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安倍领导下的日本安全战略转移

2018-04-23
c.jpg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举行了第六次会见。虽然安倍似乎认为特朗普是其灵魂伙伴,但他们在一些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而这对东亚整体来说会产生重要影响。特朗普政府支持安倍令日本恢复“正常”国家的设想,这样的日本将承担更多军事职责,尤其在遏制朝鲜和(不言而喻)中国方面。然而,在贸易方面,特朗普正在不停抱怨美国与日本存在贸易逆差,同时美国依然仍未加入安倍大力支持的TPP。

修宪存疑

日本自民党在其超过60年的历史中几乎一直统治着日本政坛,一直坚持推动修改宪法,以便日本可以进行“正常的”军事活动,尤其是行使相对于个体自卫权的集体自卫权。直到现在,自民党领导的各届日本政府通过扩大“自卫权”的解释范围,同时避免向海外派遣军队直接参战,从而规避了宪法第9条设置的限制。日本政府采取的措施包括前线后方部队支援(比如在伊拉克战争中),武器售卖,与美国举行共同军事演习,以及获取同时具备防御性和攻击性能力的导弹。日本的国防开支为创纪录的457亿美元,主要集中在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袭击,但同时也着眼于在南海和东海威慑中国。日本政府去年发布的防务白皮书,以及当年的军事预算都令这些意图显而易见。白皮书指称中国“试图通过武力改变现状”。北京回应说,它对日本国防预算中购买某些武器感到不满,并否认存在日本方面所称的“中国威胁”。

数月前,自2012年12月上台的安倍相信,他已经获得了足够多的票数来令集体自卫权成为新常态。但根据日本宪法的规定,他必须在议会参众两院赢得2/3的支持票数,同时在全民公决中获得多数票。他或许已经在议会确保了能够获得足够多的票数,虽然他还面临着来自自民党内部以及联合组阁政党公明党的反对。此外,能否在一个大部分国民依然信奉和平主义的国家获得民众支持来修改宪法也令人存疑。

安倍于2014年开始着手重新定义日本的安全战略,彼时自民党重新解释了宪法第9条。他通过依靠鹰派的政治任命提出修改措辞建议,来规避宪法。在自由派批评人士看来,这是“结果导向的分析,由国家安全需要而非宪法原则驱动”。亚当•利夫写道,安倍的目的是避免“就'是否符合宪法'进行'抽象的'探讨,这种合宪性在过去70年中一直无视日本战略环境的变化。修宪努力符合日本在其他领域采取的措施,用包括安倍在内的一些日本领导人的话说,这些措施旨在令日本成为一个更加'正常的'民主大国”。

事实上,日本宪法第9条并未否认日本拥有自我防卫或设置军事防卫部队的权利。此外,“安倍政府在2014年对于宪法的重新解释,以及日本在2015年实施的安全立法,都允许日本当自身的存亡由于敌人攻击其盟友而受到威胁时,在有限的范围内行使集体自卫权”(引自《日本时报》2017年6月25日的社论)。但是安倍想要重新命名日本自卫队,令其成为一支常规军事部队,这一步或许听起来无足轻重,但如果考虑到这种改变将给战时军队任务带来何种影响,我们就会改变想法。日本的和平激进人士担心,安倍费尽心力考虑的不仅仅是日本或驻扎在日本本土或周边的美军受到攻击时应如何反应。

除了可以让日本更多地分担美国的军事负担外,特朗普支持日本修宪的另一个原因或许是,这将给美国的军工产业带来巨额收益。特朗普已经敦促安倍购买更多美国武器,而安倍正在执行这种要求。目前日本军事开支在购买美国武器方面已经出现了15%的增长。特朗普在参加总统竞选期间甚至表示支持日本购买核武器,虽然这一议题自他当选后就再未提及。特朗普认为,在构成针对中国的势力均势中,日本完全可以成为一个百分之百的伙伴。这在地区安全上实为愚蠢之举,因为这会进一步让中国的国家安全人士认为中国不应在重要的国际议题上寻求与美国达成共识。

一个和平主义国家变身为武士之国毫无任何“正常”可言。当然,中国和韩国,这两个日本侵略最主要的受害者,对此会坚决反对。此外,将军事正常化与国家伟大化相混淆正是令国家陷入困境的罪魁祸首,这是一场严重的身份认同危机。日本几乎不需要一支人数更庞大、武器更精良、开支更高昂的军队来令自己“再次伟大”。除此之外,日本自卫队拥有的先进武器令其早已是一支拥有高尖端技术的队伍,而日本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坚如磐石,与中国的关系也在日益好转。曾出任中国驻日大使的中国副总理、外交部长王毅于4月16日访问了东京,而中国总理李克强也将于5月访日。王毅暗示,如果中日关系能够“回归正常轨道”,两国或将重启首脑峰会。据报道,王毅还表示希望日本官员帮助营造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认知氛围。

安倍能否继续执政?

眼下,安倍带领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道路颇为坎坷。与特朗普一样,安倍在国内丑闻缠身,虽然日本经济增长强劲,但这些丑闻或许会威胁到他继续执政的前景。安倍及其内阁的民意支持率甚至低过特朗普,一个大型民调显示只有37%。安倍的问题来自于其为帮朋友获利而进行了可疑交易,以及此前宣称丢失的自卫队任务记录被突然发现,后者或许揭示出自卫队在参与作战时存在违宪行为。

在特朗普决定与金正恩举行首脑会晤一事上,安倍也深感自己在外交上受到了孤立。显然,特朗普忘记了事先通知安倍,告诉他美国至少暂时放弃了对朝鲜的强硬立场。如果美国与朝鲜达成协议建立正式关系,但后者又未移除日本视为直接威胁的中程导弹,安倍将深感不安。过去,日本人经常担心被美国抛弃,如果特朗普在平壤不需要彻底放弃核项目、消除导弹威胁的情况下接受朝鲜,日本人或许将再次担心被美国抛弃。

贸易问题也困扰着美日关系。安倍倾向于让美国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上任伊始就带领美国退出了该协定,留下安倍一个人独撑大局。虽然特朗普已经表示,他正在考虑让美国重返TPP,但他要求对TPP规则进行大幅修改,而这不太可能获得现成员国的同意。特朗普新任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则对美国重新加入TPP可能展开的努力进行了轻描淡写的描述,他说相反美国正在寻求“与志同道合者创建一个……针对中国的贸易联盟”。这一信息令安倍深陷不利局面,因为随着日中关系回暖,东京或许并不想“针对”中国。

总而言之,安倍晋三的执政期或许不是所有日本首相中最长的。但如果安倍下台,日本的修宪进程或将被无限期推迟,日本的军事发展也会放慢脚步,同时针对朝鲜和中国的政策也会被重新审视。而这对于东亚的和平来说无异于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