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傅小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美国本土恐怖威胁出现新变化

2016-07-06

美国6月12日的奥兰多枪击事件震惊世界,它是“911”以来美国发生的死伤人数最多的本土恐怖袭击。虽然华盛顿当局倾向于将此案定性为“仇恨和暴力行为”,但毫无疑问它清楚地表明美国本土威胁出现了新变化,“911”后建立起来的国土安全防线已很难适应由此产生的新威胁。

奥兰多案是受极端意识形态鼓动的“独狼”袭击,而不是由特定恐怖组织直接策划和指挥的恐怖行动。案犯虽然在实施杀戮前向“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效忠,但那并非典型的“伊斯兰国”式袭击。奥兰多案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程度,也低于2009年袭击福特堡美军基地一案和2010年受“基地”组织影响的巴基斯坦裔预谋爆炸纽约时代广场案。后两者直接袭击象征美国实力和美国标志的目标,而奥兰多案并不直接挑战这些象征符号。

2015年以来,美国先后发生三起向“伊斯兰国”宣誓效忠的恐怖案件:2015年5月得克萨斯案、2015年末加州圣伯纳迪诺案和此次奥兰多案。案犯均通过推特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自称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目前,全美各州都发现存在受“伊斯兰国”蛊惑的极端分子,先后有250多名美国籍极端分子赴叙利亚参战,特点为年轻人多、女性比例上升,这与很多国家的情况有共同点。并无证据表明,这些受“伊斯兰国”鼓动的恐怖袭击是该组织针对美国的蓄意行为,更大程度上,是袭击者为宣扬其个体英雄式行为而主动贴靠。奥兰多案也不同于巴黎案,后者有多名袭击者团队协作,有的直接作案,有的幕后策划,并且与“伊斯兰国”有直接关联。

根据奥兰多案,尚不能得出美国恐怖威胁形势发生转折性变化的结论,国际恐怖组织由外而内对美国发动类似“911”袭击的风险不大,但是,本土滋生的暴力极端主义威胁的确在上升,其中既有激进主义的伊斯兰化,即走向暴力边缘的个体用伊斯兰属性来证明其合法性,同时也有因其他社会原因产生的极端暴力犯罪。不过,如果对这种情况不加以重视,并在国际反恐合作中凝聚国际共识和推动国际有效应对,本土滋生的暴力极端主义也可能产生非常严重的恐怖威胁后果。奥兰多案表明,“独狼”使用合适的武器也能制造大量伤亡,下一步更糟糕的情况是在本土恐怖行为的组织化和团伙化。

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军事联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都取得重要战果,“伊斯兰国”已经被逼到墙角并加快向域外发展,在美欧等国作案的可能性上升。在此背景下,美国更应该警惕“伊斯兰国”的恐怖威胁反弹。“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不同,后者精心于组织和控制其恐怖小组,而前者则向尚未建立牢固联系的个体灌输暴力思想,并明目张胆地在互联网开展教唆、宣传和招募行动,从而使其激进化行为贯穿人们的日常行为之中。“伊斯兰国”的媒体行动不仅聚焦于诱惑招募者迁徙到“哈里发国”参加圣战,而且也注重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心灵扭曲的人群煽动极端和仇恨,这种威胁并非是加强签证和边境控制就可以防范的。

美国与欧洲面临的本土暴力极端主义威胁有差异,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可以高枕无忧。的确,相对于欧洲国家6000多名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参加“圣战”的人员,美国面临的“伊斯兰国”威胁要小一些。欧洲的极端群体比美国更大、更好战、接触“圣战”者更多,且更容易与“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建立直接联系。美国国内伊斯兰极端分子很少与“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建立直接联系,多是通过社交媒体被激进化。不过,这些极端主义威胁很容易换代升级,并且美国通过自我激进化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更容易获得枪支在国内作案。

防范本土极端主义威胁需要有新思维,除了将其纳入国际反恐斗争和继续加强本土反暴力极端主义努力外,美国更应该在解决国际乱源问题上有担当。众所周知,这一轮本土极端主义威胁上升与“伊斯兰国”坐大和叙利亚内乱密切相关,如果美国不能在诛暴救乱方面取得进展,不能推动中东和阿富汗乱局缓解,或许还会出现新兴恐怖组织煽动的新型极端主义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