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朝鲜难题依然无解

2016-01-18

朝鲜庆祝新年的方式是一声巨响。爆炸当量究竟多大已变成一场争论。平壤坚称他们引爆了首枚氢弹,时间恰恰是在庆祝年轻的敬爱领袖金正日生日的前两天。其他观察家则不确定监测到的爆炸地震干扰是否够得上一次核聚变,而不仅是另一次核裂变。

North-Korea-nuclear-test-(1).jpg

核爆的技术问题还是次要的。国际社会的反应,借已故著名棒球哲人尤吉·贝拉的话,就是“似曾相识又来一遍”。联合国安理会开会,对朝鲜施加更多制裁。华盛顿、东京和首尔则大秀团结,对平壤最新的核试验同声表示坚决反对。

朝鲜面对严厉的谴责作何反应呢?除了在扩音喇叭里表达一下不快(三八线另一边则是震耳欲聋的韩国流行音乐),也不可能有别的什么了。朝鲜已经进行过三次核试验,对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早已见怪不怪。

除了重新用扩音装置喊话,外界唯一的“新”反应就是美国空军的B52飞过朝鲜半岛,就好像这类恐吓能唤回朝鲜当局的知觉。

就连国务卿克里最后的愤怒之举,都与他各位前任的做法无异。他打电话给中国外交部,告诉对方中国对付朝鲜的办法无效,朝鲜的所作所为是北京应该处理的问题。以往,只要华盛顿在平壤碰一鼻子灰,朝鲜就变成中国的问题。

一成不变的是,每次朝鲜挑衅召致美国及其盟国作出反应,都会导致对峙与僵局。什么都没有改变,唯有局势愈发紧张。那么,有没有真正的出路呢?

在新近出版的《我的核边缘之旅》一书中,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提到美国和朝鲜在2000年几乎达成一项协议。佩里任国防部长时领导了这项工作,甚至他离开克林顿政府之后仍在发挥作用。遗憾的是协议尚未达成克林顿政府就结束了。

小布什入主白宫后拒绝继续与朝鲜对话。无疑,在切尼-拉姆斯菲尔德-沃尔福威茨这个新保守主义轴心影响下,没有哪位有自尊的霸主总统需要与邪恶轴心成员对话(笔者的结论,不是佩里的)。整整两年,两国间没有会面和交谈。

即使布什政府恢复与平壤当局的接触,其团队仍坚持把朝鲜终止一切铀浓缩作为对话的先决条件。结果,双方退出了1994年后期谈妥的冻结平壤核武发展的《框架协议》。

据佩里书中所记,在这个《框架协议》下,“朝鲜同意停止两个大型反应堆的所有建设活动,并暂停从较小型、已运行的反应堆再加工生产钚。韩国和日本同意为朝鲜建造两座提供电力的轻水反应堆。在轻水反应堆运行前,美国同意提供燃油,以补偿朝鲜因关闭反应堆而蒙受的电力损失。”

佩里接着写道,“我认为这对美国是笔好交易:避免了战争,中止了钚的生产,朝鲜(看来永久性地)放弃了已经动工的建造大型反应堆计划”。

通过撕毁协议,朝鲜又恢复了武器级钚的生产,最终在2006年10月9日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正如佩里最近在某硅谷晚宴上对一群仰慕者沮丧地表示,相比早些时候趁他们拥有核弹之前达成协议,现在让朝鲜放弃拥核的难度要大得多。这是令人悲哀的失去的机会。

为争取修复日益恶化的美朝关系,中国2003年邀请日本、俄罗斯和韩国,组织了六方会谈。但平壤与华盛顿的互不信任已经很深,会谈不了了之。这个对话唯一的实际结果是,美国人现在可以有借口把朝鲜说成是中国的问题。

奥巴马总统入主白宫后,其政府对朝鲜延续了布什的做法,即宁愿对抗也不谈判,同时靠指责中国来减轻自己在朝鲜问题上一无进展的失败。

根据佩里的历史描述,奥巴马应该越来越清楚,只有与美国缔结安全协议才能安抚平壤,并说服他们按照可接受的国际规范行事。平壤眼见美国能与伊朗这个“邪恶轴心”的另一个成员达成协议,那么,为什么美国不与北朝鲜谈判协议呢?进行最近这次核试爆,也许就是平壤吸引美国关注的手段。

奥巴马在余下的任期里需要决定,是保持霸主的骄傲与自大更重要,还是要着手为找到与平壤关系的突破口铺平道路。如果决定是后者,那么过程将极为漫长,而且无疑会作为外交遗产留给他的后任去完成,或者是完不成。

对奥巴马来说,要想有成功的机会,就需要中国习近平的帮助。正如我以前建议的,只有中国和韩国参与合作才能说服平壤坐到谈判桌前。另外,美国与韩国、日本结盟固然可以提高反对意见的分贝,但对于说服朝鲜合作是不起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