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吴正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美日贸易协议是一条美方受益的“单行道”

2019-09-09
c.jpg
2019年8月25日在法国比亚里茨举行的G7峰会期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握手协商。路透社/卡洛斯巴里亚

在G7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两国就一项贸易协议的“核心内容”原则上达成一致。按照双方安排,新协议将于9月签署,年内生效。谈判前后持续四个月,可谓速战速决。

双方没有公布新协议的具休内容,但综合各方面消息,新协议将聚焦货物贸易,主要涉及农产品、工业品关税和数字贸易等领域。在这三个领域中,有关农业的信息披露较多,而其他两个领域则鲜有提及。

根据新协议,日本将对价值70多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开放市场,受益的将包括牛肉、猪肉、小麦、乳制品、葡萄酒和乙醇类等产品;对美国农产品的关税降至适用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成员国待遇水平,比如对美国牛肉的进口关税将从38.5%分阶段下调至9%。日本还同意进口价值140亿美元的美国过剩玉米。

从美国方面来说,日本汽车进口关税将保持不变,既没有取消对进口日本轻型卡车、汽车和部件的关税,也没有消除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汽车进口关税的威胁,更没有废除日本钢铝产品进口关税。

显然,在美国高压之下,日本单方面作出让步。这完全是一条美方受益的“单行道”,是特朗普《交易的艺术》实践的一次生动体现。无怪乎有日本媒体提出,安倍欠日本人民一个交代:日本究竟从这项协议中得到什么好处?此外,日本共同社也指出,新协议最后文本是否包括汽车条款,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如果日本在这方面不能取得进展,很难说这是一份有效的协议。

事实上,美日之间一直没有自贸协议的安排。奥巴马政府启动并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有可能成为两国之间第一份自贸协定,但是由于特朗普上台后便宣布退出TPP(由日本主导后易名为CPTPP),两国又擦肩而过。然而,CPTPP生效之后,美国在进入日本市场方面与澳大利亚、加拿大等成员国相比,没有享有该协定成员国同等的优惠待遇,美国感到吃亏了。

为弥补损失,平衡两国贸易,经过多轮磋商,美国与日本在去年9月安倍访美期间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开启系列双边贸易协议的正式谈判,而作为“早期收获”,第一份贸易协议将涉及货物贸易和服务领域。双方还表示,一旦该协议完成,美日计划进行其他领域的追加谈判,如其他领域贸易和投资相关议题。

然而,新协议将服务贸易排除在外,只聚焦货物贸易。其原因有三:一是美国迫切需要经贸合作成果,助推特朗普连任选情。以“美国优先”为圭臬,美国对主要贸易伙伴发起贸易摩擦,形成“全面开花”的格局,使多项贸易协议谈判陷入僵持状况。为了给特朗普竞选连任造势,美方现急需美日贸易协议这样的“政绩工程”,来安抚在贸易摩擦中受到伤害的农民;二是货物贸易协议难度相对较小。由于双方工业品关税本来就不高,主要问题是农产品关税,而这个问题在TPP谈判时美日双方已基本谈妥,只要把先前谈好的成果稍加修改挪过来便可大功告成。如果将服务贸易纳入新协议,可能会节外生枝,拖延达成协议的时间;三是日本想破财消灾,维护日美同盟关系。

从美日联合声明以及新协议的内容,不难看出美国对日本谈判的策略是切香肠战略。根据这个战略,美国可依靠其超常实力,进行极限施压,把全面综合的自贸协议按不同议题切分成若干贸易协议,达到化整为零、各个击破的目的。以新协议为发端,同样一幕将会在日美之间不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