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韩立群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正常或反常:加速空耗的美国

2022-07-14

近日,美国最高法院对堕胎权的裁定在其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反堕胎者欢呼雀跃,选择权拥护者则严词批判。在美国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女性能否堕胎这种问题竟然被拿出来反复拉锯,支持者与反对者水火不容,社会撕裂不断加深,令人不可思议。再联想到美国存在的其他种种问题,似乎说明当下美国的空耗正日益加重。

其一,政治风向混乱。

性别、移民、种族、枪支、毒品、堕胎、医疗、就业、物价等是美国老百姓日常最关注的话题,也是牵动选举的热点议题,有鲜明的美国特色。美国政治结构决定了相关议题经常摇摆反复,普遍缺少一以贯之的风向,不同议题之间也严重缺少协调。就在做出关于堕胎权裁决的前一天,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户外持枪合法,纽约市关于限制枪支的法律违宪。在最高法院看来,宪法保护个人在户外携枪自卫的权利,但并未授予女性堕胎的自由。在2022年年中这个时间节点上,美国的毒品正在被合法化,妇女堕胎被非法化;人们选择性别的权利更自由了,种族歧视问题更加严重了;拥枪权利得到保护,就业、医疗的权利被削弱。这些决策保护谁、侵害谁,谁支持、谁反对,相互之间并无协调,很多变化加剧了社会的撕裂。对此,美国立法、司法和行政却都是义正词严,谁也说服不了谁。

其二,战略重点偏废。

重振制造业、重塑美国的竞争力是当前美国政治精英们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号。照此逻辑,旨在振兴美国的战略规划理应得到格外关注,理应推进的更加顺利,这是美国内政,本无可厚非。但事实并非如此。比如,《美国竞争法案》计划支持美国半导体、芯片和制造业,加大对中国及其他竞争对手的打压,提高美国的竞争力。该法案受到美国国内高科技和制造业欢迎,不少企业在未来投资计划中已经纳入法案补贴。但法案经过参众两院多轮投票后陷入分歧,前景被蒙上阴影。最近,包括谷歌母公司字母表、亚马逊等在内的多家美国科技企业联名上书国会,希望尽快通过该法。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对美国实质上没有任何意义的法案却大行其道。比如《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在今年6月21日生效,这部法律除了增加中美之间的隔阂,让少数政客得利之外,对美国自身几乎没有任何好处。

其三,国际战略迷失。

美国在百年变局、世纪疫情、俄乌冲突三大事件上似乎都出现了误判。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拜登政府将中国认定为最大战略竞争对手。现任国务卿布林肯刚刚发表的政策演讲中,认为中国是唯一一个既有能力又有意愿改变国际秩序、挑战美国地位的国家。照此逻辑,美国应该集中主要资源来与中国加强协调、沟通,确保战略稳定。但令人诧异的是,从奥巴马后期到特朗普,再到拜登,美国用几任政府的时间在欧亚地区堆积矛盾,酿成俄乌冲突,整个西方乃至全世界都被冲突所牵动,美国及其盟友将大量资源用于对俄制裁,欧洲正在逐步陷入绝境。与此同时,美国却在对华大战略上显得有些举棋不定。关于疫情,美国既没有料到中国会在疫情中迅速恢复、稳定发展,也没有料到疫情会对世界造成如此大的影响,更没有找准自己在疫情中应该扮演何种角色,战略迷失尤为严重。

其四,外交政策空洞。

拜登上台以来,美国大搞“峰会外交”,线上线下搞了几十场。既有传统的美欧峰会、美洲峰会、北约峰会、七国峰会,也有所谓的“民主峰会”“疫情峰会”,还有旨在推进所谓新战略的“四方对话”“三边关系”“印太框架”等等。但是,这些峰会同十几年前美国曾经举办的各种峰会以及各种对外项目相比,显得异常空洞。以美洲峰会为例,这是最能体现美国地区霸主地位的机制,却因为政策空洞、霸道双标而成为拜登的噩梦,遭到美洲国家抵制,参会领导人为历届最少。同TPP、RCEP相比,印太经济框架更像是国务院笔杆子的政策报告,难以打动老练的亚太地区政治家。这些空洞的外交政策,充分反映出美国能干事、干成事的能力急剧下降。

其五,发展条件滥用。

美国人口超过3亿,年龄中位数约38岁,有着多数国家没有的地理位置、矿产资源、市场规模、科技创新、社会活力、人才基础等优势,可谓年富力强,潜力巨大。用好这些潜力,与世界和谐相处,不用打压中国也能长期保住世界第一的位置。遗憾的是,过去十数年来,美国不仅滥用它的各种先天发展条件,也在它帮助建立的诸多国际制度上充当破坏者角色。导致美国滥用发展条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的发展观、增长观出现了问题。以美国的自身条件,与其他国家开展良性竞争得到的长期利好将远大于恶性打压带来的短期收益,更不用说恶性打压可能导致双输,使得美国毫无任何收益。美国的做法,正在破坏自身长期发展潜力,也不利于全球共同发展、均衡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