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华盛顿不应在朝核问题上指责中国

2017-08-24
S1.jpg

朝鲜正在发展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许多美国人已经把中国当成主要替罪羊。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多次宣称北京“几乎完全控制朝鲜”,并且在朝核问题上“没帮到我们一分”。很多美国议员和评论家对此也表示赞同。

德州公共政策基金会的查克·德沃尔竟然声称平壤“是中国代理人,并非独立行为者”。为此他主张美国宣布“任何来自朝鲜的核打击都将被视为来自中国”。

这一建议愚蠢至极。将朝鲜和中国绑在一起,会把与一个弱小、破产、落后国家的潜在冲突,变成与一个初具规模并最终可能成为超强力量的大国的冲突。

更要紧的是,认为平壤不过是中国的傀儡只是一种错觉。真这样倒好了。事实上,那也许正是金正恩的忌惮之一,也有助于解释今年早些时候其同父异母兄长为何明显被暗杀。金正南生活在中国保护下的澳门,显然有望在一个更顺从的听命于中国的朝鲜政权中担任主唱。

可惜,朝鲜不受任何国家控制。这也是抱着中国所驳斥的朝鲜核计划“中国责任论”不放走进死胡同的原因。

古代朝鲜王国是一个附庸国,处于其北方邻国的势力范围之内,即使对方没有正式授权。但日本1895年战胜中国后控制了半岛,并最终把它变为殖民地。

金日成是苏联支持的抗日游击队领导人。日本战败后,美国和苏联在朝鲜划分了各自的占领区。莫斯科安排金日成执掌后来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金在争取到斯大林支持后欲强行统一半岛,由此引发朝鲜战争。

但美国出手干预后,苏联人不愿冒与华盛顿的超级大国对抗风险。所以阻止美国主导朝鲜统一的任务落在中国肩上。经过近三年战争,最终达成了停战。

虽然毛泽东的儿子死于这场战争,但朝鲜对中国的援助并不领情。金日成通过把自己描绘成抗击“美帝国主义”、“南朝鲜傀儡”和“欧洲卫星国”的英雄(就像我今年6月访朝时被告知的)来巩固权力。在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馆,我看到它对付出巨大牺牲的中国军队参战只字不提。

此外,因严重误判而发起的近乎失败的战争结束后,为巩固权力,金日成清洗了朝鲜劳动党内的亲苏派和亲华派。北京作出抗议但无济于事。到上世纪50年代末金的地位已稳如磐石,执政理念也变成“主体思想”或自力更生。他与西方作对,同样也与名义上的共产主义盟国作对。

多年来中朝关系起起伏伏,文化大革命期间尤其艰难。1992年平壤容忍了北京承认韩国,因为它别无选择,尤其是俄罗斯已行动在先。自那时以来,如果有什么一成不变的话,那就是金氏(现在已成为君主制传到第三代,中国人对此是反对的)丝毫不顾忌中国的意愿。北京多来年一直敦促金日成的儿子和继承人金正日效仿中国的经济改革,但没有成功,金正日显然害怕经济变革会带来大乱。

中国官员如今感叹自己对朝鲜尤其对它的核武器和导弹活动缺乏影响力。不能把这种公开表达的情绪斥为把朝鲜变成军事代理国后耍的滑头,因为根本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在操控,反而有充足证据证明双方不合。让一个数十年来严守独立性的国家成为傀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且,北京的挫折感也反映出什么才是中国的固有利益。北京已经具备核威慑力,让朝鲜成为核国家并不会增加中国的实力,反会削弱中国对它的控制。事实上,大量历史事例表明所谓的傀儡国都会仆大歁主。中国并不想看到它的边境爆发核战争。

中国肯定是期望能有一个独立但却友好的缓冲国。为此,它拒绝美国提出的对朝鲜实施毁灭性经济制裁的要求。但这种立场并不代表它想惹怒美国,而是北京认为这攸关国家安全。

中国并不希望有一个与它接壤的失败国家,这个国家有可能因暴力而剧变并陷入混乱。中国也不希望有一个与美国结盟并让美国军队驻扎在鸭绿江边的统一朝鲜,毕竟这正是北京1950年参战的原因。华盛顿要求中国把它的军事盟友交给营建遏制中国的同盟网络的超级大国,反过来的话,华盛顿也是不会同意的。

特朗普总统应该进行谈判,而不是在赞美和谴责北京之间摇摆不定。例如,主动提出美国军队撤出统一后的朝鲜,承诺一旦金氏政权倒台中国可以在北方放手行事,承诺如果数百万朝鲜人逃过鸭绿江美国将给予援助。

无法保证中国会同意,但与提出更多要求、发出更多威胁和虚张声势的恐吓相比,这种策略有更大的成功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