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

美国将不可避免经历“沃尔克式紧缩”和衰退

2022-07-07

当前,美国经济饱受高通胀之痛。为控制高通胀,美联储开启了激进加息模式,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大幅上调75个基点,并创下美联储1994年以来最大加息纪录。鉴于美国通胀的顽固性和结构性,要在激进加息抗通胀和不对经济踩刹车之间搞平衡几乎是不可能的,世界也要为新一轮冲击做好充分准备。

美国通胀已经持续一年之久,连续12个月超过5%,连续3个月超过8%,而5月份更是飙升至8.6%,创下40多年来新高。事实上,美国此轮通胀具有广泛的基础,其中住房、汽油和食品的贡献最大。能源价格指数在5月同比上涨34.6%,为2005年9月以来的新高;食品价格更是同比增长10.1%,为1981年3月以来新高。高通胀侵蚀了消费者购买力与经济增长,因此美联储将抗通胀作为头号任务。

然而,加息是一把“双刃剑”。由于美国自身经济增长正在失去动能,加息和货币抽水将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利率上行,层层传导,包括抵押债务和商业贷款在内的借贷成本将上升,这会打击房地产,削减消费者支出,让企业扩张降温,削弱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增长前景。近一时期以来,美国经济信心指数和经济痛苦指数都已显露出经济衰退的苗头。

首先,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创下40多年来新低。在持续高企的通胀面前,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遭遇重创。6月份密歇根大学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降至50.2,不仅比5月下跌了8.2个百分点,甚至低于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时期)和2008年(雷曼危机时期)水平,创下44年来的最低。美国是消费驱动型经济,消费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因此这也是对美国经济增长悲观预期的信号。

其次,美国经济痛苦指数创二战以来新高。一般而言,把通胀率和失业率结合起来看,就组成了经济学家称为的“经济痛苦指数”,这是由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阿瑟·奥肯在上世纪70年代创建的,是用来衡量普通人经济福祉的经济指标。这一指标越高,表明经济痛苦程度越高。5月份美国失业率为3.6%,虽然失业率尚处于历史低位,但高通胀导致对未来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会影响到美国就业市场,对企业招聘造成负面影响。从美国6月份就业市场来看,美国持续申请失业救济趋势较低,但初次申请失业救济的趋势却出现了明显上升,而通胀对就业市场的压力会进一步显现。当前美国经济痛苦指数已经飙升至12.2,以历史标准衡量,比二战后的几次衰退都要高。

第三,前期拉动美国增长的房地产市场也出现明显退潮。6月美国住宅建筑商信心指数下降2个点至67,创下2020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是该指数连续第六个月下降。随着国债收益率持续上升,美国30年期抵押贷款利率已经上升了2个百分点,再次回到10多年前的水平。作为对利率最为敏感的部门,房贷利率飙升将抑制购买需求,使房价回落,进而冲击房地产市场。

而纵观美国抗通胀的历史,经济衰退也是必然要付出的代价。1979-1982年期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以“壮士割腕”的态度抵抗通胀,开启了“暴力加息”进程。在这一过程中,公众逐渐认识到美联储控通胀的决心,虽然最终扭转了通胀预期,并使通胀率逐步回落至5%附近,但沃尔克抵抗通胀之战的代价最终是美国陷入自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以及失业率飙升至10%。

沃尔克时期,美国货币紧缩政策使联邦基金利率激增至20%的峰值。而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范围是0.75%-1%,这意味着还有很长的加息和紧缩路程要走。美国此轮通胀是顽固的、结构性的,要想将核心通胀降至2%,而又不让经济陷入衰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美国经济将不可避免地再一次经历“沃尔克式紧缩”。

美国是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元是全球主要结算货币,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对世界经济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世界经济将面临多重风险。当前世界多个经济体追随美国启动加息进程,根据美国银行全球研究报告(BofA Global Research)显示,全球部分央行今年年内加息次数已累计达124次,超过了2021年全年数量。而在2020年,全球央行累计加息次数仅为6次。持续累加的货币紧缩将导致全球金融环境大幅收紧。高通胀加上货币紧缩导致的经济下行压力,以及全球化倒退、产业链供应链重构所导致的重置成本上升,有可能让全球陷入“滞涨”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