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G20杭州峰会:中美应合作推动新型全球化

2016-09-02

G20杭州峰会召开在即,世界目光再度聚焦中国。近年来,G20峰会议程不断扩展,已经成为国际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作为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中美需要紧密合作,确保G20杭州峰会顺利召开,并向世界展示两国共同推动新型全球化的政治意愿。

S1.jpg
杭州市文化中心于2016年6月11日展示了带有G20成员国国旗图像的天际夜景图,为杭州G20峰会做准备。2016年9月4-5日的杭州峰会将会是首个在中国召开的G20峰会。

全球化面临挫折

全球化是一个历史进程,在19世纪工业化大发展背景下获得充足动力,进而逐渐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经济体系。

肇始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世界经济总体复苏乏力,全球化进程遭遇冷战结束以来最大困难。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信息和通讯技术助力下,跨国企业得以在全球构建生产链条。发展中国家的低工资、廉价原材料和潜在市场强烈吸引着美国、欧洲、日本等国企业家在全球开疆拓土。此外,苏联垮台后,很多国家进入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进程之中,这些已经远离世界经济体系几十年的国家一时间成为全球化的受益者。

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将推动全球化视为国家战略之一,坚信全球化不仅会带来自由贸易和经济增长,还将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民主化。全球化舆论旗手、《纽约时报》资深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称,全球化不仅是一种时尚,也不只是一股经济热潮,它是一种替代了冷战体系的国际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全球市场的压力将迫使政府放权,私营部门随之扩权,作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倡导者,美国将占据无可挑战的全球领导地位。

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里,全球化持续拓展。中国、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增长,成为全球化的另一重要动力来源。中国跃升为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目前已是12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

然而,这一切如今出现显著变化。美国对全球化的“双刃剑”效应抱怨日深,认为全球化导致就业岗位流向海外、技术优势被削弱等,是美国经济陷入困境的重要因素。眼下,无论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还是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都质疑自由贸易,指责中国搞不公平竞争,争相要帮美国匹兹堡的钢铁工人重新赢回他们的工作。

欧洲民众则对移民问题更为关注。人员自由流动一度是全球化的重要标志和成就,但随着近年难民危机的出现,欧洲民众的不安全感剧增,欧洲一体化进程也受到打击。英国“脱欧”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在法国、德国、丹麦等国,反移民、反自由贸易、反欧洲一体化的政党和政治组织势力日增。

新兴经济体难以保持“增长冠军”头衔,它们遇到的经济和社会挑战也不容小觑。中国经济增速呈下降趋势,IMF近期预测2016年中国有望实现6.6%的GDP增速。中国还面临金融体制、国有企业、就业市场等方面的艰巨改革任务。俄罗斯、巴西等长期以来依靠出口能源资源和大宗商品的国家,则需经历更为困难的转折期。

可以说,过去20多年来,以“西方化”为指向的全球化正遭遇深重危机,“西方”、“资本”和“国家”的角色需要被重新校正,全球化带来的环境污染、社会不平等、发展失衡等多种负面问题亟需得到有效治理。

S9.jpg

中美需推动新型全球化

不久前,习近平强调,一个国家强盛才能充满信心开放,而开放促进一个国家强盛。全球化是推动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基本条件,而开放型世界经济对于中国这类后发崛起国家来说尤为关键。

全球化对美国而言也具有重要意义,是华盛顿维护其全球领导地位的根本依托。自由贸易长期以来是美国所倡导的,而美国在构建国际机制方面的贡献也应当得到承认,从联合国到“布雷顿森林体系”,从世界贸易组织到全球核峰会,都曾留下美国的深刻印记。任由世界走向封闭、冲突和动荡,绝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中美应携起手来,推动一种更加开放、包容、均衡的新型全球化。首先,应努力增强世界经济活力,这是全球化进程得以延续的基础。世界一直在遭受八年前那场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沉重的债务及其连带的经济不安全感,导致消费需求下降、跨境投资萎缩和贸易保护主义上升,全球经济活动大大放缓了。美国和欧元区的需求大约降低了20%。在金融危机之前的20年里,全球贸易增速是生产增长的两倍,体现了国际商品流动的高度活跃。但是,2015年世界经济实际增长3.1%,而全球贸易仅增长2.8%。跨境资本流动也严重倒退,据称已经降至上世纪80年代初的水平。G20杭州峰会将就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提出一系列具体举措,包括创新增长行动计划。

其次,要鼓励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发挥更大的积极性、主动性,纠正全球化等同于西方化的弊端,推动全球各国协同改革和“共同进化”。以往,总是西方国家开药方,认为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在于大政府和自由市场不足,以新自由主义为底色、以削弱政府管制为目标的“华盛顿共识”大行其道。新型全球化需要重新认识国家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角色,注重有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场相互结合。发展中国家尤其要避免被完全靠资本驱动的全球化所裹挟。中国今年主办G20的重要成就之一,即是为G20成员国确定了结构性改革的9大优先领域和48条指导原则,并制定了衡量结构性改革进展的指标体系。这意味着,不论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需要实实在在地推动真改革,而不是靠印钞票、强刺激这类做法支撑经济。

第三,新型全球化要进一步突出发展的重要性,更加注重解决“分配的政治”而不是“生产的政治”。以往的全球化主要着眼于增长、利润和资本,造成穷者愈穷,广大发展中国家难以从全球化进程中获得应有的利益。在此次G20杭州峰会上,发展议题将被置于更为显著的位置,各方将首次围绕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系统性行动计划。与可持续发展密切相关的气候变化问题,也将在今年的峰会上成为焦点之一,据称中国和美国将在峰会前发表联合公告,共同宣布批准巴黎气候协定,推动其成为具有真正约束力的国际条约。

总之,G20杭州峰会将为中美携手推动新型全球化提供重要契机。两国都需要意识到,全球化停滞将给双方带来巨大负面影响,引领全球化重新走上积极轨道的任务迫在眉睫。在这种情况下,G20不能做清谈馆,而要做行动库,中美应密切合作,推动杭州峰会在G20发展史上留下精彩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