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如何破解朝鲜难题

2017-09-19
S1-CN.jpg
2016年各国占全球百分比。资料来源: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

随着美国在朝鲜半岛政策策略的失败,该地区蒙上了一层不详阴影,同时也出现了和平的机会。

近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呼吁采取“最严厉的制裁”,趁为时未晚迫使朝鲜放弃核武器。某种意义上说,现在为时已晚,美国几十年来的政策,使朝鲜下定决心要利用核武器的威慑价值。不能说游戏结束,只是到玩不同游戏的时候了。

几十年政策失败

自1953年签订停战协定以来,华盛顿一直把朝鲜看成“流氓国家”。即使对苏联,华盛顿也支持“和平共处”,但对朝鲜只是“临时停火”,这让平壤担心自己随时会被入侵。

战后,中国和朝鲜选择了社会主义。在邓小平实行经济改革开放政策的时候,金日成(1972-94)却作出相反选择,他的主体思想解释起来就是政治上统一,国际上自我孤立。

金正日(1997-2011)接掌父亲的权力后,选择不实行经济改革,并继续让国家封闭。西方庆祝“历史的终结”时,平壤整天关注的是美国领导的发生在俄罗斯的“民主大爆炸”,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大萧条,它展示了有说服力的负面示范效果。

多年来,北京一直鼓励平壤仿效中国的经济改革经验。金正日虽然听了,但改革措施寥寥无几。金正恩(2012-)又是另一回事。2013年在电视上发表新年贺辞时,他声称“要使新世纪产业革命的烈火熊熊燃烧起来,用科学技术力量开创经济强国建设的转折性局面”,这些经济努力要“体现在人民的生活水平上”。在奥巴马的白宫看来,这不过是另一种伎俩。

华盛顿非但没有和解,反而推动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萨德”本可一石两鸟,既制住平壤,也掣肘中国。但这一立场的前提是,有朴槿惠当总统(很快就被弹劾了),金正恩是现实主义者(至今没有屈服),北京肯通融(而不是习近平的强硬领导),帝国的白宫“手持大棒,言语温和”(希拉里败选后已不复存在)。

一年时间里,所有这些假设都土崩瓦解。在朝鲜半岛,新的现状是灾难即将临头。不过,也有一线生路。

韩国战略U型转向

当首尔努力应对朝鲜核讹诈之际,韩国国内发生巨变。3月,韩国前政治强人朴正熙的女儿、持保守立场的朴槿惠因腐败被弹劾。而文在寅,这位现任总统职业生涯的起点是作为反对朴正熙总统的学生活动家,他的到来,也许会导致出现地缘政治和平新势头。他同寻求与朝鲜修好的卢武铉总统(2003-2008)有过密切合作。

上任最初几个月里,文在寅总统一直在推动收入拉动型的国内政策,以减少社会不平等,同时对大企业和富人加税,给过热的房地产市场降温。虽然公共债务扩大,他的支持率仍然高达80%。

对外关系上,文在寅寻求稳定住与中国和美国的关系,虽然他和绝大多数韩国人都对特朗普疑虑重重。韩国于2013年秋天就反导系统与五角大楼接洽,上届政府在朴槿惠时代终结前就此作出了选择。显然,北京担心“萨德”的真正目标是中国。文在寅希望放缓“萨德”的部署,但是,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搞平衡很难,尤其是特朗普还在坚持与韩国重谈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韩国仍被列在特朗普的“不公平汇率行为”的观察名单上。

此外,朴槿惠总统的保守派人士可能延迟废除 “作战指挥权(OPCON)”协议,让五角大楼而不是首尔掌握韩国的军事命运。韩美联合司令部的任务是阻止联合军事力量针对韩国采取“敌对的外部入侵行动”,它由一位美国将军指挥,拥有对两国60多万现役军人的作战指挥权。

由于卢武铉总统没能实现作战指挥权的移交,因此移交被推迟了。朴槿惠总统曾计划将移交推迟到2022年。万一发生战争,即使在韩国,美国的利益也会凌驾在韩国人利益之上。

华盛顿的不详之音

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发起朝鲜核武器问题谈判,谈判时断时续。小布什总统任期和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时,谈判从以双边为主转为美国、中国、韩国、朝鲜、日本、俄罗斯之间的多边六方会谈。

这种扩大反映了世界经济的渐变。正如没有新兴经济大国的支持,美欧日组成的G7已无法解决全球性危机,具有全球影响的地区冲突也不能再由“西方”来解决。六方会谈就援助和承认朝鲜以换取无核化达成过若干重要协议,但2009年以后谈判中止,人们对核武器向其他战略行为体扩散的担忧与日俱增。

