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南海问题 叙利亚危机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副研究员

负利率政策将加剧全球经济金融困境

2016-08-24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从发达国家开始蔓延的货币超发以及“负利率”政策并没有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反而使全球经济潜在增长率趋于下降,为新的系统性危机埋下金融隐患。

事实上,“负利率”是当前全球金融格局的一大显著特征。为了遏制通缩,推动本币贬值,欧洲、丹麦、瑞士、瑞典和日本央行分别于2014 年6 月、2014 年9 月、2014 年12 月、2015 年2 月及2016 年1月开始把其货币政策利率降至负利率水平。

进入2016年,实施负利率政策的国家和地区在扩大,负利率程度在增加,其覆盖范围从商业银行在央行的存款进一步扩展到银行间市场和国债市场,同时更多的国家还在酝酿减息或者执行负利率政策的可能性。

目前,全球负收益率国债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比2015年的5.5万亿翻了两倍还多,而2014年年中几乎还没有负收益率债券。这其中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债券规模和增长速度都很快。

对于实行负利率的中央银行而言,一再压低关键利率至负值自有其不得已的苦衷。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常规货币政策相继失效,各种名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也几乎用到极致,但全球经济恢复依然乏力,主要发达国家陷入高负债和通货紧缩的双重压力。然而,低利率及负利率政策给长期经济稳定增长带来了极大的负面效应。在长期债券购买和低利率政策刺激下,全球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表现为金融对实体的“挤出效应”,市场表现为信贷过度宽松,使得资源转移到更为低效的部门中,生产率的降低在危机后不断持续。根据测算,2008年到2013年,经历金融繁荣和萧条周期的发达经济体年均损失了0.5个百分点的生产率,而这一损耗很可能难以在短期内恢复。

国际金融市场出现了一种现象,即非美国银行借入美元资金的成本,高于其借入本币资金然后再换取美元的成本。特别是今年年初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催化剂是负利率下银行的净息差减少,盈利能力持续下降,欧洲银行业股票重挫。包括德意志、法兴、瑞信以及意大利等主要欧洲国家多个金融机构信用违约掉期CDS大幅上涨,信用风险攀升。

在负利率时代,安全资产供不应求,这就是所谓的“资产荒”。国际油价反弹,黄金等避险资产在利率下滑的时代倍受欢迎。今年来,投资者对大宗商品的投资已逾500亿美元,为七年来每年2月至7月最高水平。上半年,大宗商品市场表现优于全球债市与股市。

本质而言,全球这场负利率货币实验看起来是非常规的宽松政策,然而,实际上银行的信贷紧缩风险却未得到根本解除,其对全球金融市场的长期结构性影响绝不能忽视:

首先,虽然负利率政策在理论上可以促进银行放贷,降低融资成本,促进消费与投资,但事实上,银行的信贷是否扩张取决于银行放贷意愿、市场经济的需求、市场信心、资产负债表的健康状况,负利率也根本解决不了“流动性陷阱”问题。

其次,负利率政策长期供给廉价资金大大增加了资产泡沫和投机风险,进一步推升债务压力。比如,欧洲央行的LTRO带来低成本资金,银行可以购买政府债券通过套利交易获利。一方面,资金淤积在金融体系,银行剩余资金可转向投资资产回报率较高的高风险领域,或是从事较高风险资本操作来实现短期的资本利得。另一方面,由于政府债券成为金融机构趋之若鹜的投资品,进一步加剧了政府债券供给的增加,从而推升了整体债务规模。

第三,负利率政策是在全球经济增长停滞以及通货紧缩的双重压力下产生的,其背后的结构性问题是长期资本和投资回报率的下降,因此,如果负利率政策持续下去,将通过实体投资回报率的下滑降低长期实际利率水平,并导致名义利率进一步下降,形成一个相互影响、相互加强的“负向循环”。

最后,负利率政策还将通过汇率和国际资本流动渠道释放,“放水竞赛”已成囚徒困境。在逆全球化趋势以及负利率政策预期影响下,各国竞争性货币政策会卷土重来,使全球资产价格变得更加动荡。

因此,如果当前全球的危机救助形式不发生根本性改变,依旧沿循政策路径依赖,未来再次发生全球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就不能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