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巴以冲突考验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

2021-06-02
巴以冲突.jpg

自今年斋月以来爆发的新一轮巴以冲突,是经过七年间歇后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发生的最激烈、最血腥的军事冲突。截止5月18日,已经有212名巴勒斯坦人在冲突中丧生,其中包括61名儿童和36名妇女。以色列方面也有10名平民死亡,包括两名儿童。5月15日,以色列空军炸毁了加沙地带驻有美联社、半岛电视台等国际媒体的一座大楼。此举在震惊世界的同时,还引发了人们对巴以冲突究竟走多远以及拜登政府究竟奉行怎样的中东政策的困惑。

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政府通过推动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也称“世纪协议”),拼命拉拢一些中东国家与以色列缓和关系,甚至建交。忽略巴勒斯坦人权益的“世纪协议”在进一步积聚巴勒斯坦人的失望与愤怒情绪的同时,却也成功推动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苏丹和摩洛哥等国签署了关系正常化协议。但如今,巴以冲突特别是以色列对加沙地带超过100次以上的密集轰炸和造成的人员伤亡,必然给以色列在中东地区外交空间的扩展带来新的阻碍,已达成的外交关系正常化协议也存在逆转的可能。

此次巴以冲突还对拜登政府酝酿中的新中东政策构成了严峻考验。拜登执政后,在美国很多内外政策方面开始“去特朗普化”。除了迅速重返世卫组织和巴黎气候协定,美国还开始在日内瓦与伊朗进行间接接触和谈判,启动了重返伊核协议的进程。此外,拜登政府还宣布要在今年“911”之前不设前提将美军完全撤出阿富汗,将也门胡塞武装从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并敦促沙特谈判解决也门战争。

包括总统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在内的美国政府高官,还在多次重要国际场合反复强调本届美国政府与特朗普政府不一样。本届美国政府强调多边外交的重要性,相信战争无法解决冲突,唯有谈判才是解决冲突的正确途径。美国要与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做切割,要“回到”多边外交舞台。然而,拜登政府的上述说辞并没有在此次巴以冲突中经受考验并得到印证。直到美国当地时间5月17日,拜登在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第三次通电话时才表示,他支持以色列和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停火。而这一迟到的美国总统首次公开“呼吁停火”是发生在5月16日巴以冲突“最致命伤亡日”之后(当天至少有42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其中包括10名儿童)。此前,美国政府公开表达的是对哈马斯发射火箭弹的谴责和对以色列轰炸这一自卫权利的支持。

在巴以之间这场军事实力和人员伤亡严重不对等的冲突中,更加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拜登政府虽然后来也呼吁停火,但却又批准向以色列出售价值7.35亿美元的精确制导武器。而且,拜登政府还连续三次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自斋月巴以冲突爆发后就拟发表的要求冲突双方停火止暴的声明。

中国作为本月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在巴以冲突中努力发挥建设性作用。中国外长王毅5月15日就巴以冲突阐明了中方立场,主要有三点:一是局势恶化的根源是巴勒斯坦问题长期未能得到公正解决;二是当务之急是停火止暴,联合国安理会有责任推动局势尽快降温;三是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落实“两国方案”。

北京时间5月16日晚,王毅外长又主持召开了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巴以冲突问题的紧急公开会,再次强调了解决巴以冲突的四点主张:停火止暴是当务之急、人道援助是迫切需要、国际支持是应尽义务、“两国方案”是根本出路。中国还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切实选项,即欢迎巴以双方谈判代表在华举行直接谈判。挽救巴以双方无辜平民的生命需要立即停火止暴,巴以冲突解决的根本之道则在于“两国方案”。与以色列一样,毗邻而居的巴勒斯坦人也有权利建立自己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