错误始于会谈和让会谈流产的政策取向。白宫选择了新的制裁,并建立反对平壤的同盟。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和平壤所使用的言辞为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仅见。普京总统最近说,特朗普、奥巴马、布什迫使朝鲜放弃核计划的战略已经彻底失败了。

由于平壤认为核武库是对付美国入侵的最有力威慑(特朗普总统“火力与愤怒”的威胁让这一点得到确认),它如今已经不可能重新考虑自己的核立场。

从平壤角度看,美国的威胁关乎生死存亡,从剥夺金正恩领导权的政权安排,到比如由“萨德”系统导致的、威胁到整个国家的有限核打击。

不可否认,朝鲜加强核与导弹试验的时间线,与维护“萨德”和美韩联合军事演习有相关性。

中国的不安

华盛顿从未与平壤建立外交关系,而中国与朝鲜关系密切,虽然这对盟友的矛盾越来越大。曾经可以建立伙伴关系的条件已经渐渐消失,不过,朝韩两国的位置靠近中国大陆,这对北京来说十分要紧。

在华盛顿,北京的作用被认为是遏制平壤核武器和弹道导弹、防止核扩散、实施经济制裁和为进入中国的朝鲜难民提供支持的无价之宝。但北京认为自己决不是美国外交政策、尤其是它眼中错误外交政策的执行者。

而且,北京反对特朗普企图在制裁朝鲜的同时制裁中国公司和朝鲜人民。如果特朗普坚持现行做法,那么他要冒疏远中国的危险。

华盛顿表达的兴趣所在,是无核化和人权。但在北京看来,美国的行为恰恰加快了地区核武化进程,削弱了人权。金正恩的破坏性行为和特朗普咄咄逼人的语气都不符合中国的地区和平稳定利益。

9月3日,朝鲜宣布成功进行适用于洲际弹道导弹的氢弹试验。美国地质调查局和中国地震局记录到爆炸引起6.3级地震,之后疑似爆炸引起岩洞塌方,又发生了一次4.1级地震。中国科学家警告说,朝鲜核试验场有爆炸危险,从而可能酿成巨大的环境灾难。

无论中国决策者还是韩国决策者,都不希望国家境内出现另一个褔岛和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

可能的、极可能的、可持续的情形

因此,我们能做什么?接下来可能出现什么情况?可能的情形有若干种,极可能的更少,而有可持续性的只有一个。

战争叫嚣成为现实。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最近威胁说,会对朝鲜“作出有效的压倒性军事回应”。但在朝鲜半岛,敌对行动不会限于常规冲突,面对威胁,平壤将选择核打击,哪怕它会导致巨大的灾难。这将是一场得不偿失的胜利。

继续说大话。如果特朗普政府继续承诺对朝鲜进行震慑,但又无所行动,它就有可能被当成纸老虎。而且,由于平壤可能继续进行试验,并把目标对准韩国、日本、美国的重要地点,“萨德”也会被看成是昂贵但无用的威慑。

更多的制裁。随着华盛顿诉诸制裁,它试图把制裁扩大到中国公司,以将中国逼向墙角。中国占朝鲜对外贸易的90%,剩下10%中大部分是与印度、菲律宾、台湾和法国的贸易。如果美国不把这些国家列入制裁范围,就有遏制中国之嫌,而如果制裁这些国家,白宫又会得罪盟友。

和平协议。虽然有各种短期方案,但较长期的选项只有一个。随着发生区域性灾难的风险上升,达成和平协议的机会也在增加,这是随着时间推移让朝鲜转变核立场的最有效途径。只要还受到威胁,平壤就会继续依靠自己的核战略,但如果威胁消除,拥核就站不住脚了。

和平条约意味着减少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华盛顿对此非常反感。但虽然有鹰派,特朗普政府却不认为自己要受以往战略安排的约束。在北京看来,和平协议将为和解与稳定铺平道路,限制地区核威胁,同时维护朝鲜的主权。

半岛无核化下的两国和平

与数位朝鲜领导人举行过会谈的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今年8月指出,长期以来,平壤一直希望用“和平条约取代(1953年的)停战协定”。以他的经验,朝鲜人希望与美国和地区邻国保持和平关系,但他们也确信华盛顿正计划对其国家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鉴于美国的“政权更迭”记录,这种担心并非空穴来风。

真正的和平协议必须是与朝韩两个主权国家签订的双边协议,不是华盛顿加强的,也不是迫于核讹诈。

华盛顿将不得不接受朝鲜是一个核国家。这意味着承认现实,虽然朝鲜只占全球核力量的0.06%。

毕竟,今天美国和俄罗斯手中仍有大量核武器,但其他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中国、法国、英国、以色列——也有自己的核武器,将来核扩散有可能继续。

在21世纪,保证多极世界的持久和平,不是靠两个或几个国家限制核能力,而是要靠集体监督,来确保核扩散仅仅用于和平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