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云 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平衡中美恢复高层对话的效率与质量

2021-01-06
微信图片_20210106150424.gif

随着拜登新政府执政在即,中美关系能否转圜成为世界关注焦点,而一个重要的可视性指标将是中美高层对话的重启。

过去一年,中美高层对话几乎完全中断,这当然有疫情影响的原因,但仍可说是中美关系史上极不正常的。拜登曾作为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多次参与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对高层沟通的意义相当了解。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近期也表示中美之间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上谈,并提出对话、合作、管控三大清单,展示了对恢复中美对话的高度开放性和灵活度。

尽快恢复高层对话的必要性

从严格意义上说,2020年较为引人瞩目的中美高层对话似乎只有一次,即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6月16-17日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举行闭门会谈。美国新政府执政后,迅速恢复高层对话渠道对中美关系今后几年的发展具有开局引领作用。

首先,高层对话的迅速恢复对中美两国国内悲观论有抑制作用。随着中美关系持续紧张,两国国内的悲观论也在不断弥散。国际关系很大程度上受认知的影响,一旦主流认知认定中美是对手,中美关系是对抗,那么合作与对话的空间自然缩小。中美关系高层对话迅速恢复将给两国国内发出一个强有力的政治信号,即中美没有走向全面对抗。

第二,中美高层对话的迅速恢复将极大重振国际社会对稳定与合作的国际秩序的信心。无论抗击疫情、恢复经济还是应对气候变化,全球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中美这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合作。中美关系紧张让国际社会对国际秩序有迷失方向之感,中美高层对话的尽快重启将为后疫情时代国际关系朝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全球主义方向发展起重要的定向作用。

确保中美高层对话的质量

中美迅速恢复高层对话是第一步,但恢复对话并不意味着关系一定会转好。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但不自动意味着都能谈得拢。中美关系中有不少高度敏感的问题,直接关系到核心利益,很容易让重启的对话陷入困境,甚至可能因为对话反而让双方的互不信任进一步升级。换句话说,在解决中美恢复高层对话效率的同时,还必须确保对话的质量。

首先,对话不应该聚焦那些容易走入死胡同的问题。高层对话的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可持续性,信任建立往往是反复互动的结果,而不是一次性交易。原国务委员戴秉国在其回忆录中谈及与日本进行首次战略对话之前的心境时写道,如果一上来就谈靖国神社,那么就会出现无休止争论。中美关系比中日关系更加复杂,敏感问题更多,双方在这些问题上有针锋相对的看法,也需要进行沟通,但如果从一开始就聚焦这些问题,很可能出现矛盾激化的反作用,在这一点上双方要有默契,也需要智慧。

第二,中美要在对话中共同学习如何建立合作性竞争的新型大国关系。长期以来,美国在国家安全方面的主要经验是如何对付苏联、中东以及反恐,这实际上是一个非黑即白的简单世界。然而,中国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中美关系是多层面的,主要不是对抗而是竞争,用老经验来处理中美关系是工具箱的错乱。中美高层对话要保证高质量,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如何找到处理合作性竞争关系的钥匙。

第三,充分重视和发挥第三方的促谈作用。中美关系远远不只是中美之间的事情,世界各国都高度关注。各国最关心的是国际体系会不会走向分裂,压缩它们的生存空间,因为从本质上说它们都希望多边主义和国际组织发挥更多作用,并在合作机制和规范上有进展。中国近期签署RCEP,正式表态愿意积极考虑加入CPTPP,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这些都具有通过加大多边主义投入为中美对话创造良好大环境的意义。

中美恢复高层对话既要有只争朝夕的效率意识,也要有确保对话质量的战略定力。相信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中美双方,最终会找到处理合作性竞争的新型大国关系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