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北京:在伊朗的机会与麻烦之间寻找平衡

2016-02-17

习近平主席上月对德黑兰进行了开创性访问,他是2015年7月签署的核协议在今年1月16日生效后,安理会“五常”(P-5)中第一个访问伊朗的国家元首。

确保去年7月14日伊朗与P5+1(五常+德国)谈判伙伴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成功实施,是维系各方支持防止核扩散的关键。在这一领域,中美之间通常有良好的合作,虽然两国在其他问题上有分歧。

协议的正式实施,还导致因为核问题对伊经济制裁的解除,以及伊朗被冻结金融资产的解冻。因此,制约中伊经济关系的关键障碍不存在了,这让中国有更多机会发展同伊朗的关系,而这有可能导致与美国关系的紧张。

过去十年,由于西方制裁和伊朗的所作所为,伊朗与欧洲间一向极深的商业关系被破坏,中国和伊朗成为亲密的经济伙伴。自从2010年,联合国特别是欧盟采取措施,抵制与伊朗进行有可能助长其核武计划的经济往来之后,中国成为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随着欧盟减少从伊朗的石油进口,以及欧盟国家撤出伊朗,中国公司填补了西方企业留下的空白,中国增加了从伊朗的石油进口。

虽然核协议提供了伊朗与欧洲重修经济关系、与美国重建安全关系的可能性,但习近平的到访无疑是中国先发制人巩固其在伊地位的最新宣言。

在外交领域,习会见了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及其他领导人,并签署了为期25年的发展关系战略计划。习重申了北京对伊朗申请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的支持,表达了对伊朗履行核承诺的充分信心。

在经济领域,习的到访恰逢中伊展开新的交易,它有助于中国保持领先经济地位。中国企业同意在伊朗建设更多基建项目,帮助发展该国核能与碳氢能源产业。两国政府看到了彼此间自然的伙伴关系,正如习近平在访问期间对伊朗人发表的文章所言:“中国在资金、技术、装备等方面已经形成较大优势,而伊朗资源丰富,劳动力充足,市场潜力大,处于推进工业化、现代化进程的关键阶段。”

但北京必须在与伊朗的复杂关系和与美国及其他重要伙伴的关系之间进行平衡。从根本上说,中国领导人是想改变伊朗的对外行为,而不是它的政权。中国领导人不希望德黑兰拥核,但也反对美国制裁在伊朗做生意的中国公司。中国人既想要伊朗的生意,也希望维持与其他海湾国家和美国的重要商业关系。

在安全领域,中国可能会增加对伊朗的武器出口,虽然这些武器有被转卖到邻近冲击地区的危险,或有可能鼓励伊朗军方挑战美国在波斯湾的军事地位。波斯湾是中国从中东进口石油的主要运输线。一些美国战略人士担心,为分散、削弱妨碍北京实现其东亚野心的美国军事力量,中国会有意加强伊朗的常规军力,比如向伊朗提供武器和训练,提高伊朗的反介入和区域阻绝(A2/AD)能力。

即使中国不打算以这种方式对待美国,或不想冒武器落入恐怖分子之手的危险(就像黎巴嫩、阿富汗发生过的),但为了把武器更多卖到伊朗,中国企业或其他中国实体也许会铤而走险。况且,精明的伊朗谈判者会声称,任何中国不打算卖给伊朗的武器,德黑兰都可以从俄罗斯供应商那儿得到。

出于这些考虑,对中国向伊朗出售某些武器,美国官员也许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确保有一条可以信赖的红线,来防止最危险的军事技术转让,比如朝鲜和伊朗借道中国进行合作,或让伊朗得到有助于开发更精准、射程更长导弹的军民两用设备。美国官员还应该强调,中国对伊朗军队建设的支持,有可能对中国与以色列、土耳其和沙特等国的安全合作产生反效果,并促使伊朗自我膨胀,从而给这一地区带来冲突及其他动荡危险。中东地区是中国进口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来源地。所以,与其冒这些风险,中国当局不如转而与美国政府合作,揭露并阻止中国的实体向伊朗进行非法的、或许跟本未经中国中央政府批准的与军事有关的贩运。比如,北京和华盛顿都不希望伊朗将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研发项目外包给朝鲜。

在最近这次出访中,习近平还不得不平衡伊朗与他同程到访的沙特之间的紧张关系。与俄罗斯或美国不同,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同时与德黑兰和利雅得保持良好关系的大国之一,而且中国从这两个国家均大量进口石油。虽然如此,但伊朗与沙特之间关系紧张,还是使中国面临与两国或其中一国关系疏远的危险。

不过,对于海湾国家既想继续充当主要的对华石油供应商,又想从中国领导的亚投行获得融资,并参与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中国是可以善加利用的。此外,中国可以继续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合作,帮助结束阿富汗、叙利亚、伊拉克及其他地区的战事。在那些地区,伊朗和沙特正在进行以牺牲地区利益和全球利益为代价的代理人战争,地区紧张局势有进一步升级的风险。虽然中美在阿富汗的合作有进展,但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其他中东地区冲突上,两国的合作迟迟未见起色。

在伊朗问题上,中美伙伴关系最重要的基础是双方共同努力,确保伊朗核协议的有效落实,并通过外交合作,将区域对抗控制在有限的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