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震 上海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博士,上海反恐研究中心理事

中国在叙利亚的作用日渐显现

2017-04-19
B2.jpg
图片标示出叙利亚谢拉特空军基地的位置。(图片来源: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

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一直保持了低调,这使得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作用似乎被低估了。近日美国对叙利亚发动导弹袭击的时机或可表明,随着叙利亚内战进入关键阶段,已经到了重新认识中国作用的时候。

美国华盛顿时间4月6日晚,游弋于地中海的美国战舰对叙利亚沙伊拉特空军基地发动了导弹袭击。由于此次袭击的时间恰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无论白宫是否有意,美军这一行动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借助了中国的影响。显然,此类风险高、争议大的军事行动不大可能是临时性动作,选择在双方元首会晤期间进行无疑会减少中国对于美方单边主义军事行动的批评,而这类批评在过去几年中并不少见。

笔者此前曾在《叙利亚反恐形势曙光乍现》一文中指出,2011年以来国际社会在叙利亚问题上逐渐形成了两大阵营:一是美国领导下的欧洲国家和中东盟友,主要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阿萨德政权;二是以俄罗斯为首的叙利亚周边国家,包括伊朗、伊拉克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力挺阿萨德领导下的什叶派政权。

由于奥巴马政府在叙利亚问题上首鼠两端,美国已经错失了干预叙利亚局势的最佳时机,逐步丧失了在此问题上的主导权。军事上,俄罗斯已经帮助阿萨德政权逐步反守为攻,并借机扩大了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使得任何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军事尝试都可能面临与俄罗斯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风险。政治上,美国也未能扶植起一个可以与阿萨德相抗衡的政治反对派,只能坐看俄罗斯近期主导的各种政治和谈。国际上,美国也无法在叙利亚问题上形成一个足够强大的联盟,欧洲各国因日益严峻的难民问题和频频发生的恐怖袭击而游移不定,土耳其则因为2016年的未遂政变和修宪问题与美国心生间隙,海湾国家也在反恐和能源等问题上与美国存在分歧。简言之,俄罗斯通过“反恐”名义取得了叙利亚问题的军事和政治主导权,而美国则在“反恐”名义下陷入了既不愿直接卷入叙利亚内战,又无法全力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或打击叙境内极端势力的尴尬境地。就目前而言,美军对叙利亚空军基地发动导弹袭击只能给反对派壮胆,并延缓政治进程,尚不足以改变双方的优劣态势,更无法成为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替代性方案。

由于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抱负有限,加上中国人一贯低调务实的做派,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作用似乎被低估了。随着叙利亚局势进入政治解决的关键时刻,中国的作用正在日渐显现。一方面,在俄美双方陷入僵局情况下,奉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中国的立场显得至关重要。对于面临被动的特朗普政府而言,获得北京理解不仅可以减少中国对其政策的批评,还可以让美国提出的解决方案更容易在安理会通过,或是通过中国在分歧严重的不同解决方案之间进行斡旋和协调。另一方面,在叙利亚的战后稳定和重建方面,中国同样可以发挥非常独特的作用。类似情景在历史上不无先例,2007年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军事冲突结束以后,由于阿拉伯国家反对西方国家在黎巴嫩部署维和部队,中国派出了一支人数达1000人的庞大维和力量,前往黎巴嫩南部执行维和任务。

到目前为止,中国并未对美国的军事行动进行批评或指责,虽然“化学武器事件”的真相还未查明,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无条件地支持美国立场。毫无疑问,中美在叙利亚问题上有着不同的抱负和诉求,也有一系列共同利益,比如恢复叙利亚的和平与稳定、共同打击活跃于此的极端分子、重建中东国际秩序和地缘政治均势等。但在如何实现上述共同利益问题上,中美双方却存在重大差异,这是双方的根本性分歧。中国人历来讲求“以和为贵”,通常会尽力避免在国际关系中使用军事手段。如果必须要使用武力,中国人也要“师出有名”,使军事行动获得足够的道义基础。中国人的行为逻辑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其传统文化和历史经验,这一点在未来也不大会发生改变。如果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团队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或许对于美国摆脱当前叙利亚困局会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