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超越《中导条约》

2019-03-20
a.jpg

3月4日,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签署了莫斯科暂停履行1987年《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中导条约》)的命令。该条约规定销毁射程在500至5500公里的陆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此举既代表俄罗斯对美国要求它全面遵守条约的正式回应,实际上也意味着《中导条约》的终结。中国官员和分析人士对条约的瓦解提出了警告,但如果中国政府能为促进全球核军控做出更多贡献,它的努力会有更大的影响力。

除了相互指责对方违反条约以外,俄罗斯和美国的退出决定,还反映出它们对条约未能解决中国导弹部署问题的担忧。多年来,俄罗斯官员一直向美国官员施压,要求把中国纳入核武器谈判,尽管前几届美国政府始终寻求的是俄美双方进一步削减核武器。

从概念上说,要限制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断增长的在未来不测事件中进攻俄罗斯领土的能力,这个逻辑俄罗斯人是懂的。而且从实际上说,倘若北京同意使它的战略方针更加透明,更受约束,俄罗斯也会更加安全。然而,俄罗斯政府一直在避免任何可能刺激中国政府的言行。与其他国际安全领域一样,莫斯科希望华盛顿带头向北京施压,使之成为一个更负责任的拥有核导弹的国家。

一些美国的军事专家希望在亚洲部署常规中程导弹,以抵消中国强大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A2/AD),同时打消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对华盛顿保护它们免受外来威胁的意愿或能力的怀疑。

经济方面的考虑也让美国(和俄罗斯)有兴趣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为了遵守只禁止陆基系统的《中导条约》,五角大楼一直依靠昂贵且老化的海基巡航导弹,来覆盖500至5500公里的目标。与陆基系统相比,这些平台的维护成本要高得多,能够携带它们的美国海军军舰数量也有限——这些军舰还承担着重要的对抗任务。与此同时,中国和现在的俄罗斯可以部署数量不限的低成本陆基机动导弹,这些导弹能够攻击亚洲的一系列目标。

中国官员一直呼吁美国和俄罗斯加大核裁军的力度,但却没有削减甚至没有承诺削减自己的核力量。中国学者争辩说,他们的国家已经宣布不对其他国家首先使用核武器,这应该能够弥补北京对核军控的政策冷淡。然而,这种纯粹的声明性政策是无法执行的、可以反转的,而且容易受战略环境变化的影响。

即使人们把“首先使用”这种借口放在一边,出于中国战略核力量较小的原因接受中国可以不参加俄美核裁军谈判,但是,这样的想法也不适用于中程导弹。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拥有的中程导弹比莫斯科和华盛顿加起来还要多。

北京的导弹力量受限制,也将使它自己从中获益。如果中国坚持壮大其军事能力,对中国顾虑重重的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就更有可能部署美国的新式中程导弹,发展自己的进攻性打击武器,或者强化有美国参与的导弹防御系统。任何这类决定都可能导致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急转之下,就像韩国2016年开始在本国领土部署美国“萨德”导弹防御系统之后所发生的,使两国的商业关系受到伤害。

这种动态也有可能让美国受伤。这些美国盟国的政府,或它们的民众,并不渴望拥有也许损害其与中国经济安全关系的美国武器系统。它们更希望中国加入俄罗斯和美国的导弹限制谈判。这样的军控安排还可能积极推动中美俄三方关系,这种关系由于诸多安全和经济争端已经破损。

为缓和这些国家的民众对部署针对中国的导弹的反对,让他们更加安全,免受先发制人的打击,美国可以在本土部署新的陆基中程导弹。不过,要有危机发生时迅速将这些导弹重新部署到亚太其他国家的应急计划。只是,这种方案会让使用陆基而不是海基系统所节省的成本变少,并且会带来新的后勤要求和风险,因为在紧张关口将武器重新部署到中国附近,在某些情况下,非但不会起到威慑作用,反而会加剧局势的不稳定。

一些人或许以为,要中国加入类似《中导条约》这样的条约是不可能的。但近年来北京已经改变了许多从前“不变的”外交政策。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开始建造航母,建立海外基地,向电视观众炫耀其核武库。不过,中国政府也可以改变它对军控的态度,特别是在最近事态的压力下,如中美关系恶化,朝鲜和平前景改善,以及俄美军控谈崩引发战略不确定性。

即使中国政府仍不愿意与俄罗斯和美国举行正式的核军控谈判,北京也可能通过加深在这些问题上的官方对话,为全球的战略稳定做出实质性贡献。此外,由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与俄罗斯和美国的军事差距正在不断缩小,中国有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安全地减少它一直以来的军事不透明。

几年之前,中国确实与奥巴马政府进行过一些战略安全和太空安全对话。另外,在上个月举行的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的发言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表示,“多边主义是维护和平、促进发展的有效路径,世界比以往更加需要多边主义”。对中国来说,下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就是参加有关其核部署和目标选择的正式会谈,并同俄罗斯和美国一样,公开中国的核弹头和运载工具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