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政府意欲何为?

2020-07-31
zhao.jpg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总统纪念图书馆发表的演说,表明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敌对性正在增强,尤其是美方明确将中国共产党作为攻击的靶标。与此同时,美国以一种武断的方式要求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作为必要回应,中国宣布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显然,一种十分危险的“对抗螺旋”正在中美关系中呈现,在一些人就两国陷入“新冷战”进行讨论的同时,另一些人则担心华盛顿和北京将爆发“热战”。

蓬佩奥的演说是近期特朗普政府围绕对华政策展开“话语行动”的一部分。此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长雷、司法部长巴尔都已发表相关演讲,共同渲染中国和中国共产党对美国构成的威胁。蓬佩奥精心选择此次演说的地点,宣称要从根本上改变尼克松、基辛格一代美国政治领导人留下的美中关系遗产,即放弃对中国的接触政策。同时,鉴于尼克松曾被称作“冷战斗士”,蓬佩奥也试图借此为对华“新冷战”背书。

作为美国“最高层级外交官”,蓬佩奥用大量精力和时间攻击中国和中国共产党。过去几个月来,这些攻击言辞已经逐渐失去新鲜感,无非就是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进行分化,把中国树立为所谓“自由世界”的敌手。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刊文所言,蓬佩奥的讲话缺乏政策细节,让人感觉更像是一场竞选演说。

无疑,打“中国牌”如今已经成为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的核心战略,“攻击中国”有助于转移美国民众对白宫执政失当的不满。就在蓬佩奥发表演说的当天,美国国内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超过400万,死亡人数则有14万多。出于竞选考量,白宫施压各州重启经济,而这给美国带来了“二次伤害”。美国的失业率正在反弹,3000多万美国人将面临食物短缺风险。根据IMF估测,美国经济今年将萎缩6.6%。面对这些坏消息,目前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实际操盘者库什纳认为,“攻击中国”是重建特朗普选民基础的重要途径。

白宫正在对中国发起一场单方面的“新冷战”。即便特朗普总统本人仍更多关注连任和经济利益,但蓬佩奥、纳瓦罗等人是真心实意地要将美中关系推到“对抗”轨道之上。第一,他们利用一切手段深化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和技术“脱钩”,两国企业目前都在承受来自美国政府前所未有的压力,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也在经历痛苦肢解,而这一切是由所谓“国家安全”和“人权”因素驱动的。为达目的,白宫正在肆无忌惮地使用经济和金融制裁手段,甚至是针对德国等西方国家企业,以至于外界认为这将使美元最终丧失霸权地位。

第二,美方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对华敌意急剧上升,甚至试图对中国展开新的“政权更迭”行动。正如美国中情局前官员保罗·皮拉所言,“弥赛亚主义”让美国不断在世界上寻找并消灭妖魔,美国的宗教偏好赋予外交政策以道德外衣,为妖魔化美国对手的倾向筑牢了坚实基础。同是共和党出身的里根总统将苏联称为“邪恶帝国”,小布什总统则用“邪恶轴心”描述伊拉克、伊朗和朝鲜。如今,蓬佩奥要把中国共产党塑造为这种“邪恶”敌手,用“自由vs暴政”这类非黑即白的两分法强化对它的敌意。

第三,白宫力图打造反华国际阵营,孤立和排斥中国。特朗普政府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不少国家尤其是欧洲盟友对中国的不满上升,这是一个推动他国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边站”的绝好时机。无论是“经济繁荣网络”还是“敏感技术多边行动”机制,都正在被用来拼凑针对中国的阵营。危险的是,白宫还希望利用近期中国和印度的边界冲突,进一步强化新德里对北京的敌意,将两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锁定在“对抗”的路径之上。

从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新书《涉事之屋》中我们可以看到白宫决策的混乱程度,如今,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政策上释放的信号也是混乱的。一方面,蓬佩奥表示希望改变中国的政策行为;一方面,他又在鼓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在国防部长埃斯珀表示希望今年年底前访问中国之后,蓬佩奥却发表如此充满敌意的讲话,正如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所言,蓬佩奥将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相互区分的做法,无异于加剧对抗并使外交变为“不可能”,除非他的目标就是要“确保外交失败”。

毋庸置疑,中国共产党并不是完美的,像所有的政党和政治组织一样,它需要应对腐败挑战并努力提升执政效能。但是,蓬佩奥低估了中国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程度。冷战结束后,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推动的“政权更迭”带来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那些国家的民众非但没有过上好日子,反而流离失所,缺衣少食,失去主权和尊严。对此,中国民众看得很清楚,知道中国需要的是渐进改革,而不是“政权更迭”。根据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7月发布的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支持率超过90%。

中国需要明智地应对蓬佩奥等人掀起的新攻势,避免成为白宫塑造选情的工具,避免落入“对抗陷阱”。当务之急,在于防范美国极端鹰派势力在南海等地区挑起“有意的冲突”,这虽然可能有助于特朗普的竞选,但却会使中美关系陷入难以估量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