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郑羽 同济大学全球治理与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特朗普与《中导条约》: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2018-12-13
C.jpg

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2018年10月20日宣布,美国将退出与俄罗斯在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INF)。当天特朗普在美国内华达州参加活动时表示:“俄罗斯违反了条约。他们都违反了好几年。我不知道为什么奥巴马任职时不和他们谈,为什么奥巴马没有决定退出这个条约。”

特朗普总统关于退出《中导条约》的表态一时给国际社会带来不小的震动,也颇有令人费解之处。

其一,美俄在该领域的分歧远没有达到需要退出条约的程度。近年来,美俄双方一致互相指责对方违反《中导条约》。例如,若干年前美方认为部署在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的“伊斯坎德尔M”违反规定,俄方则认为其射程低于500公里;美方认为俄罗斯研发及部署9M729型陆基巡航导弹(射程可达2000公里,处在500-5500公里限制射程之内)违反了中导条约规定,俄方则反过来指控美国在东欧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可改为发射攻击俄罗斯的中程巡航导弹。此外,俄方还认为,美方为研制拦截洲际战略武器而发射的靶弹和地面发射装置也违反该条约规定。但双方从没有因违约问题举行过双边谈判,也没有出现双方举行谈判无法解决分歧而需要退出条约的态势。

其二,冷战结束前后,发展和实际部署陆基弹道和巡航导弹都不是美国的强项。军备研究领域鼎鼎大名的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曾经撰文指出,在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军方惊呼在陆基洲际武器方面美国落后苏联十年以上。这是由于美国国会一直认为陆基武器隐蔽性太差,部署地点不够灵活而一直限制对此类武器的研制,相应的是空基和海基战略武器得到了较好的发展。为了应对这种不平衡局面,里根政府在1983年提出“战略防御倡议(SDI)”,又称“星球大战计划”,开始研究能够覆盖美国全境的导弹防御系统,也就是今天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计划的前身,在花费了当时数目不菲的300亿美元费用后,因技术上无法达到而放弃。在中导领域,美国也不占据优势。上世纪70年代末,苏联开始部署射程5000公里的SS-20远程弹道导弹。该导弹与其将替代的SS-4和SS-5导弹一起,对西欧构成严重威胁。为此,美国在80年代初在欧洲部署陆基巡航导弹和“潘兴Ⅱ”中程弹道导弹。《中导条约》签署后的销毁数额也可以看出双方的差距,苏联销毁1846枚,美国销毁846枚。就目前情况看,美国耗资巨大的“欧洲反导计划”仍然没有全部完成,不可能在退出《中导条约》后在东欧建设新的陆基导弹基地。

其三,如果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美俄在欧洲的战略博弈反倒会出现有利于俄罗斯的局面。乌克兰危机后,美国领导的北约至少在波罗的海三国增加了4000人的快速反应部队,在罗马尼亚方向增加了一个旅的驻军。这使得在叙利亚和乌克兰东部两线作战的俄罗斯有捉襟见肘之感。如果取消了中导限制,俄罗斯可以将原有的500公里以下核子和常规的库存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升级改造,部署后不仅能弥补相对于北约地面部队的人员劣势,也能对本来就不够完备的美国东欧反导系统形成新的威慑。

综上所述,特朗普政府放言退出《中导条约》一定另有所图。

2018年以来,国际战略形势的一个最大特征是中美战略矛盾全面公开化和战略博弈全面展开。除了日甚一日的贸易战以外,2016年夏季以来中美两国在南海的博弈也有所加剧,2018年以来美国海军更加频繁地在南海地区巡航,以巩固其全球海洋秩序维护者的地位。由于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具有海军和空军的巨大优势,美国最为忌惮的就是中国在其东部、东南和南部沿海部署的井基和车载弹道和巡航导弹。由于这些导弹的隐蔽性、技术相对成熟和数量巨大,美国在日本和韩国的军事基地、在关岛的海空军基地、在南中国海执行巡航任务的水面舰只全部处于难以防御的打击威慑之下。

此外,就俄美矛盾目前的态势看,普京政府虽然没有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做出实质性让步,但对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和经济制裁一直忍气吞声,等待缓和时机的到来。中国的人口与GDP总值约是俄罗斯的十倍,美国与中国的战略博弈才刚刚开始。如果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立足于打掉中国的外汇来源和增长动力,技术战要打掉“中国制造2025”,那么特朗普总统用退出《中导条约》造势,就是旨在使中国受限于《中导条约》,斩断中国威慑西太平洋地区的一条手臂。

特朗普执政以来一直试图缓和美俄关系,绝不仅仅是为了对普京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的支持投桃报李,更重要的是要冻结美俄矛盾,以全力应对中国。特朗普关于退出《中导条约》的表态,要义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