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疫情过后经济迅速复苏的三个障碍

2020-05-05
05103dec0dadb0af30d710a29ecd9ff3.2-1-super.1.jpg

3月初全球金融市场腥风血雨,之后是一定程度的稳定。然而,正如最近起伏不定的油价所示,这也许只是另一场风暴前的短暂平静。

问题是,许多金融分析师——美国和其他地方的政治家更是如此——都希望出现V型复苏,也就是经济产出大幅下滑后,紧接着出现快速而持续的反弹。中国是第一个在首轮疫情中成功抑制住病毒的国家,但它的经验说明,V型复苏是非常困难的。

中国的工业产出虽然正在恢复,尤其是大型企业,但消费依旧萎靡不振。多项指标显示,中国经济恢复了大约60%至80%,旅行等一些领域的下跌则厉害得多。

中国的例子表明,经济在短期内并不会彻底复苏,疫情的后遗症会持续存在。其实,对以往大流行的研究表明,经济损害往往要持续40年左右。战争以及其他自然灾害,如地震和飓风,都没有这样的影响。事实上,情况正好相反,被这些事件摧毁的资本是必须重建的,因此经济的快速复苏往往随之而来,就像二战以后那样。

大流行不会造成这种资本存量的破坏。相反,新冠疫情很可能给经济的迅速复苏带来三大障碍。首先,在得到病毒的疗法或疫苗前,消费将持续疲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经济的某些部门将被削弱,如休闲和酒店业,以及会议、体育赛事、艺术表演等。

即使有了疫苗或有效的病毒治疗/控制方法,消费模式也要假以时日才能恢复。由于经济不确定性增加,许多消费者会做预防性储蓄。此外,消费模式在长时间内有可能出现转变,例如更多地在家用餐,举行视频会议以避免商务旅行。

好消息是,消费模式也许比经济的其他方面转变得更快。人类终将摆脱这场大流行的冲击,但他们的经历将有很大差异。每个地方的疫情严重程度至关重要,遏制措施的水平和有效性也很重要。

与一些人在美国所宣扬的相反,经济越是被迫放慢或停止,以形成有效的社交距离,这种流行病就越能成功得到控制。这反过来又影响到经济可以以多快的速度复苏。

中国的情况表明严厉的疫情控制措施怎样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效果。这些措施使经济得以迅速恢复。但即便如此,V型反弹也不太可能。如果对冠状病毒的警惕需要保持多年,焦虑就会挥之不去,人们就不愿意花钱。

经济复苏的第二个更严重障碍是企业破产带来的伤害。这种经济混乱越严重越持久,就越会拖垮财务健全的企业。由于全球许多公司负债累累,金融危机风险是明显存在的。

大范围的破产可能令经济疲软不堪,使投资和创新枯竭。事实上,如果企业倒闭蔓延到金融部门,伤及银行和投资公司,那么长期的破坏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发达国家的各种计划都旨在防止大规模破产和失业,以及由此产生的金融危机。欧洲的计划,如德国的“Kurzarbeit(缩短工时)”,可能比美国的做法更成功。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的“薪水保护计划”已经暴露出相当大的缺陷,尤其对大型知名企业的偏爱使许多规模较小的雇主受到了冷落。

经济反弹的最后一个长期障碍是在国际政治领域。人们对经济相互依存——最能反映这一点的就是广布的价值链——的担忧将进一步加深。减少对“外国人”特别是减少对在医疗用品等各领域发挥作用的中国经济的依赖,以保护自己的国家,这种本能将成为世界主要大国趋从于猜疑和轻蔑的沃土。

由于美中关系的摩擦加剧,近年已经受到威胁的全球信任将进一步瓦解,进而延长危机,并造成严重的分裂。当然,我们有理由希望疫情能促成更多的国际合作。致力于开发疫苗、诊断和治疗手段的空前开放式科学团队合作正在涌现。

但是,即使这些合作萌芽也正淹没在世界所有有人类居住地区的惊恐之中。新冠肺炎是一场真正的国际大流行,世界上没有任何地区可以幸免。因此,全球系统都在经历长期的边界关闭、供应链永久中断以及财政赤字和债务迅速增加。也许最重要的是,经济危机的政治后果有可能滋生出更极端的民族主义政纲。

这场大流行持续的时间越长,对消费、生产能力和全球合作造成破坏的可能性就越大。上述三大障碍中的每一个都可能引发危机性质的蜕变,从暂时的经济冲击直到全球体系持久的崩溃。

这是世界末日场景,希望不会发生。然而分析表明,经过一场痛苦但短暂的经济危机后,2020年晚些时候经济强劲复苏的可能性极小。全球经济正处在暂时的深度冻结状态,但它不可能只要融化就恢复正常。

决策者需要考虑可能发生的潜在长期危害,并着手制定政策来阻止它。最大回报可能来自迅速增加的国际合作,各国交流信息,交流疫苗研制出来前如何控制疫情的最佳办法。没有人能从没完没了的对骂游戏中获得好处,它只会让我们现在面临的全球经济困境延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