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震 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学所研究员,法学博士

为什么美国在阿富汗需要与中国合作?

2021-09-07
王震.jpg

8月2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连续发生自杀性恐怖袭击,造成至少180多人死亡,155人受伤。其中,13名美国士兵也在袭击中丧生,另有18名士兵受伤。这次恐怖袭击一方面表明塔利班掌权后,阿富汗局势远未稳定下来,另一方面也给拜登政府敲响了警钟。即便华盛顿想重启“大国竞争”,它也需要在阿富汗问题上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尤其是作为阿富汗邻国的中国。

首先,美军撤出后,拜登政府在阿富汗问题上的麻烦并不会结束。最近一段时间,拜登政府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面临来自国内外的各种指责和批评,不仅国内支持率跌破50%,一些共和党议员甚至提出弹劾总统的建议。随着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临近,拜登政府和民主党人面临的压力势必进一步上升。在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初定,国内满目疮痍、民不聊生,随时都会爆发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或是发生涉及外侨的重大恐怖活动。一旦发生此类危机,美国的国际信誉和软实力将面临严峻考验。然而,美军撤离后拜登政府直接干预阿富汗局势的能力将大大下降,届时拜登政府不管是继续维系对塔利班的制裁,还是重新介入阿富汗局势,都会在政治上面临巨大挑战。

其次,即便美军从阿富汗全部撤出,美国也无法在阿富汗问题上置身事外。虽然从阿富汗撤军可以减少美国的军事投入,但未来阿富汗局势依然和美国密切相关。在政治上,如果阿富汗始终无法建立一个具有真正包容性的政府,其内部政治争斗仍有演变为局部内战和冲突的可能,届时美国在阿富汗境内的合作伙伴们仍将面临巨大风险。在经济上,如果美国拒绝对阿富汗开展人道援助,坚持对塔利班进行制裁,不排除塔利班在困窘之下重拾鸦片财政的可能,或陷入破产后引发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届时无论出现哪一种情况,美国都会继续面临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在反恐问题上,尽管塔利班对美国做出了承诺,但是否会兑现承诺,是否有能力兑现承诺,这些都还是未知数。目前,阿富汗境内仍活跃着上万名跨国恐怖分子,具有反美倾向者不在少数,美国又如何能对此视而不见?

最后,中美在阿富汗问题上可以实现双赢合作。作为阿富汗的邻国,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不存在任何历史包袱,也期待阿富汗早日结束内乱,以维护其周边地区安全。在推动阿富汗国内稳定和重建上,中美利益是高度重合的。在当今国际社会,中国也是为数不多的既拥有资源又拥有意愿推动阿富汗和平重建的国家。无论是推动阿富汗政治和解、开展国际反恐,还是对新政权进行国际援助、外交承认和解除制裁等,中美双方都存在着巨大的合作空间。因此,无论华盛顿如何定义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它都需要认识到中国是美国在阿富汗的真正伙伴,两国可以在阿富汗实现双赢合作,并防止阿富汗重新成为大国地缘政治竞争的角力场。

但是,中美在阿富汗的合作不可能自动发生,需要双方共同努力。对拜登政府而言,它需要尽快认识到,在阿富汗问题上,中国是一个可以依赖的伙伴而非对手。为此,美国一方面需要向中国展示合作的意愿,另一方面也需要向中国展示合作的诚意。在中美战略互信已经持续遭到破坏的情况下,拜登政府不可能期待继续在反恐等问题上秉持“双重标准”与中国合作。对华盛顿来说,在竞争的同时开展合作或许是一种常态,但素来强调整体观念的中国人却很难接受这一点。不过,对中国来说,也需要尽快改变观念,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力所能及的作用。尽管中国长期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政策,加上在阿富汗的直接利益也非常有限,但阿富汗未来局势的发展将对中国产生重要影响。只有适度参与,才能主动塑造有利的外部环境,更好地维护自身利益。中美合作不仅有助于维护未来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也是区域发展和人类和平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