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经济研究院杰出研究员
  • 肖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中国的COVID-19时刻

2020-03-02
shen.jpg

去年10月发表的2019年《全球健康安全报告》曾严厉警告说:“世界各国的国家卫生安全从根本上说是薄弱的,没有一个国家为流行病或大流行做了充分准备,每个国家都有重要缺口要填补。”仅仅几个月后,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就在中国武汉出现,迅速证明了报告评估之准确。

现在我们所说的COVID-19的病毒首次在中国武汉被发现,但当局在最初几周内未能给予足够的重视,犯下多重错误,包括不了解病毒的传播速度,未将疫情及时向公众通报。事实上,一些首先就这种疾病提出警告的医生,最出名的就是眼科医生李文亮,还受到了地方当局的训诫。(李后来因为此病去世。)

直到1月20日,在钟南山医生提醒公众这种新病毒的严重性之后,政府才采取行动。钟南山是中国2003年抗击另一种冠状病毒疫情——SARS的英雄。如今,在约有5850万人口的湖北省,武汉及其周边城市被完全封锁了。全国各地多达7亿人基本被限制在家中。

中国政府随后从全国各地,包括军队,动员了200多支医疗队帮助遏制疫情。它还以空前的速度建起三座新医院和九个临时医院,并向省、市和县级政府下达严格的指示,要求改善公共卫生,隔离可能的病患,共享经验和专业知识。

中国前所未有的应对措施似乎已经让国内疫情的传播速度减慢。但是,人口稠密的武汉是交通枢纽,有华中地区最大的机场,平均每天有3万人从这里离开。这意味着COVID-19可以并且已经迅速扩散到世界各地,全面考验着各国的公共卫生应对能力。

截至2月25日,世卫组织报告了33个国家的80239个病例,及2700个死亡案例(死亡率为3.4%)。绝大部分病例是在湖北省,湖北也占了死亡病例的95%。

韩国目前的COVID-19感染人数仅次于中国,确诊了1261例。政府已经将国家置于最高警戒状态,此举意味着可以采取封锁和其他限制措施。病例集中的东南部城市大邱已基本处于紧急状态。日本的确诊人数是847人(其中约700人来自同一艘游轮),排在第三位。

这种病毒在欧洲也越来越流行,意大利已确诊219人,目前隔离人数超过5万。就连伊朗的感染人数也在上升。避免一场大流行的希望正迅速消失。

这一切酿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因为全球供应链中断,服务停止。由于再次上调消费税和受“哈吉比斯”台风余波的影响,日本经济已经压力重重,现在看来日本经济将进一步收缩。

在全球供应链的关键枢纽韩国,因一名员工在COVID-19检测中呈阳性,三星电子已经暂时关停了其在龟尾市的智能手机工厂。

由于疫情仍在升级,全球损失将比供应链中断更为严重。在中国,生产和服务的突然减少正推动消费模式和商业运作向电子商务及远程办公转变。随着病毒的扩散,这种趋势也可能出现在其他受影响国家。

这种转变——包括中国人对旅游、旅游服务和奢侈品需求的变化——的经济影响将在未来几个月波及全球。不过,受COVID-19封锁措施影响最深的还是中国社会的动态演变。

数量空前的大半中国人被困家中一个多月,这让他们有时间思考疫情对生活、家庭和社会的影响。不管封锁带来多大困难,他们都能靠政府来提供可靠的电力、水和上网服务。当然,政府因为早期试图压制重要信息,在社交媒体上饱受批评,但正如《财新》杂志的深入报道所显示的,更开放的辩论和反馈后来被允许了。

COVID-19危机冲击着经济繁荣等同于社会福祉的信念。独生子女家庭中的死亡使传宗接代中断,这在中国家族史上是没有过的。因此,经过多年的旅行和线下消费增长,中国人可能会重新定位他们的健康、家和家人。

全球媒体的狂躁,包括冠状病毒引发的排外情绪,有可能强化中国的自我反思和自强意念,尤其在梳理国内公共卫生、社会保障和治理问题方面。因为COVID-19,国内正迅速行动控制损失,并大规模重新排定优先事项,如用创新方式解决企业现金流、中小企业生存、就业中断等问题,并恢复关键的供应链。

然而,即使这种病毒得到遏制,不断升级的地缘政治竞争、技术破坏、气候变化、出现新疫情等风险也在逼近。所以,除了处理眼下的危机,在教育、卫生保健、社会安全网和内部反馈机制方面,中国政府还需致力于长期的弹性建设改革。这些都是公众最最期望的。

对世界各国来说也一样。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全球互联时代,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共同的。每个国家都必须努力提升自身的应对能力,否则没有人是安全的。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China's COVID-19 Momen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