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必须引领亚太地区和平

2017-08-25
B1.jpg
2014年5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于中国东部上海举行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上发言。(新华社/庞新蕾)

随着相关事态接二连三地发生,朝鲜核武器计划占据了全球新闻的头版和中心。7月底,金正恩政权成功试射一枚洲际弹道导弹,分析人士认为其射程有可能到达纽约。同日,美国国防情报局官员的秘密评估认定,朝鲜最终制造出了通常搭载在导弹上的小型化弹头,并且已经拥有多达60枚此类弹头。这两项披露都打破了专家们先前的共识,即朝鲜要掌握小型化和能够打击美国本土的导弹技术大约还需要一年时间。

紧张态势在8月8日达到狂热程度,当天特朗普总统宣布对美国的进一步威胁将“遭遇世界上从未见过的火力和愤怒”。几小时后,朝鲜国家新闻社朝中社透露说朝方正在考虑打击美国领土关岛的计划。关岛有16.3万人口和两个美国军事基地。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缓解紧张局势的双边进程已经破裂,只靠这两个国家的行动已经无法实现和平。

国际上对于金正恩拔剑出鞘反应迅速而果断。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让朝鲜出口收入减少约三分之一的制裁措施。值得赞扬的是,北京保证它将遵守制裁。由于两国间近乎独有的贸易关系,这也将给中国带来损害性影响。外交部长王毅谈到这一问题时重申中国支持不扩散与区域稳定。

不扩散无疑是华盛顿和北京的共同目标,但两国的地区稳定理想图景截然不同。美国政府一向对平壤不信任,虽然金家三代已经证明他们在自我保护方面相当理性,但在使用武力上他们很少克制自己。华盛顿认为,朝鲜的核能力不仅威胁美国及其盟国的公民,也是维护专制政权的手段。而中国认为,朝鲜核计划是对来自美国和地区邻国的外部威胁的合理而必然的反应。

北京并不希望看到一个拥核的朝鲜,尤其是因为它会削弱中国对这个显然不可靠的盟友的影响力。达特茅斯学院的珍妮弗·林德指出,对于一旦半岛实现统一后如洪水般涌过非军事区参与人道主义和维稳任务的军队,中国领导人无疑是感到担心的。北京想保留目前的“三八线”缓冲区,不会冒失去它的危险。不过,虽然中国无法以一己之力控制住朝鲜,但它必须带个头。

重要的是,朝鲜使用的导弹部件似乎是通过中国公司或朝鲜在华控股公司获得的。北京已开始打击参与这些交易的公司和个人,但只有严格执行零容忍政策才有可减缓朝鲜武库的扩张,并赢得联合国伙伴的好感。正在进行的外交努力对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同样是至关重要的。

韩国和日本政局的改变让形势变得复杂化。6月,韩国总统文在寅背离前任朴槿惠及其新国家党的做法,暂停部署防御朝鲜洲际弹道导弹的“萨德”导弹系统。7月28日事件发生后,文在寅才又倾向于进行更务实、更具防御性的“萨德”部署。

日本出现的丑闻导致防卫大臣稻田朋美7月辞职,随后安倍内阁洗牌。虽然重组标志着安倍的政治资本削弱,但取代新手稻田朋美的是资深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他曾带头发起运动呼吁授权日本军队对威胁国家安全的目标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小野寺五典重操旧职不会让他放弃这一目标,也许只会提高公众对日本单边行动的支持度。

作为朝鲜的唯一盟友,中国在这种情况下的处境至少是吃力不讨好。面对韩国和日本加强备战应对朝鲜攻击的决心,中国被抹黑成为金氏政权的可靠后盾。耶鲁大学政治学家亚历克斯·德布斯和努诺·蒙特罗在2016年出版的《核政治》一书中发现,当认为盟友太软弱或不愿共同抵制威胁时,不稳定的国家就会寻求发展核武器。为让金正恩走到谈判桌前,北京必须让他相信来自日本和韩国的地区威胁是可控的,而美国也是愿意后撤的。

就这方面来说,特朗普出任总统对中国是好坏参半。特朗普的所有咆哮都已证明他缺少具体的亚洲政策:对奥巴马或布什总统来说不可思议的选项恐怕都已经摆上台面。举个例子说,北京不应当再理所当然地以为现任总统会对完成假想的朝鲜统一或其后果进行强大的意识形态投资。一旦朝鲜的威胁解除,统一的朝鲜半岛在政治上更靠近中国而不是日美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特朗普背离美国几十年来的东亚安全政策让美国外交官和美国的盟友错愕不已,但它给中国领导人提供了表达关切的机会。北京声称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自解决朝鲜核扩散问题,这是对的。不过作为与有关各方都保持着良好关系的唯一国家,中国必须用尽一切手段去实现那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