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姚云竹 中国人民解放军退休少将

放心还是失望?

2017-06-16
S1.jpg

6月3日,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就美国亚太安全政策发表了重要讲话。为不辜负500多位与会者的期望,他表示美国保证会继续覆行安全承诺。他概述了地区态势、美国政府对该地区的重视、美国一直以来对防务和同盟关系的承诺,以及美国的地区安全威胁评价和对策。讲话的大部分内容承袭了他之前站在同一讲台上的前任,就连那些热词听起来都非常耳熟。比如,亚太地区被定义为“重点区域”,美国在“地理和前景上都是太平洋国家”;美国支持“基于规则的秩序”,包括航行与飞越自由,同时反对对国际法的不敬,包括单方面改变现状。对于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协定,马蒂斯支支吾吾,并没有解释其退出行为到底是遵守规则还是破坏规则。

仔细研究他这次包含两个部分(威胁评估与威胁应对)的演讲可以发现,它主要还是延续了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安全政策,但略有偏离。

奥巴马政府向来把朝鲜、俄罗斯、中国和伊朗视为威胁或挑战现状的国家行为者,马蒂斯并没有改变这种认定。谈及亚太地区时,他只提到朝鲜和中国,但对它们的措辞相当不同。朝鲜是“和平与安全最紧迫、最危险的威胁”,其“核武计划的发展威胁到所有人”。马蒂斯再次强调“战略忍耐期已经结束”,这可以看作是对奥巴马政策的改变。战略忍耐政策的目的是坐等朝鲜崩溃,并把遏制邻国的责任强加给中国。另一个转变是他对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观点的重述,即不会把政权更迭当作政策目标。实际上,没有哪届美国政府公开宣称政权更迭是其政策目标,但它们无不暗自预料并期望出现这样的结果,这也是促使朝鲜发展核武器的主要动因。这位部长还敦促中国认清朝鲜是“战略负资产”,并和前政府一样要求中国更加有所作为。

谈到中国的语气就复杂多了。马蒂斯首先提出,中国是挑战,而不是威胁,美国欢迎中国经济崛起,承认其合法影响力,并预计到会出现摩擦。但美国不接受中国“侵犯国际社会利益的行为”和“对基于规则的秩序的破坏”。虽然承认注定要与中国竞争,但他并不认为冲突不可避免。他阐述了如何与中国在利益重叠领域合作,如何在利益有别领域管理竞争。看来,着重于“对冲”与“接触”并行这一传统的对华政策,将继续指引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中互动。

除了国家行为者,马蒂斯还单独提到“伊斯兰国”这类暴力极端组织,称其为最大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并呼吁数据共享和海域认知方面的合作,以便更好保护人民,维护同盟和伙伴关系,更加及时果断地阻止威胁的增长,尤其在东南亚地区。

为应对威胁与挑战,马蒂斯部长提到了三大政策:强化同盟、让盟国自强、增加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强化美国与五个地区盟友(日本、澳大利亚、韩国、菲律宾和泰国)的同盟关系一直是美国亚太政策的支柱,这是不会变的。但阐述第二个支柱的时候,他的直白表态在香格里拉对话这种多边场合则十分罕见。在提到印度、越南、新加坡这些可贵的安全伙伴之后,马蒂斯表示保证会“与台湾及其民主政府合作,为其提供必要的防卫装备”。在国家范畴提及台湾,并承诺依照《与台湾关系法》继续对台军售,这引来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位军官对美国一中政策的严厉质问。马蒂斯不得不确认,这一长期政策并没有改变。最后一个支柱则是附和采取“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奥巴马政府的文字和数据。这位部长再次列举了美国对该地区的承诺:在太平洋司令部责任区内部署60%的海军舰船、55%的陆军军力、2/3的海军陆战队,外加60%的海外战术航空兵。用他自己的话说,加强该地区军事力量可以“使我们处于更有利位置,去帮助一个变化中的地区实现稳定,巩固基于规则的秩序”。

总之,可以肯定地说,尽管“再平衡”、“重返亚洲”这类标签消失了,马蒂斯部长的亚太政策声明仍然包括了奥巴马政府的所有核心内容。他的讲话能安抚亚太地区听众吗?这要视情况而定。如果这一地区希望看到美国地区政策的延续,那它应该放心。但如果该地区要寻找有创造性的新路径维护和平稳定,那一定会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