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请注意:不妨尝试科学的方法

2020-03-26
George.jpg

3月伊始,我与亲友出发前往复活岛和巴塔哥尼亚旅行。我们当时并未过多关注肆虐亚洲的新冠疫情。两周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我们不得不缩短行程,匆匆赶回家中——我们前脚刚走,智利政府就在几天后对外国人关闭了边境。

在这充满戏剧性的两周内,新冠病毒引发的全球动荡令全世界各种状况层出不穷,我们的经历只是其中之一。

在此期间,世卫组织将新冠肺炎宣布为全球大流行。随着新冠病毒眨眼间就传播到80个国家,股市也随之暴跌。

意大利受病毒冲击格外严重。起初,意大利总理孔特试图将疫情控制在一个地区,但随即改变主意,宣布全国进入封锁状态。他意识到,要想控制疫情,就必须遵循类似中国在湖北武汉实施的措施。正是通过这种方式,世界才开始认同“武汉模式”是击败疫情的唯一方法。

在此之前,中国一直饱受西方媒体的嘲讽和欺辱。它们称中国是一个警察国家,侵犯人民的公民自由;中国行事缺乏透明度,压制人民的言论自由;中国人肮脏,不讲卫生;中国是东亚“病夫”——真是历史重演。

过去,抗击疫情一直是靠国际合作。这一次,美国让自己当旁观者,却积极参与推卸责任的戏码。美国首席外交官、国务卿蓬佩奥就坚称,直到无法继续隐瞒,北京才将病毒的真实情况告知全球。他还声称,中国的缺乏坦诚令美国损失了抗击病毒的宝贵准备时间。他将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直到他的老板棋高一着,称之为“中国病毒”。

得益于具备公信力的出版物,我们可以找到事实来支持或反驳美国的指责。《自然》杂志关于这一系列事件的汇编最有帮助。3月19日公告中的一则写道:“与之相反,在新冠肺炎首个病例出现的三周后,中国就通报给了世卫组织,称该国存在类似肺炎病例激增的情况。两周后,新型冠状病毒被分离,进行了基因排序,并开发出了诊断试剂,这令中国拥有了抗击世上最大规模传染病疫情之一所需要的工具。”

当新冠病毒可以人传人的事实被确认,武汉迅速实施了全城封锁,随后封锁很快扩大到湖北全省及其5000万居民。

现在回过头看,12月8日被认为是出现第一例疑似病例的时间点。武汉各医院12月21日开始出现数例不同寻常的发热病例。这给医务工作者敲响了警钟,他们将情况上报给中国疾控中心的地区领导。后续发展被上报给省级中心。国家疾控中心在12月30日得到消息。武汉人民于次日被提示要注意防范,中央电视台也对此进行了报道,同时中国知会了世卫组织。

我们需要记住的是,在这个节点,肺炎和发热的原因还不明朗。病毒还未得到确认,也未进行基因排序,诊断试剂也还没有出现。指责中国瞒报即便不是彻头彻尾的荒谬,也似乎站不住脚。

然而,美国主流媒体却极尽劝诱之能事。它们几乎令所有人相信,中国正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直到今日,即便已有更多的信息浮出水面,美国的学界、专家、评论员,当然还有各党各派的政客们却继续坚称中国瞒报。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就说,中国“应对新冠行动缓慢,或许令全世界损失了本可用来做好准备的两个月”。结合《自然》杂志和其他刊物给出的时间线,一些负责任的媒体应当问问奥布莱恩,他是如何算出这两个月时间的。

被浪费的时间

终于,在3月13日,《纽约时报》展现出些许公正,刊登了该报北京分社社长的观察文章。他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采取的严格预防措施与抵达伦敦旅客所接受的松懈处置做了比较。他在文章结尾悲叹:通过实施严苛的措施,中国为世界做好准备争取到了几个月的宝贵时间,但西方却浪费了这个机会。

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被确认后的两个月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毫无作为。他宣称病毒将在气候转暖后自行消退。直到2月25日他还安慰美国公众,“一切尽在掌控”。美国首例病例于1月19日在西雅图确诊。由于坚称一切都好,特朗普开始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仿佛这就推卸掉他把事情搞砸了的责任。

同一篇《自然》杂志的公告写道:“SARS疫情在病毒得到确认前持续了三个月。彼时,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都无法确认引发疾病的病原体,病毒得到确认以及进行基因排序大体上得益于外国研究者。”但中国已经从2003年应对SARS疫情中收获良多。

中国的实验结果

中国做好准备,减缓了这个新型传染性疾病的指数级传播。疫情一经发现,中国就展开紧急调查与研究。九天之内,该病毒的基因特性就得到了确认,令开发诊断试剂成为可能。通过研究,人们得知病毒在公共场所的门把手或地铁座位等固体表面上可以存活多久。公众被警告人与人之间要保持大约两米的距离,以避免病毒在人际间传播。目前并没有证据显示,阳光可以杀死病毒,好像特朗普一厢情愿认为的那样。

