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云 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大选后美国将在外交上寻求“欧洲再平衡”

2020-11-20
453.jpg

美国总统选举竞争激烈。民主党候选人、原副总统拜登当选已经基本确定,尽管特朗普总统拒绝承认并表示要诉诸司法程序,但从目前情况看其论据严重不足,翻盘可能性较小。然而,两位候选人获得的选票数均超过奥巴马当选得票数,且两人选票数极其接近。这一方面反映了美国政治和社会的高度分裂和两极化,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新总统当选后,这种内部对立的弥合仍然任重道远。

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大选后美国外交战略上的动态对国际关系影响极大。拜登在竞选活动中已经明确展示出重回多边主义的姿态,但他并未提及外交战略的重点和优先地区是什么。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台后明确提出“亚洲再平衡”战略,笔者认为,从地区重点来说,拜登新政府在外交上将朝着“欧洲再平衡”方向发展。

“欧洲再平衡”的必要性

此次美国大选后,国际反应中一个非常让人惊讶的现象是,在美国尚未正式确认谁最终获胜的情况下,美国的主要盟友就以直接或间接方式承认拜登为美国下一任总统。大选后,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的首脑以推特、脸书或接受媒体采访等形式对拜登表示祝贺。即使曾被拜登调侃为“克隆了特朗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也迅速在美联社采访中表达了要与拜登新政府合作的明确意愿。这种反常现象一方面说明美国的盟友,特别是欧洲国家对特朗普政府的确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他们试图迅速给拜登以国际承认,通过对美国国内政治施加“外压”以尽快结束乱局的强烈愿望。美国皮尤调查中心在2020年夏天进行的调查显示,认为美国总统对国际形势有正确认识的被调查者在德国仅占10%,法国为11%,这与奥巴马时期的超过80%相比几乎是自由落体式下降。

当选总统拜登同样很清楚,对美国外交来说,过去四年受损最大的不是美中关系,而是美欧关系。欧洲国家经营多年的外交成果,如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伊朗核问题框架协定等,都被特朗普政府无情抛弃。此外,美欧自由贸易投资协定谈判已停止。美国还以撤离驻德国美军相威胁,要求欧洲盟友支付高额军费。美国撤出叙利亚导致当地局势进一步恶化,更使大量难民流入欧洲。对于拜登来说,要在外交方向上重回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无论是伊朗核问题、气候变化还是安全保障,首先都必须要修补大西洋两岸关系。因此,拜登在11月10日一天之内连续与英法德三国首脑进行了电话会谈。拜登在电话会谈后对媒体说,美国回来了,美国不孤立。他还披露,英国首相在电话中已经邀请他参加2021年11月在伦敦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领导人峰会。

“欧洲再平衡”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正如当年奥巴马提出“亚洲再平衡”不意味着美国在外交上会放弃欧洲,拜登的“欧洲再平衡”同样不会放弃亚洲,只是可能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欧洲地区。因为只有抓住欧洲这个焦点,美国外交才会有较大转机。那么,这个转向对于美国与亚太的关系特别是对美中关系有什么影响呢?

第一,笔者认为,美国新政府的“欧洲再平衡”对中美在多边领域合作的空间扩大、成果增加是一个利好,对缓和中美双边关系的紧张有益。最值得期待的就是在《巴黎协定》履约问题上,中美欧三边共同引领,将为世界各国尽快设立各自的减排目标提供巨大推力。中美欧在WTO的改革和强化上增加合作,将为世界贸易带来更多确定性。中美欧在伊朗核问题上重回多边合作轨道,将有助于为大国协调管控重大地区热点问题积累更多经验。这些通过多边合作发展的互信和协调习惯,反过来又会对中美双边关系产生良性影响。

第二,与此同时也要看到,美国新政府的“欧洲再平衡”也可能对中国产生新的战略压力。欧洲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做法极其不满,对他在对华政策上一味打压、征收高额关税的反自由贸易原则做法也颇有微词。然而,欧洲对中国在市场准入、国有企业改革等方面的不满与美国是一致的,在香港等问题上美欧立场也相近。这意味着美国的“欧洲再平衡”并不等于其战略重心会从特朗普时代的对华全面打压完全转移。

面对美国外交可能出现的“欧洲再平衡”,如何努力顺应新形势,趋利避害,尽可能地扩大中美欧的合作空间,提高合作质量,就显得十分重要。逆水行舟,不进则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