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岳立 盘古智库东北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朝韩缓和应是去核进程第二阶段主要内容

2020-02-16
微信图片_20200216193817.jpg

自2019年2月美朝首脑河内峰会以来,美朝会谈僵持不下,韩朝关系急速回冷,朝鲜屡现再闭门姿态,半岛去核化进程一度失去了方向。如果不过份悲观的话,目前的形势或许正向外界传达一个强烈的信号:是时候开始半岛去核化进程的第二阶段了。

在2018年初开始的去核化谈判阶段中,实力悬殊的美朝直接对弈且立场迥异,导致双方要价过高,回旋余地过小。美韩温差明显的矛盾比较突出,也是直接导致朝核问题停滞不前的重要原因。第二阶段去核化进程应在保持前期成果的基础上,针对存在的矛盾问题调整思路办法,寻找各方利益最大契合点,以突破目前困境。

首先,在新的去核化阶段中各方角色应有所调整。一方面,应鼓励朝鲜和韩国共同承担主角和主力的作用。两国是半岛安全形势和环境的主要塑造者、直接承受者和感知者,两国在去核问题上的基本诉求和立场应当得到充分的理解和尊重。另一方面,各方应切实区别裁判员和运动员的角色与作用,在已达成的政治、经济和安全框架内,给朝韩双方留出必要的政治腾挪空间,支持朝韩作为半岛和平的直接当事双方,对标正确的伙伴,做正确的事。

其次,以南北关系为重心的地区形势大幅缓和是深化去核进程的必要条件。各方必须认识到,如果南北关系持续紧张,朝鲜就会出于强化自卫而坚定拥核理由,而韩国在北方威胁和美韩同盟的双重重压之下,将缺乏进一步软化对朝政策的动力。朝鲜和韩国地处半岛对峙前沿,彼此都是对方无法逾越和忽略的近邻。朝韩关系走向是各方围绕去核博弈的缩影,特别是在建立互信的问题上具有典型的示范效应。朝韩缓和是去核化顺利推进的新起点,无论是朝鲜的经济建设,还是韩国的阳光政策,朝韩持续缓和都是唯一选项。

第三,朝韩缓和的窗口期不会一直存在。朝鲜方面近期有关“去核已不是谈判内容”的表态,朝鲜拒绝与韩国直接沟通的姿态,都向外界传达出一个信息,即其决策层面的耐心几近消磨殆尽,只是在打破冻核承诺的损益问题上还权衡未果。而韩国方面,文在寅政府任期过半,如果其坚定推行的对北柔性政策无法取得说得过去的效果,不但阳光政策会随着本届政府的结束而终结,韩国也必将重新高度统一在对朝强硬的保守政治认同上。一旦韩国封住力推对朝缓和这个“气眼”,半岛无核化或许将由僵局变死局。

第四,半岛去核化进程必定是一个长期、波折的过程。目前看来,各方在一段时间内不能实现新突破是有可能的。历史和现实都反复证实,去核进程倒退造成的安全和政治成本都非常巨大。在“灰犀牛”和“黑天鹅”事件频发的当下,切勿一时冲动成为搅动未来的“蝴蝶的翅膀”。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有维护已有成果的共识,不做出逆无核化、逆缓和的举措,与此同时,有关各方要全力避免这两种情况的出现,不应想当然认为这种冷处理是保持高压、静观其变的“机会”。

第五,应及时将已经取得的具体双边措施和协议转化为多边机制性安排。在分阶段原则下,去核已经取得了颇多有意义的进展:朝鲜冻结核试验、开始拆除核设施、不再进行新的洲际导弹试验;美韩先后取消、暂停多项军演。同时半岛问题政治解决、最终实现无核化成为普遍共识。相关各方应积极尝试将这些成果通过多边机制形成固定的结构性安排,督促并保障有关措施能够接续下去。各方都应为朝韩持续接触、使去核化进程保持恒温做出积极努力,形成地区稳定与和平的有效合力。

在去核谈判难有突破的情况下,主张朝韩进一步和解无疑是大胆且耗时的一步,但这将普惠包括朝鲜在内的整个国际社会。当下的朝鲜一穷二白,无所谓失去。假设一下,如果穿惯了舒适的鞋子,朝鲜是否还会愿意轻易回到光脚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