中国大量研究的一个关键发现是,病人在症状出现前五天内具备传染性。在这段潜伏期内,一个病毒携带者平均可以感染四到八人。这些被初始携带者感染的人群可能同样毫无症状,每个被感染者在意识到自己被病毒感染之前可能又会传染四到八人。通过这种方式,每个初始病人可以感染至少4*4=16人或多达64人。这只是病毒指数级传播速度的一个简单例证。

由于病毒指数级传播的暴发性特点,显然有必要进行全面封锁以阻断传播途径。这是控制疫情最可靠的方法。批评人士称封锁武汉的做法太过极端,但若不采取这种措施,疫情暴发就无法阻断。

意大利已经认识到了封锁的必要性,很快美国也将面临同样严峻的现实,这还并非因为那些休春假的鲁莽兄弟会成员无视感染的严重性从而助长病毒的爆炸性传播。

武汉被封锁了大约一个月后,新增病例才得以归零。正如普约在他全面分析疫情指数级传播特性的研究中指出,传播越早得到阻断和控制,新增病例才能越快停止出现——他称其为“趋平”。如果想要了解为何早期应对尽量减少疾病死亡人数如此重要,我们可以在他的文章中找到答案。白宫应当有人读一读这篇文章。

中国帮助他国

在向世界展示了如何控制疫情后,中国做好准备帮助他国。中国已经派出医疗小组奔赴意大利和西班牙,帮助两国治疗病患并管控疫情。塞尔维亚总统向中国寻求帮助,北京在24小时之内就做出了回应。嘲讽者们喜欢将这些举措称为习近平的赢家炫耀。这显然是无稽之谈。中国已经吸取了教训,而显然美国还未明白,疫情会影响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首先是疫情中心,随后会在极短时间内蔓延到世界各地。帮助他国符合一国的自身利益。

在结束今天的探讨之前,还有一些未了的问题需要解答。

世卫组织最早在1月视察了中国,了解情况并制定控制疾病方案。自此以后,华盛顿和北京就一直在互相指责。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开了个头,对中国表达了半心半意的慰问,同时扬言或许新冠病毒会促使工作机会回流到美国。

随后,相互指责的竞赛开始升级。一个突出例子就是来自阿肯萨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猜测病毒是武汉一个生物实验室人为制造并意外泄露的。他并未提供任何证据支持这种说法,但媒体立即对此进行大肆报道,令其几乎成为事实。正如一位台湾评论人士指出的,当你是世界最强大国家里100位最高级立法者中的一员,你的发言会被所有人当真。

中国外交部也进行了类似反击,称去年10月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美国士兵是传播病毒的始作俑者。但外交部也未能拿出多少证据支持自己的这种指责。中国网络上还有传言称,美国中情局与美国士兵串通一气,有人提出证据称美国队在比赛中表现不佳,其运动员并未展现出在国际大赛上一贯的碾压实力。两个大国沦落到这种小儿科的针锋相对实在令人失望又不堪。

仿佛试图令争议免于失控,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3月17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是时候应对全球疫情、努力控制其给美国及全世界人民带来的威胁了。”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态度,尤其当它来自一个被指责试图控制一家即将成功研发出病毒疫苗的德国公司的政客时。

有传言称,蓬佩奥企图控制这家公司,将其转移到美国,并把疫苗首先用于服务美国民众。这给德国政府敲了警钟,他们停止了研发进程,并将公司留在了德国本土。蓬佩奥自豪于自封的大话王名声,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德国总理默克尔无法信任他的原因。

从历史上看,在抗击疫情中,国际合作是默认选项。2003年暴发的SARS疫情令中国措手不及。彼时,中国应对传染疾病的经验有限。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美国疾控中心向北京派出了支援小组,先是帮助中国医疗工作者控制疫情,再共同探讨并计划如何合作及分享数据和经验。

2014年,奥巴马政府邀请中国共同抗击在西非暴发、集中在塞拉利昂的致命性埃博拉病毒。这次的团队合作极其成功,但我们应当注意到很多其他国家也加入进来,共同抗击这种令人恐惧、致死率极高的疾病。保护人民健康、让抗疫合作免受政治干扰与每个人都休戚攸关。

我们结束缩短的行程回到加州后,立即遵守加州州长加文·纽森发布的“就地避难”法令。我们希望,美国各地出台的这些措施得到及时实施,让我们不会成为下一个意大利,或者更糟。

如果特朗普政府任由新冠疫情失控,我相信最近几个月里拥有专业和技术的中国会随时准备伸出援手。白宫放低姿态转变态度将不无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