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拜登是更好的选择

2020-08-31
trump-biden.jpg

“中国一直在努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美国非常感激他们付出的努力以及展现出的透明度。一切都会好起来……我想对习主席表达谢意!”

——2020年1月24日唐纳德·特朗普的推文

“刚刚得到的消息:中国官方媒体和中国领导层希望拜登赢得'美国大选'。如果这成为现实(绝对不会),中国将控制我们的国家,我们屡创纪录的股票市场绝对会崩盘!”

——2020年8月26日唐纳德·特朗普的推文

无论是言辞上还是行动上,美国共和党最近几个月都已经变成反华党,虽然该党有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打交道的漫长历史,而这一历史可以追溯到尼克松1972年突破性到访北京会见毛泽东。共和党使用种族主义言论(中国病毒、功夫流感),发起一场极具破坏力的贸易战(毁灭性的关税、道貌岸然的制裁),要求关闭领事馆,并凭借军事上的自大威胁打一场热战。

美国民主党也加入了反华阵营,该党自吉米·卡特和邓小平同意恢复邦交以来同样是美中交流的关键推手。虽然拜登在对华问题上没那么喧嚣,但他声称自己对中国会比特朗普“更强硬”。

“我没有认为中国不是问题。我才是最强硬的那个人——我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呆在一起的时间比其他人都多,因为这是我的工作性质……他有问题,有很大问题。不是说他不构成威胁,不是说他们不构成威胁。”

——2019年5月乔·拜登在竞选集会上的发言

特朗普推特玩得很娴熟,而拜登的话出自一次现场活动。拜登稍显混乱的语言很难成为金句,但他显然在对华问题上摆出了好斗姿态。在人权议题上发声是理所应当的,这与他的自身风格一致,但他的大部分批评言论都比较隐晦,未逾越外交惯例,反映了他曾担任副总统的习惯。虽然声称对华“强硬”,但他却把敲打中国的事情留给助理、同事和媒体人。

从北京的视角看,这两位自称“对华强硬”的政客哪一个更令人头痛呢?

可以说特朗普对中国是福音,因为这样的人能被利用,虽然他言辞糟糕,充满自恋,总摆出一副强人姿态,但他容易情绪失控。他对中国出尔反尔的言论既有震惊与意外,也有礼尚往来。这位自相矛盾的总统对美国外交官和思维正常的公民来说或许是尴尬,但对北京来说,如果与这样的人谈判能获取实际利益,那么从权谋的角度看,这样的特朗普是用不着担心的。

事实上,从一开始,特朗普被神化的“交易艺术”政治手段就被中国外交官利用(日本、英国和其他国家也一样),他们把它看成一种可被利用的疯狂。就让这个男人整天趾高气昂、装腔作势或闷闷不乐好了,只要暗地里做交易就行。你给我好处,我也给你好处,你帮我赚钱,我也帮你赚钱。

特朗普复杂人格中的交易面是显而易见的,但他内在的病态通常自带毁灭倾向,而这种倾向恰恰会破坏他自谓最擅长的做交易。自古以来,商人们都希望扔掉道德包袱,把贿赂作为经营成本,但这只有在达成交易时才有意义。

虽然有善于应对专制领导人的名声,特朗普却没有用心做事,他只是在添乱。

一个把自己国家搞得一团糟的人或许暂时让其他国家幸灾乐祸,但对外国领导人而言这也是不利因素。拿中国来说,特朗普给人的希望是充满诱惑的,是不问道德是非的,是一方面增加两国商贸联系,同时又不在乎人权。在人权问题上,事实证明他的确说到做到——他从未对人们的苦难表现出一丁儿点同情,但他却埋葬而不是修复了商贸关系。

特朗普似乎可以破坏任何他接触的东西。我们只需看看特朗普上任以来炒掉的一长串“朋友”,就知道今天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明天就可能被弃如敝履,比如迈克尔·科恩和史蒂夫·班农这两个现在成天出现在新闻上的特朗普身边蠢货。同理,特朗普与外国男性领导人的“兄弟情”也受制于他反复无常的错觉和瞬息万变的情绪。昔日的盟友眨眼之间就会被羞辱,被抛弃。

出于自身心理原因,特朗普或许觉得自己与有专制父权色彩的领导人心有灵犀,但他跟谁都不是朋友,跟普京不是,跟金正恩不是,跟习近平也不是。

特朗普本身就是一个坏消息,这不是什么新闻,但不是说乔·拜登当选总统对中国就是好事。

拜登已经表明,他无意反对把美国所有问题都归罪于中国的这种非理性全国性疯狂,虽然他的演讲听上去比特朗普有节制。

我们也可以说,反华的狂热终将过去,乔·拜登过往的记录会让北京相信他是讲道理的人。他参与国家政治的时间比绝大部分同时代人都长,也多次见证各种政坛起伏。

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民主党设法赢得了大选,拜登政府将放弃用反华来哗众取宠,民主党已经证明自己完全有能力做这种假动作。克林顿与老布什竞争时就曾经大肆诋毁“北京屠夫”,但当选后,他旋即帮助北京加入了WTO,并接受中国成为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

乔·拜登知道这种游戏的玩法,也具备这种外交庄重,虽然他也有弄巧成拙的倾向,包括不请自来的触摸、语无伦次的失言和奇奇怪怪的暗示。

特朗普需要说谎,他似乎也热衷于用谎言掩盖谎言,而拜登则更有选择性地使用善意的谎言,正如所有政客所做的那样。这位来自特拉华州的前副总统是中间派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眼下能够推举出的最接近老一代真诚政治家的总统候选人了,虽然他可以在担任副总统期间退居一旁,让别人出风头。

对于在中国的那些希望即使不改善、但可以稳定近期严重受挫的美中关系的美国问题观察家们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拜登是更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