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南海:中国与俄罗斯的趋同和分歧

2017-10-19
S1.jpg
2016年9月14日,中国海军演习总指挥官及副司令员王海在中国南部广东省湛江市的一次联合军演中与俄罗斯海军陆战队员握手。中俄两国于本周二从广东出发开始在中国南海水域进行代号为“海上联合-2016”的军事演习。此次军演以海面水军舰艇、潜艇、固定翼飞机、直升机、海军陆战队及两栖装甲装备为主,一直持续到9月19日。(新华社/查春明)

过去25年俄中关系稳步改善,尤其是2014年3月莫斯科因吞并克里米亚与西方关系急转直下之后。

坦白说,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一直通过增加贸易和投资寻求中国人的资金,而中国渴望获得俄罗斯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先进的国防技术。与俄罗斯的友好关系还让中国免于面对来自北方的战略威胁, 专心推进在南方和东南方的“核心利益”:台湾,以及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领土主张。在全球层面,俄罗斯和中国越来越反对美国霸权,双方都自认为是美国的遏制目标,是美国授意的、试图通过所谓华盛顿支持的“颜色革命”颠覆其专制政治制度的目标。

在南海,俄罗斯与中国未曾也不想结成正式联盟。然而,它们同意就利益一致的国际问题进行合作与协调,而在利益不一致特别是关系到对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它们同意不彼此为敌。

不过在南海,俄罗斯和中国的利益既趋同,也有分歧。罗鲍波(Bobo Lo)把中俄关系的这一现象称为“表态趋同,实质有别”。

两国战略思想趋于一致的地方是对美国作用的看法。如前所述,莫斯科和北京反对美国霸权,它们认为华盛顿总喜欢采取单方面行动,对俄中两国自认的合法势力范围进行“干预”。对俄罗斯来说就是后苏联地区(东欧和中亚),对中国来说显然是亚洲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南海。

过去几年,中俄每年举行两次联合海军演习,目的之一就是告诉美国它并非唯一可以在全球海洋来去自由的国家。为此2016年9月中俄军舰在南海举行演习,2017年7月两国海军又在北约后院波罗的海举行了演习。

但除了共同反对美国霸权以及美国“插手”争端,俄罗斯和中国在南海的利益各有不同。

虽然中国在克里姆林宫的亚洲政策中有特权,而东南亚地区远为次要,但俄罗斯在该地区也有一些重要的双边来往。越南迄今为止是俄罗斯在东南亚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莫斯科与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也有重要关系,同时它还试图加强与新加坡和菲律宾的关系。俄罗斯不能在南海问题上支持中国,得罪东南亚提出或未提出主权要求的国家。所以在领土问题上,俄罗斯采取了严格中立的政策。

对中国的海上司法管辖权主张,也就是中国地图上把南海80%海域划归中国的所谓“九段线”,俄罗斯并没有一个官方立场。不过,极少(即使存在)俄罗斯法律专家认为中国的主张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事实上在大多数俄罗斯专家看来,中国膨胀的领土主张是十分荒谬的。

中国在南海的“牛舌式”(十段线)主张还让俄罗斯在越南利润丰厚的油气项目面临潜在麻烦。2008年,俄最大天然气生产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与国有能源公司越南国家石油公司(PetroVietnam)签定协议,开发位于越南东南沿岸以外和该国大陆架的129-132区块天然气田。这些区块与中国认为全部海洋资源都归自己所有的“九段线”以内区域重叠。129-132区块仅与南面的136区块相隔三个区块,有报道称,2017年7月,西班牙能源公司雷普索尔(Repsol)在中国压力下被迫中止了136区块的勘探活动。俄罗斯外交官曾在2008年对美国同行表示,他们担心有朝一日会像美国公司埃克森美孚当年经历的那样受到中国人的胁迫。但到目前为止,为了两国良好关系,北京看来还未打扰基本由克里姆林宫控制的俄罗斯天然气公司。

2013年1月,菲律宾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对中国“九段线”发起司法挑战。五名国际法官组成仲裁庭审理该案,中国声称仲裁庭不具管辖权,并拒绝出庭。虽然俄罗斯不支持中国的“九段线”主张,但它对中国的决定抱同情态度。菲律宾未经北京同意单方面提起针对中国的诉讼,而俄罗斯和中国一样,都认为小国应该对大国谦恭一点。俄罗斯还同意中国的看法,认为法庭对中国有偏见。国际海洋法法庭的庭长是日本人,五位法官中的其余四位是欧洲人,莫斯科认为这些人并不了解主权问题在亚洲的敏感性。况且,在俄罗斯看来,中国拒绝法庭管辖权的做法在安全理会其他常任理事国早已有之,譬如,尼加拉瓜诉美国(1986)、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诉法国(1973年)、毛里求斯诉英国(2013年),以及俄罗斯自己2013年的“北极日出”号一案。中国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呢?

