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中教育交流中的无谓对抗

2020-12-31
微信图片_20201231180521.gif

随着美中之间围绕贸易、人权和疫情等问题产生的争端频频登上新闻头条,近日来华盛顿又开始瞄准两国之间的教育交流项目。由于中国的崛起挑战着美国在全球经济政治领域的主导地位,这些项目被一个意图展示对华强硬立场的美国政府单挑出来。然而,我们不禁要问,美国政府提议出台的规定和相关施压政策是否基于事实。如果这些规定和政策成为美中关系的常态,它们将对双边学术和商业合作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令人遗憾的是,眼下的强硬立场已经引发一定程度的猜疑,这些猜疑进而导致美国政府出台了空前数量的新规来管理中国访客,包括学者、学生、记者和科学家。出台这些规定的理由是这些访客或许会从事间谍活动、压制学术自由、散播政治宣传、剽窃知识产权并削弱美国的价值观。

国会议员、国会的委员会、美国情报机构、国务院、智库、新闻记者、左右两派教授以及美国教育机构都发出警告,称与个别中国人和中国资助的机构来往存在风险。这些指控产生的叠加效果就是将美中关系推向了自1989年天安门镇压以来的最低点。

成为目标的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就是攻击中国的一个错误标的。这是一个在全球的由中国出资、主要在美国大学设立、旨在推广中国语言和文化学习的机构,或如一些人坚称,孔子学院是为了推广中国的“软实力”。该学院曾一度大受欢迎,被视为蓬勃发展的美中人文交流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眼下它们被放在中国作为美国“战略竞争者”的语境下,这一词汇也出现在白宫发布的2020年中国战略报告中。

美国曾拥有超过100所孔子学院,但受美国国会、国务院和其他联邦机构指控的影响,现在全美只有不到60所。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就毫无根据地指责孔子学院寻求雇佣“间谍与合谋者”。今年8月,美国国务院将孔子学院认定为“外国使团”,蓬皮奥也承诺到2020年底关闭所有在美孔子学院。

这些指控背后是这样一种假设,即来自中国的资金和教师令中国共产党得以接触美国年轻人。简而言之,这是一种连带获罪,正如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建议74所设立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向联邦调查局了解“中国政府构成的威胁”以及孔子学院构成的威胁。格拉斯利说:“基于公开吹风会的情报,我们得知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的分支结构……孔子学院的活动本质上带有政治色彩,意图影响美国政策和公众舆论。”

无凭无据的指控

孔子学院的关门不是因为运营不善,而是因为来自华盛顿和学术界的政治压力。然而,这些压力反映出的是意识形态上的狂热,而非基于实际情况的调查。孔子学院资助机构“汉办”组织了一个学习评估小组,我作为成员之一参加了近百场孔子学院与大学工作人员、美国社区教师与孔子教室的交流。没人提到中国的政治干涉,学术自由也并未遭到侵犯,对中国的财政依赖也并未产生,教师们也没有美化中国,孔子学院并没有鬼鬼祟祟地暗中运营。几乎所有针对孔子学院的指控,都基于一个赞美中国软实力的声明,基于“汉办”与中国教育部之间不透明的关系,学院运营缺乏透明度,或偶尔围绕台湾或西藏的偏见。

事实上,孔子学院完全按照其承诺的方式在运营。除了在全美大小社区推广中国语言和文化学习,每所孔子学院还承担着一些额外或更有针对性的角色,如与其他社区组织合作开展文化主题活动,在K12教育之外,教授线上非学分课程,或提供国外游学机会等。美国受访者都一致表达了对孔子学院帮助社区提升文化意识、帮助学生提高国际竞争力的感激之情。无论是公营机构还是私营机构,都未曾在中国文化教育上进行过如此大规模的投资,这令一位美国参议员呼吁“政策制定者们学习如何弥补我们在中国语言教育上可能存在的差距”,而不要“依靠中国政府”。

指责孔子学院心怀恶意,不仅无视与中国进行教育交流带来的益处,同时也混淆了孔子学院与其他可能带来危害的中国行为的不同。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官员曾作证,称那些“未披露其与中国研究机构的关系并存在忠诚冲突”的研究者对研究室和大学构成威胁。有几人遭到了逮捕。其他美国官员则要求美国大学出具关于外国捐赠的详细报告,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捐赠,因为这些官员相信捐赠是政治影响的来源所在。但正如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所言,美国政府为追踪不忠人士而布下的天罗地网只会让任何拥有中国血统的人“感到被不公正地审视、污名化并终日忐忑不安”。

