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进攻是最好的防御:日本的进攻能力与美日中关系

2020-07-21
中文杂志1.jpg
点击阅读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6期

日本的安全态度正在逐渐转变,偏离所谓“吉田路线”式的极简主义姿态。战后日本一向专注于经济复苏,规避大国地位,并把实施核报复的权力交给盟友美国。而在地区环境日趋紧张,美国的安全保障不再天经地义的当下,安倍政府意图彻底改革日本的安全体制,让日本扮演更积极主动的角色。最近,日本放弃了昂贵的“宙斯盾”陆基导弹防御系统,并暗示将转向更积极地部署进攻能力。中国则是这些举措的主要目标。

如何威慑中国?到底什么是威慑?学者路易斯·西蒙认为,有关美国威慑中国的辩论可以一分为二,一是更具攻击性的“惩罚”战略,允许国家利用远程打击能力打击敌方领土;二是更具防御性的“拒止”手段,即优先发展应对和限制潜在军事威胁伤害的能力。日本无法跟上中国的军事现代化步伐,这意味着它必然要依赖威慑力的扩大(由美国通过核保护伞提供),依赖基于日美两国武装力量加强“联合性”和互操作性的同盟合作。尽管如此,日本主要威慑战略的预设前提仍是“拒止”,因为它的目标是增加其不对称的能力,尽可能提高中国入侵列岛的代价。

日本的战略多少折射了中国自己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在很大程度上也符合日本传统的“防御现实主义”立场,即最大限度地保护国土安全,同时缓解地区安全困境。日本重新调整了对遥远西南侧翼的防御,建立了一个两栖快速部署旅,安装了新的中短程地对舰和地对空导弹,部署了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特别是在海上),并大力加强反潜作战能力。所有这些都说明,它的优先考虑是国土防御和拒止威慑。美国曾积极支持它的亚太盟国发展拒止能力,以防中国成为地区主导势力。特朗普执政后,美国增加了航行自由行动的数量,同时更为积极地招揽志同道合伙伴参与威慑安排,并在东亚水域部署其军队和海岸警卫队的船只。为了安抚盟友,美国声称它将保留“惩罚”或打败中国的能力,尤其是使用战略武器和“必要的”战术核武器。

一直以来,华盛顿主导地位的不断升级也是为了针对和制约日本的军事机动性,但这在特朗普上台之后发生了改变。一位美国前防务官员引用上述路易斯·西蒙的文章称,“美国'专注于进攻方面'的能力,意味着'日本就不必自己做这件事',从充分管理日本这个盟友的角度来说,这是最受欢迎的”。不管怎么说,奥巴马政府反对安倍让日本获得打击能力,而特朗普政府的出现却使美国的防务规划发生改变,使日本有动力超越拒止威慑,重整军备。这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实施更具对抗性新政策的最终产物,即召集志同道合的伙伴国对中国实施“大棒外交”,亦是美国总统提振美国出口愿望(包括巨额军售)的具体体现。

日本2019年获得的军事投射能力将使它的威慑更具进攻性,尽管这种能力依然有限。可以肯定的是,在政治上,日本武装力量的职能仍严格限于防御:根深蒂固的反军国主义和反核意识,都在阻止日本获得核武器,也削弱了安倍更多地把军力作为治国工具的能力。不过,安倍政府已经使此前限制日本获得进攻能力的法律约束所有放松。特朗普访问日本期间,同安倍一起史无前例地在“加贺”号直升机航母上对军事人员发表讲话。根据2018年12月日本内阁批准的新版《防卫计划大纲》,“加贺”号航母现在被允许搭载战斗机,如价格不菲的F-35B,一种强大的隐形战斗机。到2030年,日本的F-35战斗机群有望达到147架,从而使它成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该机型的最大外国买家,并有可能以对日本有利的方式,打破第五代空中力量平衡——尤其是如果F-35通过同盟的无缝整合发挥作用,日方被允许共同使用美国航母的话。日本海上自卫队官方坚称,这两艘出云级战舰属于“多用途驱逐舰”,但实际上它们就是航空母舰,它们让日本有了移动式防空平台,以及某种程度的力量投射。不过,考虑到航母的数量和规模有限,考虑到中国拥有先进的反舰导弹(地面、空中和海上),以及购买、操作和维护一艘航母的高昂成本,这些力量也只是适度的。

2019年4月,由外交和防务部门牵头的美日安全磋商委员会(也称2+2)强调,要“合作为日本引进先进的武器系统,并进一步简化对外国的军售程序”。此外,2+2会议还旨在加强日本在网络领域的威慑力,指出“网络攻击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构成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规定的武装攻击”。这是联盟政治中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它与日本谋求进攻性网络能力是同步的,这种能力在和平时期可以用于威慑目的,在紧急时期则可用于防御目的。2019年,日本自卫队的网络防御单位从150人增加到220人,人员来自陆军、海军和空军。据报道,“攻击型网络能力的开发已经外包给一家或几家未具名的日本私人公司”。

最后,美国退出《中程核力量条约》很可能让安倍政府和日本防务规划人员感到安心。名义上,美国退出是因为俄罗斯违反条约,但中国核导弹和常规导弹能力的发展才是更紧迫的原因,它暗示美中之间正在展开导弹竞赛,并促使美国支持日本拥有常规打击能力。为了对抗中国的弹道导弹和陆基巡航导弹,美国政府将很快考虑在中国附近部署陆基中程导弹,而日本是这一部署的主要候选国。安倍政府在2019年曾表示有意用日本自己的中程导弹力量对抗中国的进步,通过拒止来威慑中国。不过,东京也在考虑部署能打击敌方领土的远程攻击导弹,以及发展自己的高超音速滑翔载具。事实上,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的发展,使人们对日本导弹防御系统能否预判来袭滑翔导弹的飞行路径产生怀疑,而这本是美国研发的“宙斯盾”陆基系统的任务,旨在拦截和摧毁来袭导弹。由于这个原因,“宙斯盾”系统最终将不得不被放弃。所以,日本最好的防御路线就是创造进攻能力。正如哈德逊研究所日本首席研究员Masashi Murano在一份政策报告中权威地指出的那样,这其中的假设是,“从战术上讲,拥有进攻的选择权会令对手的计算复杂化”。

总之,日本一直在缓慢而稳定地通过与美国密切合作获得进攻能力。其结果是,日本的防务政策迈入了一个新时代。然而,日本能否制定一套适度的报复行动军事准则,并建立可靠的进攻性打击能力——特别是在只有常规武器和常规弹头的情况下,仍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