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针对华为的战争

2018-12-18
a.jpg

华为首席账务官(CFO)孟晚舟的被捕,是特朗普政府在对华冲突不断加剧过程中的一个危险举动。拘捕的背景相当重要。美方要求加拿大在孟晚舟从香港飞往墨西哥途经温哥华机场时将她逮捕,然后引渡到美国。此举几乎是向中国商界宣战,同时,也前所未有地把在国外旅行的美国商人置于别国如法炮制这种做法的更大风险之中。

美国向来很少因为公司涉嫌犯罪,而却逮捕本国或外国的重要商界人士。公司经理人被逮捕通常是因为涉嫌个人犯罪(如贪污、贿赂或暴力),而不是他们的公司涉嫌有违法行为。诚然,公司经理人应该为企业的非法行为负责,乃至包括受到刑事指控。但拿一位中国商界大佬开刀,而不是几十个应受处罚的美国CEO和CFO,这对中国政府、商界和公众来说是令人震惊的挑衅。

孟晚舟的罪名是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过要考虑的是,她被捕的背景是大量美国或非美国公司也曾经违反美国对伊朗和其他国家的制裁。例如在2011年,摩根大通就因为违反美国对古巴、伊朗和苏丹的制裁交了8830万美元罚款,可杰米·戴蒙并没从飞机上被抓走羁押。

而且不是只有摩根大通违反美国的制裁。2010年以来,以下大型金融机构都因为违反美国的制裁交过罚款:巴西银行、美国银行、关岛银行、莫斯科银行、东京三菱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国巴黎银行、明讯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康百士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荷兰国际集团、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摩根大通、阿布扎比国家银行、巴基斯坦国家银行、贝宝、苏格兰皇家银行(荷兰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多伦多道明银行、跨太平洋国家银行(现称Beacon商业银行)、渣打银行和富国银行。

这些破坏制裁的银行,其CEO或CFO都没有因为违规被逮捕被羁押。在所有这些案子中,被追究责任的都是公司而不是个别管理者。他们也没有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普遍存在的违法行为而被追究责任。据最新一项统计,银行为这些违法行为支付了惊人的2430亿美元罚款。如此看来,孟晚舟的被捕是实践中的一次可怕突破。没错,是要让CEO或CFO负责任,但这需得从自家开始,这样才能避免表里不一和伪装高尚的利己主义,避免挑起新的全球冲突。

显而易见的是,美国针对孟晚舟的行动实际上是特朗普政府更大企图的一部分,目的是通过加征关税、对中国高技术出口关闭西方市场、阻止中国收购欧美科技企业来破坏中国经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对华经济战的一部分,是鲁莽之举。

华为是中国最重要的科技企业之一,因此它是特朗普政府努力减缓或阻止中国进入高科技领域的主要靶子。美国在这场经济战中的动机部分是商业性的,是为了保护和支持落后的美国企业,部分原因则是地缘政治。这些显然与维护国际法治无关。

美国试图专门瞄准华为,是因为该公司在全球推广尖端5G技术取得了成功。美国声称该公司软硬件中隐藏的监控功能构成特定的安全风险,但美国政府并没有为这种说法提供证据。

《金融时报》最近一篇诽谤华为的文章就说明了这一点。在承认“除非足够幸运地在大海里捞到针,否则无法获得信息通信技术干扰的具体证据”后,文章作者干脆声称,“人们是不会冒险把自身安全交给潜在对手的”。换句话说,就算无法真的找出华为的不当行为,我们无论如何也得把它列入黑名单。

按特朗普的说法,当全球贸易规则妨碍他的强盗战术时,规则就得让路。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上周在布鲁塞尔承认了这一点。“我国政府,”他说,正在“合法退出或重新谈判不符合我国主权利益或盟友利益的过时或有害的条约、贸易协定和其他国际安排”。然而,在退出之前,美国政府正在通过各类鲁莽和单方面的行动破坏这些协议。

对孟晚舟前所未有的拘捕更具有挑衅性,因为它是基于美国的域外制裁,也就是美国声称它可以命令其他国家停止同古巴或伊朗这样的第三方做买卖。但显然,美国不会容忍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告诉美国的企业,它们可以或者不可以同谁做买卖。

对非国家方的制裁(例如美国对中国一家企业的制裁),不应该由单一国家来执行,而应该依照联合国安理会达成的协议。在这方面,作为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一部分,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呼吁所有国家放弃对伊朗的制裁。然而美国,只有美国,如今拒绝安理会在这类事务上发挥作用。今天,国际法治乃至全球和平的最大威胁是特朗普政府,而不是华为或中国。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he War on Huawei”(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