针对中国访问学者施压

过去四年针对孔子学院的调查,与日渐增多的挑战美中教育交流与研究合作价值的行为相关。

● 去年,全美有近37万中国留学生。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出台一个新的联邦规定,根据这一新规,那些本可以凭OPT身份在美国合法工作的人也许不再拥有这个机会。俄亥俄州众议员史蒂夫·斯蒂福斯在一封与几位共和党人共同署名、致美国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的信中表达了针对修改OPT相关规则的担忧。

● 美国国务院寻求限制发放给中国学生(以及其他国际学生)、学者甚至医生的签证数量,并开始遣返那些威胁“国家安全”的在美人员。

● 美国教育部正在寻求限制所有外国学生在美攻读学位的时间以及在没有美国人任职的科技领域工作的时间。这一规定要求持J-1签证的学生每年都要申请延长滞留时间。

● 美国劳工部出台规定,要求针对申请工作签证的个人使用“主导工资”框架,这将令国际学生极难有资格申请工作签证。

● 联邦政府还出台其他措施,包括禁止孔子学院教师申请美国签证,并利用2019财年的《国防授权法》迫使大学在继续接受国防部资金和设立孔子学院之间做出选择——这种选择的结果显而易见。

● 根据由共和党人约翰·肯尼迪和民主党人道格·琼斯提出的参议院S.939“孔子法案”,那些不对孔子学院实施“完全控制”的美国大学将无法得到联邦资金。该法案于2020年6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显然,为防止中国语言教师和访问学者入境美国或重返美国,美国正在收紧签证和其他要求。如果这些跟签证相关的措施无视法院诉讼而持续下去,不仅将伤害美国高等教育的研究能力,还会给那些雇佣留美国际学生的美国产业带来致命打击。

为习得一门外语的价值,或深入了解他国文化的价值,或雇佣来自他国技术人员的价值而争论不休,令人匪夷所思。就在几十年前,当人们意识到美国封闭的教育体系正在让美国学生在全球市场失去竞争力时,这一探讨似乎已经随着呼吁在美国推行“国际化”课程而终结。但眼下,一个巨大的逆流正在出现,而这针对的不是别的国家,正是中国。即使官员承认美国需要更多的对华专业知识,其理论依据也是冷战语境下的,就像自由派国会议员亚当·希夫说的:

面对这样一个涵盖如此多领域和范围的威胁:军事、航空、网络、技术、外交、外国投资……我们缺乏相应的人员、语言能力、专业素养和资源的优先配置去应对。目前,中国似乎决意在该地区变得日益好斗好战。中国正在全世界投射其影响力,寻求改变国际机构,迫使它们从基于法律转向“力量即正义”。

机会成本

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是剥夺美国社区、学校和实验室丰富文化、加强人文互动、增进相互理解和共同解决问题的机会,而此时我们正迫切需要这些。过去几年,美国承认中国是自己的经济伙伴,虽然后者由共产党体制领导。那么,北京指责特朗普政府挑起一场新冷战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中国也正以自己的夸大其词对美国的威胁作出回应,并大力推动排斥美国的野心勃勃的经济倡议。中国学生开始转而在其他国家接受教育,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地方,这一改变从长远来看会给这些国家在全球视野、商业创新和研究发明上带来不可估量的益处。中国教育当局也已经看清了形势,于今年7月调整在美政策,设立了两个新机构取代“汉办”和孔子学院。但这一举措依然无法解决政治问题,即美国机构是否能接受中国的资金开展语言教育和文化交流,而不受美国政府的审查。

政治领导人和执法部门不遗余力地宣传中国威胁,这让美国的高等教育和美国社会进退维谷。教育机构是美国全民共同维护国家安全的忠实伙伴,与此同时,它们还被赋予一项独特的任务,即创造知识以帮助世界应对艰巨挑战。大学通过培育最优秀的美国和国际学生,并与全世界的知名研究学者持续合作来完成这一任务。这些学子和学者中有一大部分是中国人,无论对美国大学还是中国来说他们都是有益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