这一地区,有越多美国盟友成为中国盟友,则华盛顿再平衡战略达成其目的的可能性就越低。

尽管许多外国首脑出席阅兵显示出中国外交战略正在缓慢转向,开始和尽可能多的国家发展军事合作,但这一战略仍面临与不结盟原则相关的另一大障碍:经济决定论。在过去30年时间里,经济成就主导了中国人的观念,因此“以经促政”成为中国外交的主导方式。虽然经济合作关系比没有战略合作关系要好,但对双边战略关系的意义不可能和军事盟友相提并论。

中国应当从邻国开始发展盟友关系。从地缘政治上来说,中国要实现其“民族复兴”目标,就必须获得邻国的战略支持。如果大多数邻国都不接受其作为地区领袖的角色,很难想象中国能够成为世界领导力量。民族复兴大任不仅远难于经济发展,还应有不同的外交战略,将与邻国展开军事合作当作头等大事。如果没有安全的邻里关系,一国很难成为世界领导力量。

若说中国能在短期内和大多数邻国结为盟友的确不现实。但柬埔寨、老挝、以及上海合作组织的六个成员国有可能将其与中国的关系升级为冠以“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巴基斯坦一样)之名的成熟军事盟友关系。美国固然是中国最主要的战略竞争者,但其与部分中国邻国的冲突令这些国家向中国寻求保护成为可能。这些国家,特别是东盟大部分国家,不希望看到美国或中国成为地区军事主导。与中国和美国同时结盟是一项同不结盟战略类似的战略手段,帮助它们减少对中国或美国的依赖,并减少来自这两国的威胁。

事实上,中国结交更多盟友将制衡美国的影响力,并有助于世界和平。虽然西方很多人更希望看到一个由美国领导的单极世界,但并不是全世界所有人都这么想。全球实力天平倒向任何一个国家,造成的麻烦都会比其解决的多。所有东盟国家都明白,如想保持东盟在地区安全事务中的领导地位,就必须在中国和美国之间保持平衡,并迫使中美为获得东盟支持展开争夺。

中国和这些国家(包括和中国既无领土纠纷也无安全冲突的美国欧洲盟友)建立经济战略伙伴关系是明智之举,但结为军事盟友目前来看并不现实。在中国的所有邻国中,日本、菲律宾、越南和朝鲜最不可能和中国结为盟友。尽管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尚未废止,但已几乎是一纸空文。两国多年来既无军事来往也无首脑会晤。中国只有耐心静待这四个国家发生内部变化,并由此改变对华政策。菲律宾可能成为第一个,因为依照宪法现任总统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将在明年卸任。

中国应当从冷战时的美苏竞争中汲取经验。苏联之所以失败,部分是由于其对盟友缺乏战略信誉,即盟友不相信苏联的安全保障承诺。在苏联1956年和1968年相继对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进行军事干预后,大多数盟友都惧怕苏联的军事实力。这就是为何东德在1990年挑头退出华约,并导致华沙条约在苏联解体之前就遭废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美国对盟友的信誉是其赢得冷战的重要原因。这段历史也解释了为何奥巴马的再平衡战略将首要重点放在传统盟友关系上。

在中国和美国都有不少人认为,如果中国采取结盟战略,世界可能陷入新冷战。但盟友网络只是诱发冷战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事实上,爆发新冷战的可能微乎其微,毕竟意识形态并不是中美两国的核心冲突。每年中美两国都有数百万人访问对方国家,更不用提两国间广泛的经济纽带,这些都降低了在可预见的将来爆发新冷战的可能性。

对全世界至关重要的是,应避免中美两国之间的军事冲突,并在下个十年中国逐步成为真正超级大国之际确保中美两国和平竞争。正因为两国大国之间的冲突和竞争不断增加,因此预防性安全合作才比经济合作显得更为重要。建立管理网络安全的规则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如果中国能和邻国(尤其是和美国盟友)结盟,就可以发挥预防性合作功效。这可以在三个方面有助于维持地区和平。首先,成为盟友之后,中国和邻国发生安全冲突的概率将降低。其次,这会降低美国卷入其盟友和中国冲突的危险。再次,这将有助于将亚太非对称性军事平衡转变为相对对称性平衡,这会令任何一方对采取军事行动都更为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