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误读中国的实力

2019-02-27
1.jpg

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政府低估了中国的恢复力和战略决心。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美国相信中国正在受伤害,因此迫切寻求结束贸易战。但由于拥有充分政策空间来应对当前的经济放缓,中国领导层根本无需放弃其更长期的战略。虽然一份旨在粉饰双边贸易关系的协议呼之欲出,但中美两个经济体之间根本支柱的巨大差异使哪一方在这场博弈中占据上风有截然不同的结论。

的确,过去几个月中国经济出现明显放缓迹象。但与美国的认知相反,中国经济下行很大程度上说是自我造成的,而美国却认为是由于其成功的关税战略。本轮经济下行始于一场去杠杆行动,意在消解债务密集型经济增长模式隐藏的日渐增加的风险。值得肯定的是,中国政策制定者们已经开始积极行动,以避免染上可怕的日本症候群,其症状不仅包括债务积压,还包括大量僵尸企业和各种生产率挑战。

大体而言,正是由于这一行动,中国信贷增长从2016年初期的约16%降至2018年后期的约10.5%。这给中国一度非常强力的投资引擎造成显著影响,而投资一直是中国经济最大的组成部分。中国的投资从2013年后期增长20%下降到2018年后期的6%左右。

同时,美国的关税效应刚刚开始显现。虽然中国对美出口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均同比下滑约3%,但中国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却持续增长,这主要得益于新兴市场的弹性,尤其是亚洲地区。由于一些出口可能赶在中国农历新年前提前出货,加上美国可能进一步针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中国整体出口额有可能回落。虽然这会拉低短期预期,但我们很难把过去几个月的经济放缓归咎于出口下滑。

为对冲风险,中国已经开始迅速着手利用其固有优势:相对于西方经济体的更大政策灵活性。西方国家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基本已达极限。过去一年,中国五次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使2019年初出现更高的银行借贷及信贷增长,而这又将支撑今年年中的整体经济活动向好。

相反,美国经济更多倚仗短期动能。得益于2017年后期的超大规模减税政策,美国经济增速2018年达到3%左右,比前八年虚弱的2.2%几乎增加一个百分点。但随着财政刺激政策效果减弱,美国GDP增速也会随之放缓,这与国会预算局对于美国经济2019年仅增长2.3%的最新预测一致。

经济增速甚至低于这一预测的风险也在加大。2019年初,美国股票价格的反弹不足以抵消去年底的大幅下跌,这次下跌令美国家庭财富和消费者信心大受打击,导致12月的零售额大幅下滑。随着申领失业救济的人数开始缓慢上升,房地产市场依然疲软,全球经济增长基础越来越不稳,美联储弹药不足,美国经济的恢复力日益疲弱。

对比鲜明的两种经济增长轨迹——一边是中国的政策引导型好转,一边是美国的政策限制型放缓——强化了较长期基本面更严重的错配。2018年中国国内储蓄达到GDP的45%,几乎是美国18.7%的2.5倍。虽然消费驱动的经济再平衡已使储蓄盈余转向吸储,中国储蓄率已低于2008年52%的峰值,但它依然会给经济提供美国渴求的缓冲机能。

此外,美国总储蓄中有85%是用于替换老旧的资本储备。如果考虑贬值率,美国全国净储蓄率在2018年仅为3%,不到上世纪后30年平均6.3%的一半,与中国净储蓄率比低得更多。中国的资本储备相当新,因此替换需求更少。

储蓄差异凸显了两国经济增长潜力中投资支柱的重要区别。2018年,中国投资占GDP的44%,是美国同期21%的两倍多。此外,鉴于美国日益老化的资本储备,两国经济中促进产能的净投资差距更大。这凸显中国在为实现较长期增长任务提供资金方面的相对优势,包括推动城市化进程、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人力资源、研发以及转向本土创新等。

此外,随着似乎已经长期化的美国预算赤字进一步压低国内储蓄,美中两国的储蓄差距可能在未来数年持续扩大。还有一个并发症就是,为了给有限的投资潜力融资,美国将需要用同样长期化的经常项目逆差来弥补低迷的国内储蓄。当然,与经常项目逆差一起的还有超大规模的多边贸易逆差,这暴露出美中即将达成的贸易协议中的最薄弱一环:依靠同中国达成一份权宜的双边协议,来解决美国与100多个贸易伙伴的更危险的逆差问题。

最后,经济实力都是相对的。美国经济眼下的强大似乎会转瞬即逝。美国的短期恢复力已经开始步履蹒跚,而鉴于其令人担忧的长期基本面,这种恢复力也许会进一步下滑。反观中国,其情况截然相反:今天的短期弱势会在今年年中结束,而其较长期基本面相对坚实。对于那些误判中国实力、相信一份粉饰太平的贸易协议会带来空洞益处的美国谈判者而言,这种现实会成为一个严酷的警钟。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2019),原文标题“Misreading China's Strength”(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