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战略家应如何看待中国?

2018-01-16
S1.jpg

在非常糟糕的时机,特朗普政府发表了针对中国的最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同时它还要求北京伸出援手对付朝鲜。虽然政府的手法拙劣,但这份文件却涉及有关美国未来对华政策的重要问题。

几个世纪以来,美国人对中国一直抱有某些浪漫看法,尤其对美国商人来说它是潜在的经济市场。华盛顿曾经准备用武力对付老态龙钟的中华帝国,比如它干预过义和团运动,但后来它却挑战了对不幸的中华民国发起野蛮侵略的日本帝国。

然而,共产革命打掉了美国人的幻想。中华人民共和国同美国在朝鲜激战两年多,直到达成停战协议。这份协议从技术上说至今控制着分裂的半岛。

华盛顿甚至拒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对话,直到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破冰。之后,中国即使算不上反苏同盟国,也成为了冷战中的朋友。随着冷战结束,北京仍保留着敌对的意识形态,但在行为上它无伤大雅:经济上进行改革,军事上保持弱势,政治上慎之又慎。

很多人希望,随着中国扩大市场自由以及日渐富裕,它在政治上也会不断开放。中国公民的自主权大大提高,他们得到了扩大自由思想的机会,只要不直接挑战中共。

但是,习近平主席使中国向更加自由社会的进化发生逆转。首先,他引人注目地加强了个人权力。虽然他既处在峰顶也站在悬崖边,但目前来说,反习就等于反党。

而且,他显然堵上了通往自由思想的路径,如上网和在线聊天、与西方个人及机构合作、学术独立与获取信息、香港个人与政治的自主,等等。北京还让美国企业的生存更加困难,与几年前相比,如今这些企业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未来的问题在于,中共能否在人民日益富裕、更加自信的同时永远压制人民对自由的渴望。至少在今天,美国所面对的越来越像一个意识形态、同时也是经济和政治上的对手。

《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对中国提出若干指责,包括它“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收集和利用数据,传播其威权体制的特性,其中包括腐败和对监视的使用”,并利用“攫取美国的创新经济,实行经济扩张和军事现代化”。并且,北京的“基础设施投资和贸易战略也强化了其地缘政治野心”。

中国“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与繁荣”,“挑战美国的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说服别国听从其政治与安全议程”,“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并“打造一个与美国对立的世界”。此外,“中国已经开始迅速地实现军事现代化,目的是限制美国染指该地区,同时为中国提供更自由的空间”。

这份相当详细的账单被中国官方斥为“恶意诋毁”。事实上这些指责大体没有错,但许多情况下正确的反应应该是:那又怎样?

报告所列出的中国阴谋没有一个直接威胁到美国。没人相信中共打算征服美国,甚至拿走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家当。在可预见的未来,无论如何都很难想象中国能在一场侵略性战争中打败美国。设想一下为压制美国的威慑能力中国需要增加多少军力吧。

更确切地说,中国日益挑战的是美国的主导地位,尤其是华盛顿试图维持的对中国“周边地区”的军事优势。但保卫诸如马尼拉声称拥有主权的黄岩岛,与保卫檀香山、圣地亚哥和西雅图还是不一样的。美国的军事影响力无疑让美国及盟国感到安心,尤其是这些国家没有哪个被证明愿意为本国防务大方花钱。但是,维持这种统治地位与至关重要的安全利益并没有多大关系。

况且,几乎所有政府都对美国提出过这样那样的批评。为了维护自己的自由空间,华盛顿在军事上的开销越来越多。美国早期的地缘政治目标之一是强迫邻国听命于己,同时将外部势力驱逐出它自己的地盘,即拉丁美洲。唐纳德·特朗普企图利用包括贸易政策在内的经济影响力达到其地缘政治目的,这是国家,特别正在崛起的国家会做的事情。虽然美国人宣扬自己对人性是多么有爱,但华盛顿却通常粗暴地利用自己的实力,包括采取军事行动。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美国人不应该对驱动中国领导层的敌对意识形态抱有幻想。但这并不妨碍双方的合作。尼克松刚与中国接触的时候,北京的敌意比现在要大得多。

在制定政策时,华盛顿应当区分什么是至关重要的,什么是只让自己感到舒服的。譬如要区别对美国主导地位的挑战,和对美国安全的挑战;区别创造性地使用美国市场,和滥用美国市场。此外,美国压倒一切的优先事项应该是推动中国对信息的获取。但愿中国能作出重大改变,扭转人们对一个更加自由未来的期许,因为尤其对年轻人来说,党的这种说法已不再有说服力。

最重要的是,美国一定不能把中国尤其是中国人民当成敌人来对待。这就需要舒缓民族主义者的愿望,类似的愿望曾激励美利坚合众国在北美大陆积极扩张。这其中包括,虽然痛苦但要承认,像推动人权这种事情,不可避免地是有限度的。而且华盛顿有必要寻找促进经济开放的正确组合手段,既造福两国,也能阻止对方对经济和安全机密的攻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它成立的头20年里是被美国厌恶的对象,1976年毛泽东去世之前,人们难以想象两国间会有正常关系。今天,中国人民拥有以往想不到的机会和自由。美国的政策应着眼长远,鼓励中国的下一代人掌握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