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寻求共同安全,而不是绝对安全

2017-09-05
S1.jpg

任何有效的安全范式都必须解决所有成员合理的安全关切与利益。鉴于分裂的朝鲜半岛是东北亚地区敏感的冲突点和战略枢纽,共同安全对其具有特殊意义和紧迫性。在这种环境下,与其他地方一样,我们的大前提都必须是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绝对的安全。没有谁比亨利·基辛格更加现实地指出追求绝对安全的根本缺陷:“一个大国对绝对安全的渴望,就意味着对所有其他国家的绝对不安全。”

更有启发性的是,今年1月在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作主旨发言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呼唤一个无核的世界:“核武器是悬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应该全面禁止并最终彻底销毁,实现无核世界。”他还呼吁各国“坚持共建共享,建设一个普遍安全的世界”,并承认“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世外桃源”。相比之下,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却在推特上表示“美国必须大力加强和扩张自己的核力量,直到全世界对核武器有清醒的认识”。

由于美国的认知一直受“911”二元论精神的影响(黑利大使在安理会的口头禅就是:国家要么与我们为伍,要么与我们为敌),因此安全危机有升级危险,甚至有可能把朝鲜进一步推上不可逆转的核武之路。追求绝对安全,肯定会酿成核扩散。

共同安全则打破安全困局的恶性循环,遏制自我实现的预言的发展态势。为实行承认国家间相互关系与相互依赖的共同安全政策,华盛顿在核武器问题上必须后退一步,并对“按我说的做,别按我做的做”这一对外政策守则的道德与实践意义进行重新评估。

过去两年里,尤其是4月中旬以来,曾出现过若干次有希望但没有得到重视的迈向共同安全的迹象。首先,创建并统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朝鲜劳动党在中断36年后于2016年5月6日举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尽管金正恩不出意料地再次被确认为党的领袖和国家统治者,但大会却从“第一次打击”理论后撤一大步,宣布“只要侵略性敌对势力不用核武器侵犯朝鲜的独立,朝鲜就不会率先使用核武器”。这一声明不仅为朝鲜本国有关核力量的法律添加了权威性解释,更重要的是它出人意料地提出了“不率先使用”的原则,表明其率先实施核打击的立场出现了逆转。紧接这一举动,7月份朝鲜又提出了一份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更具体的建议。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声明是由朝鲜政府发言人宣布的,这是2013年以来的首次,声明表示“朝鲜半岛无核化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遗训”。

其次,经过十多年的保守执政,韩国如今有了一位进步总统文在寅,他似乎决心恢复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的“阳光政策”。

第三,中国一再呼吁回到“通过对话谈判解决问题的正确轨道上来”。鉴于中国对朝鲜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力,这是最充满希望的迹象。中国对朝鲜的第五次核试验(2016年9月9日)表示反对,呼吁早日恢复“六方会谈”,通过政治手段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

第四,随着美朝核对抗升温,来自包括南北朝鲜在内的40多个国家的女性和平活动家敦促特朗普总统缓和军事紧张态势,展开和平谈判,避免朝鲜半岛爆发战争。“我们一致认为,外交是解决核危机及朝鲜半岛此刻面临的战争威胁的唯一途径”,她们在4月份给特朗普总统的一封信中写道。朝鲜社会主义妇女联盟也在这封信上署了名,女性和平活动者组织“女性穿越非军事区”(Women Cross DMZ)的国际协调员克里斯汀·安认为这很重要,“因为与朝鲜其他组织一样,它是不会忤逆平壤中央政府的意愿而独自行事的”。

第五,出于对他们所说的特朗普总统古怪行为的担心,64位民主党议员今年5月份敦促特朗普与朝鲜人直接对话,并警告他若想实施任何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都必须经由国会批准。“没有哪些决定比向朝鲜这样的核武装国家发动攻击或宣战更需要进行辩论了,”国会议员们在联名信中写道。这封信的牵头人是国会中最后一位参加过朝鲜战争的民主党人、来自密歇根州的众议员约翰·科尼尔斯。

为重启“六方会谈”,北京要做的不仅仅是敷衍了事地发出外交呼吁。首先,它必须恢复积极的中介/穿梭外交,以获得平壤的同意。萨达姆·侯赛因和穆阿迈尔·卡扎菲停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后的命运,让平壤汲取了教训,它知道不断被重复的咒语“先无核,再谈判”只会毁掉交易,而不是促成交易。要通过签署正式结束朝鲜战争的和平条约来抚慰朝鲜的不安全感,同时与之建立外交关系,允许它成为重要多边经济机构的成员,向它提供人道主义食品援助。这些虽然成本并不高,但在谈判进程中建立信任与信心,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要想废弃核武器,我们就必须搞清楚为什么朝鲜要首先选择核武器。经过美朝之间23年断断续续的对抗与谈判,现在已经很明显,平壤不会放弃核与导弹计划,除非有足够证据表明美国结束它对朝鲜的敌意及惩罚性的制裁战略。只有采取措施,重拾共同安全理念——主要是签订具备法律约束力的和平条约或互不侵略条约,美朝关系及东北亚地区的国际关系才会立足于更加稳定、安全和理性的基础之上。

本文改编自金淳基的《围绕核朝鲜的美中竞争》(见《Insight Turkey》第19卷第三期,2017年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