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期待中美合作建设“一带一路”

2017-01-20
S10.jpg

“为什么不沿用'丝绸之路'说法,而是提出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一带一路'概念?”“陆上不通,修修路,很好理解,海上本来就是通的呀,为什么要搞'一路'”?

三年前,美国使馆人来访,一脸困惑。笔者答复,中国没有用“丝绸之路”或“新丝绸之路”的提法,不仅因为那是舶来品,更重要的是,丝绸之路一般指欧亚大陆,海上丝绸之路的说法并不流行,而“一带一路”同时指向陆上和海上。中国人有句话:要致富先修路。要快速修高速,要闪富通网路。在中国,“路”还不是一般的路,是道路,“路”只是实现“道”的一种方式。“道”怎么说的呢?《道德经》第42章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今天的“道”就是命运共同体。因此,“一带一路”不是一条,而是很多很多条,大家都有份,因为它是开放的、包容的追求人类共同发展之道,鼓励各国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美国政府起初并不太在意,弄不清概念和中国意图,一度认为是个幻象,总体上对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意图、潜在效应、可行性等还在观察,所以迄今未表态。直到亚投行的巨大成功,惊醒了美国战略界。美国智库加紧研究“一带一路”对世界秩序、国际体系和全球治理的影响。一些美国精英担心中国通过亚投行、“一带一路”建设另起炉灶,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或认为“一带一路”若成功,将导致中国发展模式挑战西方发展模式及其价值观。但也有人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并不必然是与美国竞争的,也给美国带来机遇,比如引导中国在欧亚大市场建设中与俄罗斯竞争,美国坐收渔利,或引导中国陷入阿富汗、中亚泥潭。还有人建议美国应寻求将“新丝绸之路计划”与“一带一路”对接,稳定阿富汗局势,加强与中国在地区安全治理上的合作。美国有智库甚至主张美国选择性参与一些经济走廊建设,重点防范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欧合作对美国联盟体系的冲击。

汲取亚投行教训,美国并未公开反对“一带一路”,且美国人秉承“如果不能打败对方,就加入之”理念,完全可能更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笔者也建议,“一带一路”进入发达国家的发展中地区,进入美国的中西部地区,通过中美省州合作,争取特朗普总统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都是十分值得期待的。按照林毅夫教授模型,发展中国家每增加1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将增加0.7美元的进口,其中0.35美元来自发达国家。全球基础设施投资将增加发达国家的出口,为其创造结构性改革空间。马云日前与特朗普会面,谈及为美国创造100万个就业机会,就是以改造美国基础设施,使之更适合电商发展为前提,更不用说“一带一路”着眼于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入给美国带来的出口和创造大量就业的机会了。

“一带一路”主张开放、包容,一是与当地已有合作架构的兼容,尽量不另起炉灶;二是与域外力量的包容,不是排挤美日等域外势力,强调共商共建共享,并不局限于沿线国家,也包括相关国家。项目也许在沿线国家,但标准、规则、资金、技术、人才是全球性的,比如马六甲皇京港建设,美国公司投了百亿而中国公司投了300亿马币,亚投行用的也是美元,丝路基金首席顾问是美国人。因此,美国是“一带一路”相关国家。

美国是世界所有国家的邻国。“一带一路”建设绕不开美国,也不应绕开美国,而是应积极争取美国政府、美国企业、美国人和美元的支持。中国的智慧是借力、借势,应对美方阐明“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世界经济增长和地区稳定,争取美方支持。中美应该讨论如何合作建设“一带一路”,比如美国在软基础设施的规则、标准上的优势与中国在硬基础设施上的优势结合;美国在安全体系的优势与中国在经济上的优势结合。中美通过开发第三方市场,共同维护海上通道安全,开发和保护海洋等,将推动各自经济发展模式转型,推动全球化转型,并在这一过程中实现中美关系转型。这也为各方所期待。

总之,美国是“一带一路”利益攸关方和相关国家。“一带一路”与亚太自贸协定(FTAAP)构成完整的中国对外合作倡议。美国的参与,都是确保其成功和更好造福于世界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