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许多 耶鲁大学福克斯研究员

“萨德”:美国的资产,乐天的问题?

2017-03-03

日本电商巨头乐天(Rakuten)2月28日发布声明,恳请中国消费者不要将其和韩国乐天(Lotte)公司混淆,两家公司除中文汉字名相同外并无任何关系。

S1.jpg
2017年2月23日,反对者高举海报聚集在韩国首尔的乐天百货门前,反对部署“萨德”系统。

一些人可能觉得,日本人忐忑得令人莞尔,但这件事背后的逻辑却让人根本笑不出来。在乐天董事会决定批准和韩国政府进行一宗换地交易后,中国反应强烈。因为,这一地块将被用来部署美国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萨德”),其雷达据称能深入探测中国内陆。

中国媒体立刻发表犀利评论,称乐天的决定无异于“为虎作伥”,严重损害中国战略安全利益,对于这样的企业,中国消费者不欢迎。中国媒体舆论进一步谴责说,有哪个国家的人民能容忍外国企业在自己国家挣得盆满钵满,却干着有损国家利益的勾当?看到这里,日本乐天的过度反应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经济和地缘政治是影响国家关系的两大重要因素。通常,这两者并不冲突。密切的经济往来将促进安全领域的信任和合作,反之亦然。美国和其北约盟友的跨大西洋关系就是如此(或者至少在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前如此)。跨大西洋的密切经济交往强化了安全纽带,而坚实的安全同盟则将进一步促进经济合作。

虽然经济和地缘政治在大西洋两岸实现了良性互动,但东亚的情况却截然相反。中日之间的“政冷经热”代表了我们常看到的扭曲现实。由于在亚洲缺乏一个囊括所有地区重要成员的整体性安全机制,因此将经济和安全事务切割看待,或许是目前所能实现的最佳结果了。

不过,乐天事件显示,中国再一次试图通过经济手段来实现地缘政治目的。虽然中国政府并未明确表示制裁乐天,但很多人担心惩罚性措施,尤其是隐性惩罚措施很可能难以避免。在中国看来,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将足以令其顽固的邻国屈服。

但凡对东亚事务有所耳闻的人,或许都不会对中国的反应感到奇怪。类似的事情司空见惯,这是本地区国家力量互动的特殊模式。不过,即便我们只考虑中国的利益,这也并非明智之举。

首先,利用经济手段实现地缘政治目的原本就是缘木求鱼。在安全问题上,打经济牌效果极其有限,因为安全问题直接关乎一国之生存本能,因此凌驾于一切其他考虑之上。并且,打经济牌非但无法实现地缘政治目标,反而会损害自身经济利益。

中日关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2年,日本政府宣布将钓鱼岛“国有化”,此举在中国多个城市引发反日抗议活动,并在部分地区演化为针对日本商品和企业的暴力活动。不仅是经贸关系,包括文化、旅游在内的中日民间交往也骤然降温。

讽刺的是,消费者情绪变幻无常,短短数年内“抵制日货”就骤变为“爆买日货”。2012年大规模抵制和打砸日本商品的中国消费者,到2015年就成为在日本疯狂采购的生力军,他们尤其青睐日本制造的电饭煲、药妆、婴儿奶粉,甚至马桶盖。

如今回望这段历史,结果如何?钓鱼岛迄今仍在日本的实际控制之下,两国商贸往来大起大落,两国民众对彼此的好感持续降低,企业投资更是出现趋势性变化。自2012年以来,日本企业显著开始调整投资方向。2015年,日本对东盟10国的外国直接投资额连续第三年超过对中国内地和香港。从2010至2015年,日本对东盟投资翻了三倍。而另一方面,2015年日本对中国投资连续三年减少,当年降幅达25%。当然,导致日本对中国投资下降的因素有很多,例如中国经济增速趋缓,劳动力成本升高,但显然中日两国之间的动荡关系也深刻影响了企业决策,降低了它们对中国这个全球最重要消费市场的长期投资热情。

并且,利用经济手段实现地缘政治目的的做法,容易被他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例如2014年,中越在南海的纠纷引发越南大规模反华抗议。抗议者冲击、打砸了包括中资企业在内的数百家工厂,造成巨大损失。

此外,出于地缘政治考虑而挥舞经济大棒亦可能违反国际贸易规则。为抗议日本2010年在钓鱼岛海域扣押中国渔船船长,据称中国切断了对日稀土出口。2012年,美欧日三方正式在世贸组织就中国稀土出口管制提起诉讼,世贸组织于2014年裁定中国败诉,并须在2015年撤销稀土出口配额。上述多个案例,不仅损害了中国作为可靠商业伙伴、理想投资目的地和负责任大国的形象,更可能招致贸易纠纷和他国报复措施。

从韩国角度来看,显然乐天在此次事件中受伤最深。与长期以来有着丰富对冲政治风险经验的日本企业不同,韩国企业对中国市场有着巨大风险敞口。去年“萨德”事件开始发酵,乐天猝不及防,2016年乐天在中国运营的乐天玛特超市亏损超过8800万美元,并可能被迫关闭三家北京周边超市。不仅是乐天,整个韩国经济可能都会受到冲击。2015年中国是韩国最大出口目的地,韩国对华出口额是对美国出口额的近两倍,是对日本出口额的五倍多。中国也是韩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从中国的进口额是从日本进口额的两倍。如果中国真的出台制裁措施,则十分依赖外贸的韩国经济将损失巨大。

即便对极其渴望部署“萨德”的美国来说,也未必获益。地区盟友遭受经济打击和外交羞辱,显然不符合美国利益。如果类似事情在未来反复出现,美国的盟友们将不得不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更谨慎地选边站队,这并不是美国希望看到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惹怒中国也将直接影响美国在本地区的长期安全前景。部署“萨德”是为了遏制狂暴的朝鲜政权,但如果这一措施惹怒了对平壤最有影响力的合作伙伴,美国将得不偿失。毕竟,中国不是伊朗或俄罗斯这样和美国没有密切经济关系的国家。无论是美国还是其地区盟友都和中国有着密切的经贸合作。经贸关系的恶化将令双方都蒙受损失。

那么,应如何处理眼下的问题?对中国来说,应当明白经济实力不会自动转化为地缘政治优势,利用不当将适得其反。中国应避免地缘政治风险外溢到经济领域,并避免让外国企业成为替罪羊。因为在目前的中韩和中日关系中,商业阶层或许是唯一的友善阶层了。

对韩国和美国来说,要缓解北京对“萨德”的愤怒,不能光动嘴,而应有实际措施。尤其是美国,必须反思其传统地区安全架构,不应将中国排除在外。即便中美两国并不具有共同价值观,但在应对共同威胁上具有共同利益,这就足以成为合作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