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如何缓解中美科技竞争的安全困境

2019-10-30
181.jpg

中美贸易战的降温给两国解决其他领域问题带来了窗口期。除经贸问题外,科技竞争是两国关系中最突出的议题之一。在发动贸易战的同时,美国在科技领域对中国采取了多项施压措施,包括加强对中国的出口管制,起诉中国科技企业,对中国科学家实施更严格的签证审核等。这些措施引起中国国内的激烈反对,并引发了外界对于中美科技“脱钩”的担忧。如今,中美双方有机会重新思考这一问题。

中美科技竞争的突出特征是两国似乎陷入了某种安全困境,即美国将中国科技发展视为对其国家利益的威胁,中国则认为必须加速科技发展才能应对美国潜在的打压措施。一方面,这种安全困境来源于当今前沿技术的军民两用性。例如,美国军方认为,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前沿技术既可以应用于商业领域,又可以应用于军事领域。美国企业的前沿技术被他国获取将对美国的军事优势带来威胁,而如果被中国获取将更加危险。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认为中国有意与美国争夺全球科技外交的主导权。中国的“数字丝绸之路”和海外5G项目将挑战美国政府的全球领导地位、美国企业的垄断地位和美国在网络空间的态势感知能力等利益。随着中国数字版图的扩大,美国的版图正在缩小。

这种安全困境导致中美两国科技企业的商业合作受到阻碍。一旦该趋势长期延续,世界各国将质疑科技全球化的可靠性,技术扩散和商业应用的速度将显著减慢。

缓解安全困境需要回归问题的本源。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前沿技术当前仍然处于快速发展之中,这些技术能在多大程度上应用于军事领域尚无定论。5G等信息技术在广大发展中国家推广有可能引发大国竞争,也可能为中美两国塑造出一个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或者成为两国新的合作平台。基于这些仍然可予塑造的不确定因素,两国有可能化解科技竞争中的安全困境,让竞争变得更加良性。

其一,中美应当积极推动建立前沿科技的国际规则,降低其军事化的风险。将前沿技术应用于军事领域是一种自然的冲动,但并不符合发展这些技术的长远利益。技术军事化将削弱这些技术的商业潜力,并引发围绕这些技术展开的军备竞赛。对军事应用加以限制需要通过国际社会各方合作完成。中美两国可以探讨建立国际规则,例如禁止人工智能应用于致命性武器,禁止人工智能引入核武器控制系统,限制量子计算应用于网络战等。这些安全规则可以成为全球军控谈判的新内容,并让更多国家参与讨论。中美双方也应在联合国的相关国际组织和专家组会议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其二,中美应当维系前沿科技领域科学家的接触与探讨。当前,美国政府阻止前沿技术的中国科学家参与美国科研项目,甚至禁止其赴美参与国际会议。这种手段没有实际意义,却有可能扩大两国科学界的认知差异,进而导致两国技术发展的价值取向截然不同。美国应当改变这一做法,避免其他领域的摩擦影响到两国科学界的交流。科学界的交流有助于减少双方在科技政策、产业发展和技术应用上的误解,减少非专业意见对两国决策的影响。双方也能够从沟通中获得更多合作的机遇,并稀释双方竞争的烈度。

其三,中美两国政府应促使科技企业在第三方的合作。在此轮技术革命中,中美两国均出现了一批经济体量巨大的科技巨头。与政府不同,这些企业并不认为两国必然陷入安全困境,并不信奉零和思维。它们相信包容性增长的理念,即技术进步可以深化一个国家的产业分工,进而带来不断增长的商业空间。中美两国政府应当意识到企业的商业和公益类项目不同于政府所主导的公共外交行动,不应强调这些企业项目的战略性目的。两国政府也可以鼓励双方企业在欠发达国家开展公益项目合作,以及在联合国的减贫计划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