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设计一支能打败中国的美国舰队

2017-04-13

华盛顿一家有影响的智库“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发表一份新报告,标题是《恢复美国海权——美国海军新的舰队结构》。概述了它认为要在一场可能的战争中打败大国(中国和俄罗斯),美国海军未来舰队应该是什么样子。

过去,美国分析家和国防部官员常把中国称作“迫近的威胁”,奥巴马政府后期更外交性地称之为“迫近的竞争者”。这种措辞让美国只是抽象地讨论如何筹划和采购新的武器系统,来挫败中国的战略和武器,而毋需言明它是否制定计划如何与中国真打一仗,或者哪怕是考虑过有可能真打一仗。CSBA的报告则用不着外交伪装,它替美国设计推荐了一支以遏制中国为明确目的的未来舰队,而且一旦遏制失败,这支舰队能够迅即把中国击垮。

CSBA过往的纪录和它与五角大楼的长期关系表明,这项研究提出的许多建议有可能被美国海军采纳或修改。他们之前的一些研究成果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公众对“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威胁和五角大楼“空海一体战”概念的讨论。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重返政府之前曾是CSBA负责战略研究的副总裁,他是罕有的从奥巴马政府留下来的高官,也是五角大楼遏制中俄等大国威胁的“第三次抵消战略”的设计者。

美国海军正在试行2014 年CSBA一份研究报告提出的多个概念,以改善其水面舰队的作战效能。最新这份报告是应美国参议院2015年的要求所做的系列研究之一,为的是明确未来的造舰决策、舰队组织和行动理念。报告受到政界高层的关注。

应对大国战争和中国威胁

这项研究的起因是,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军的自我规划主要是针对伊拉克或朝鲜这样的地区性威胁。然而,军队战略上的当务之急正在改变。研究认为,美国必须关注中国和俄罗斯的大国威胁。它断言,中国东风-21和东风-26反舰弹道导弹等远程传感和精确制导武器的进步,意味着无法事后集结力量惩罚攻击性行为,必须拥有可靠力量事先加以阻止。

报告的规划假设极其明确:

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竞争对手在过去20年里加强了军事能力,现在它们似乎想对国际秩序发起挑战。它们有可能在未来15年内取代跨国恐怖主义,成为美国军事规划者的主要关切。

CSBA相信“大国对抗的可能性日益增长”,并相信中国“有能力和意愿……挑战现状”,所以,美国必须作好应对潜在攻击性行为的准备。具体来说,该研究认为,美国未来舰队必须有能力遏制中国使其无法对台湾动武,同时阻止东海和南海出现与被中方声索的、“有违联合国海洋法的海上领土”有关的冲突。

CSBA为这支未来舰队提出的制华战略被称作“阻止-惩罚”。其理论是,在西太平洋保持足够的常规海军力量,它能够对危机迅速作出反应,给中方军事行动制造难以承受的代价,进而对所有动武企图形成事前威慑。万一冲突出现,美国海军不仅要有能力阻止中方实现其军事目的,还要能以一定的常规兵力惩罚侵略行为。

新概念如何适用于中国目标

为支持“阻止-惩罚”战略,CSBA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创新型作战理念和新型舰船,并提出改变舰队组织和训练,整合水面水下无人航行器,以提高载人舰机作战效能。在这些概念当中,有许多针对西太平洋地理条件,或者说专门针对中方的战略优势进行了优化。

CSBA关于美国海军和陆战队如何协同作战的未来两栖概念,明显是要对付像“中方在南海岛礁部署导弹”一类的威胁。(中国已经定期在西沙永兴岛部署防空和反舰巡航导弹,但CSBA没有详细说明它所指的是什么样的中方导弹。)要实施“阻止-惩罚”战略,就要求美军为“阻止侵略而进入有争议地区”。

研究报告使用日本的琉球群岛,来说明按照其概念如何在群岛部署配有重叠防空和反舰系统的海军陆战队,来“遏制对手的力量投射能力”。在琉球群岛例子中,中国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将被围困在第一岛链内。

后来,在CSBA提出如何让舰队按地理位置分布的一次讨论中,它更明确指出,在东海和南海的海军力量部署应能够“使第一岛链成为中方力量投射的障碍,而不是潜在跳板”。

尽管研究没有标明,但一幅说明这一概念的配图展示了如何利用西沙永兴岛实施设想中的两栖突袭。中国自1974年以来一直占领着这个越南也有主权声索的岛屿,并称它为永兴岛。它也是三沙市的所在地,中国于2012年设立该市,管理它在南海有主权主张的那些岛屿。

