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玮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数字经济时代需要开放学习

2019-06-21
d.jpg

技术改变生活并推动社会不断向前发展。今天,变革发生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普遍,其影响也越来越深远。学习并且学会学习,成为一项必备的生存技能。不管个人,还是企业,抑或政府,都需要学习适应不断变化的技术环境。

对新事物保持开放心态,是开启学习模式的第一步。20年前,人们为了节省电话费而学会使用电话卡。10年前,人们频繁发短信嘘寒问暖并为此学习输入法。5年前,他们开始用微信并学会使用各种表情。技术上推陈出新让人应接不暇,也只有保持学习才不会落伍。

对企业来说更是如此。在福布斯500强企业榜单上,每年都会出现“新桃换旧符”的情况。在科技领域,更新换代的日期更是以月份来计算。2015年谷歌公司开发出AlphaGo,攻克了围棋这个人类智慧的最后堡垒。一年后,全球各大技术公司就都推出了类似人工智能。总体上,一种技术构想转化为技术产品的过程大大提速。

那么,知识生产的加速度来自何方?这里有两点值得重点说明,一是市场需要,二是协同创新。

“需要是发明之母”。在当今社会,人们的社会交往需要催生了各种满足这种需要的工具。脸书、推特、QQ、微信等不胜枚举的技术产品应运而生。各类小公司、程序员群体甚至技术发烧友也在开发各种社交软件。在市场需要的激励下,各方争先恐后,多方竞争促进了知识生产。

与此同时,专业化与分工协作优化了市场配置,其所产生的协同效应极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从苹果手机到波音飞机,从华为到联想,哪个生产线上不是摆满了全球各地专业生产商的零部件。由于合理分工,每个技术人员、技术组织,都能用最高效的方式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这样,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实现了整体效率的最大化。

然而,一段时间以来,所谓“科技脱钩论”开始在美国国内取得话语权。其支持者认为,美国的技术优势正在受到侵蚀,这将有损美国的综合竞争力。他们把矛头指向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认为美国公司受尽“强制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盗用”之害,不仅要求中国立法保护知识产权,还要求中国明确执行的程序和实施的细则。更有甚者,美国还通过立法形式,要求美国公司与中国市场进行切割。

美国科技脱钩的主张,造成美国企业不得不在“政治正确”和用户资源之间做出艰难选择。脱钩或许会让中国企业失去学习美国技术的机会,但反过来讲,美国企业又何尝不会失去向中国市场学习的机会呢?笔者认为,政府应适度发挥其“守夜人角色”,既不能放任技术发展干扰社会秩序,也不能成为制约技术进步的外在干扰。

实际上,在有些领域,中国市场比其他地方更成熟,中国企业的运作方式也更有效。例如,在移动支付领域,中国走在了全世界前列。今天,在中国城市甚至小县城,“无现金社会”已经初步形成。人们扫码买菜、坐车、看电影,出门从不带钱包。可是这种状况,在美国、日本的大城市里还说不上普遍。中国市场蓬勃发展,对各国企业都是无限的机会,对美国这一技术出口大国来说更是如此。

然而,美国国内形势的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国际政治形势变化,让美国企业不得不面临艰难的选择。对企业来说,技术对抗是延缓进步的最大阻力,而技术合作是推动进步的最佳动力。因此,让政治归于政治,让市场归于市场,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对中国来讲,维护技术开放秩序,促进技术自由流动,在互惠的体制机制安排下开展国际合作,依然是一种有战略远见的政策思维。中国政府反复强调,“和则两利,斗则两败”。希望中美双方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维持开放的国际技术环境,让中美企业能在相互学习的过程中最大限度地造福于全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