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吴正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四方安全对话前路漫漫

2021-03-24
吴正龙.jpg

3月12日,应美国总统拜登邀请,美日澳印领导人首次举行(视频)峰会,会后发表了联合声明,并宣布四国将启动一项“雄心勃勃”的疫苗合作计划,明年底前向东南亚等地区提供10亿剂疫苗。

这是四方安全对话于2017年恢复之后办的第二件实事,第一件当然是去年四国举行的马拉巴尔军演。其间四方举行了多轮工作层面磋商和三次外交部长级会晤,部长级会晤后以各自发表新闻稿或发言人谈话方式各说各话,既没有联合声明,也没有任何倡议。原因何在?

当年,特朗普政府重启这一框架时,用美国前副国务卿斯蒂芬·比根的话来说,是希望将其打造成“亚洲北约”。然而,日澳印三国各有各的盘算,并不能在这个核心问题上与美国达成一致。去年10月四方在东京召开部长级会议,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肆无忌惮地攻击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敦促其他三国和美国联合起来共同应对中国的崛起。无奈,他的发言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日本政府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新闻发布会上不得不出面澄清说,“这次四方会议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力推四方对话机制化无果的根本原因。

拜登上台后一再表示,美国与地区盟友合作是他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战略的核心重点。为摆脱四方对话僵持的局面,拜登政府另辟蹊径,一边搁置争议,一边扩大共同面,制定合作议程,用合作对冲分歧,以功能性合作淡化结构性矛盾,在新冠疫苗生产、关键技术、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开展合作。拜登入主白宫不到两个月便召开了四方首脑峰会。这次峰会向外界传递一个重要信号:拜登政府将坚定兑现联合印太盟友和伙伴对付中国的承诺。

由美国牵头的四方合作具有什么特点?

一是针对性。峰会发表了五方面内容的联合声明,大多是冠冕堂皇的套话,虽只字未提中国,但处处针对中国。作为峰会的重要成果,四方计划在2022年底前向东南亚等地区提供10亿剂疫苗。这一计划被外媒炒得沸沸扬扬,被认为是打击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战略的一部分。

二是排他性。美国人为划界,搞小集团。合作已沦为美国推行其外交政策的工具。其实,四方都是世卫组织主导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成员。美国却撇开世卫组织, 挑头另搞一套,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拉一派,打一派,服务美国外交政策。

三是非对等性。合作讲究的是参与方都能得利,方可持久。此次四方疫苗生产合作是美日澳三方出钱,印度借此开动疫苗生产产能,是最大的实际获益者。这种事偶尔为之尚可,如果所有合作都是采用这种模式,断不能长久。而美国拉盟友与伙伴合作对付中国,就是要在扩大民主的大旗下发挥所谓“倍增作用”,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在当今世界还有哪个国家会办这样的蠢事?

四是消极性。印太地区国家众多,历史文化不同,发展水平各异,各国和平共处、共谋发展是印太地区的主流。《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表明了亚洲国家深化地区合作的强烈意愿。而美国搞排他性小集团,分裂而不是团结亚洲国家,将人为地制造地区对抗,危害地区稳定。正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接受BBC采访时警告的,“亚太国家不希望被迫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四方对话已经从原来的部长级会议,正式升格为领导人峰会,但这并没有改变其非正式性质,也没有改变结构性矛盾。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利文在峰会后向记者吹风时,在否认四方对话是军事同盟或“新北约”的同时,又强调将“在经济、技术、气候和安全等基本问题上开展合作”。拜登政府上台后,大有要联合盟国和伙伴一举把中国打倒在地的“雄心”,但是受到以下因素的影响,四方对话前路漫漫。

首先,日澳印三国对华政策有两面性。面对中国日益强大,三国欲通过与美国建立同盟关系,借助美国的力量,平衡中国的影响,增强其与中国打交道的砝码。另一方面,由于与中国的紧密经贸关系,三国也不可能完全不顾自身利益,充当美国对付中国的打手。所以,三国对美国既有依附的一面,又有自主的一面。孰轻孰重?关键的决定因素还是本国的利益。

其次,美国牵头的四国合作是有限的。日澳印与美国开展合作的前提是维护本国的利益,一旦本国利益受到损害,合作将不复存在。

最后,中国塑造国际关系的能力增强。日澳印不是中国的近邻,就是中国大周边的国家。中国并不对三国构成威胁,中国与三国存在高度的互补性,双边关系发展潜力巨大。有理由相信,中国可以与三国建立友好、合作、稳定的双边关系。尽管去年中印边界发生冲突,但中国应对有方,两国边界部队最终脱离接触,双边经贸关系总体上受损不大,中国继续保持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中印处理两国关系的做法对中日和中澳关系发展也具有借鉴意义。中国稳定与日澳印关系将对四方合作产生积极的影响。

综上所述,美日澳印四方对话大概率是虚多实少、形式大于内容、声势重于实质,对所谓的“自由开放的印太”并无多大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