S1.jpg
CSBA配图说明在争议地区开展的两栖进攻
S2.jpg
 西沙群岛永兴岛俯视图

美国在太平洋的未来舰队

CSBA提议的重大改革之一,是将美国海军改编为“威慑部队”和“机动部队”。威慑部队将按地区组建,实行前沿或轮换部署,确保可靠的美国力量投射始终存在,而不必依赖更多军力进行定期或临时梭巡。分配到威慑部队的单位将获得专门针对其所在地区潜在对手的训练和作战能力。机动部队则是更加庞大的多航母战斗群,用来为介入冲突的威慑部队提供大量持续不断的力量投射支援。

在太平洋地区,CSBA设想了三支驻扎在东海、南海和西太平洋的威慑部队。其研究再次表明,太平洋威慑部队的组织完全是以中国为对手:

南海和东海威慑部队的任务是通过清除该地区的中国海军及前沿基地,阻止或延缓中国对台湾、钓鱼岛、南沙群岛等潜在目标的侵略。它们还可以通过攻击第一岛链内的中方目标来惩罚侵略行为。

以及

第一岛链外的西太平洋威慑部队将与南海和东海威慑部队紧密协作,但其任务主要是对付公海的中国海军,并对南海和东海的中国军队以及其他目标实施远程打击。

这项研究承认,在太平洋地区还存在中国以外的其他潜在威胁。除了在台湾和钓鱼岛采取威慑行动,东海部队的次要任务是对朝鲜的任何侵略行为作出反应。

除潜艇、两栖舰、各种支援船和飞行设备外,地区威慑部队还将在中国周边海域始终保持一支庞大的力量投射战舰群(请注意,这是无论何时都能立即投入地区战斗的数量,不包括其他培训或维护单位):

 南海威慑部队将包括5艘驱逐舰和护卫舰、5艘巡逻船、2艘潜艇跟踪海洋监视船。

 东海威慑部队将包括5艘驱逐舰(其中至少1艘为“朱姆沃尔特”级)、3到4艘护卫舰,再加上至少3艘盟国的战舰。

 西太平洋威慑部队将包括1艘轻型航母、3艘驱逐舰、3艘攻击型潜艇及另外2艘海洋监视船。

西太平洋地区威慑部队的轻型航母是全新的较小型航母,为4至6万吨级。CSBA建议,由这些较小型航母为威慑部队提供额外的、分布更广的机降攻击和海上控制能力。这种灵活性可让目前舰队中10万吨级的“尼米兹”和“福特”级航母腾出手来,作为未来机动部队的一员在必要时应对危机。

中美战略新方向?

CSBA的美国海军未来舰队愿景不可能立即得到落实,但特朗普政府似乎认同研究报告对中国和建议组建更庞大舰队的战略观点。其多数概念和想法可以逐步去实现,不过,打造出它所建议的舰队可能要超过十年,或者几十年。口头上,特朗普政府表达的对华立场强硬得多,但执行并没有跟上。

按美国海军目前的进度,到2021年它将拥有308艘军舰。CSBA的舰队有340艘,还不包括40多艘导弹快艇和80艘大型无人艇。海军已经表示,它需要一支至少拥有355艘舰艇的舰队。特朗普总统也保证说美国海军“不久就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他提交的第一份预算报告号称是“总统为承诺扩大舰队而付的按金”。

由于在听证会上呼吁阻止中国接近其占领的岛礁,国务卿蒂勒森制造了头条新闻,后来他对自己的说法作了澄清,称只有在“意外”事件发生时,美国才需要具备这种能力,而这正是CSBA的计划当中所概述的能力。同时,在媒体面前以及最近在美国参议院作证的时候,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对CSBA报告中许多关于中国的战略设想进行了呼应。这位防长表示,中国在“破坏信任”,在南海“越来越具有对抗性”,并且寻求对邻国国内决策的“否决权”,例如对韩国最近部署美国“萨德”导弹系统进行威胁。

不过,就算特朗普政府的表态和CSBA的战略研究都主张加强同中国的战略竞争,其实施却充满不确定性。要打造出特朗普总统、海军和CSBA都希望拥有的更庞大的舰队,会有无数现实、政治和资金障碍。政府在谈到中国的时候往往嘴硬,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拿出多少实际的政策。例如,据说防长马蒂斯正式访问日本时,曾经承诺要增加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巡航,但有报道称,特朗普政府还没有批准任何海军要采取实际行动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