随着仲裁案接近尾声,中国试图动员国际舆论支持其立场,即争议只能由直接的涉事方来解决,法院没有管辖权。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表示俄罗斯反对将争端国际化的时候,中国以为这是一种支持态度。然而,在法院2016年7月12日宣布判决结果,基本上拒绝了中国对“九段线”内资源的“历史权利”主张时,俄罗斯非常明确地表达了其立场。它的一位外交发言人表示,虽然俄罗斯认为“不选边站队是原则性问题”,并反对外部成员如美国的干预,但俄罗斯支持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为依据的外交解决方案。这位发言人强调,“我们支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为保障全球海洋活动的法治发挥作用。此外,重要的是这一普适性国际条约条款适用的一致性,且不会损害公约所确定的法律制度的完整”。虽然为避免冒犯中国,俄罗斯没有呼吁涉事双方服从判决,但它对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决海事争端的坚定支持是十分明显的。

但在2016年9月6日的杭州G20峰会上,弗拉吉米尔·普京总统似乎在搅浑水,他在一个即席讲话中表示,俄罗斯支持中国拒绝法庭判决结果的决定。在当时,这被看成是为中国进行的一场外交政变,因为俄罗斯是唯一支持北京的大国。普京的表态也被看成是给中国的交换条件:我们支持你们拒绝法院判决的决定,一旦我们决定不参与乌克兰就克里米亚问题对俄罗斯提起的法律诉讼,希望你们也给予支持。

普京讲话十天后,乌克兰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对俄罗斯提起法律诉讼,指控莫斯科干涉其在克里米亚毗邻海域的主权。俄罗斯知道乌克兰打算对它采取法律行动,克里姆林宫官员讨论了可能的应对措施,包括拒不参与,普京在杭州发表即兴讲话时心里也许正是想着这一点。与中国不同的是,俄罗斯还是决定出席听证(以及随后乌克兰在国际法院提起的另一个案子,该案指控俄罗斯支持乌克兰东部的恐怖组织,虐待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和乌克兰族裔)。9月份在莫斯科与笔者交谈过的俄罗斯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海牙对南海一案的立场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俄罗斯决定参与乌克兰提起的诉讼。虽然俄罗斯知道,中国的做法与其他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无不同,但它也注意到中国拒绝判决结果之后名誉受损。一些俄罗斯法律专家还认为,中国在判决中一败涂地的一个原因就是它拒绝参与,这是不尊重法庭。在俄罗斯看来,任命自己的法官,让他在其他法庭成员面前为克里姆林宫进行辩解,比在庭外对法庭嗤之以鼻并承受最终结果要好得多。

中俄关系在南海的另一个分歧就是俄罗斯对越南的军售。俄罗斯是继美国之后的东南亚地区第二大武器供应商,而越南这个中国主要对手是它的最大客户。过去十年俄罗斯的武器转让,包括战斗机、导弹、护卫舰和潜艇,让越南拥有了可靠的军事威慑力,恐怕中国面对危机动用军事力量之前都不得不三思。中国对俄罗斯向越南出售武器心怀不满,但缄口不言,因为它知道出售武器对俄罗斯经济的重要性。另外从中国角度看,强大的俄越防务关系比紧密的美越军事关系更有利。同样,北京认为俄罗斯自由使用越南的金兰湾军事设施比美国人定期来使用好。毕竟北京能向莫斯科施压,限制它与越南的行为,而同样方法对美国是行不通的。而且,俄罗斯已经同意向中国转让它的部分最先进军事技术,从而加大中国在南海相对其他声索国的军事优势。习近平和普京可能继续掌权五六年,随着两人良好的私人关系推动俄中关系日益紧密,北京知道,长期而言俄罗斯在中国的利益将远远超过它在越南的利益。

综上所述,在南海,俄罗斯和中国的利益在反对美国“插手”方面是一致的,在中国“九段线”主张的合法性和军售方面存在分歧。最重要的是俄罗斯不想过多卷入争端,出于经济原因,它希望与声索国和非声索国都保持良好关系。并且俄罗斯乐见南海继续维持现状,因为虽然不便公开承认,但局势持续紧张对它的军火工业有好处,同时还可以转移美国对其在后苏联地区和其他地区野心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