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孙成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特朗普的G11策略行不通

2020-06-15
TRUMP.jpg
2020年5月30日,特朗普在从佛州卡纳维尔角返回华府时在空军一号上对记者讲话。图片来源:路透社

特朗普政府对G7的态度反复无常。在这位美国总统的最新安排中,原计划6月举行的G7峰会将至少推迟到9月。此外,特朗普有意重写来访者名单,通过邀请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把今年的峰会扩大为G11。

推迟峰会和扩大原有G7机制的决定表明,美国政府仍然是以战略而非经济视角看待这一多边机制。既如此,决定推迟且扩大峰会的背后考量又是什么呢?

首先,美国国内形势还不允许开门迎客。这个国家仍面临严峻的新冠疫情挑战,随着经济逐步重新开放,以及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逐渐放宽,美国民众也许会面临第二波疫情。

其他G7成员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虽然欧洲的疫情前景有所改善,但一些国家尚未完全解除国际旅行禁令。G7峰会如果按原计划召开的话,对与会领导人来说会是严重的障碍。

与此同时,警察在光天化日下谋杀弗洛伊德引爆了全美多个州市的持续抗议。这些反种族主义示威游行有可能带来新一波新冠疫情,反过来又会进一步伤害本已脆弱的美国经济。

严峻的形势使唐纳德·特朗普无法向来访的外国客人展示繁荣景象,他也无法主持一个聚会来象征疫情过后一切已恢复正常。

尴尬的是,特朗普在重新安排峰会时间的时候,并没有征求G7盟友的意见,这种突如其来的宣布让它们难以接受。特别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曾明确表示,鉴于总的疫情状况,她不会参加G7峰会。作为欧洲领导者的德国缺席将使G7峰会失去意义。因此,特朗普被迫推迟会议,以确保所有成员能够与会。

同时,美国希望改变G7机制,打造一个反华战略同盟。特朗普欲增多四个国家,目标是要让它们与中国竞争时与美国处在同一战略轨道上。

邀请俄罗斯是企图在中俄关系中打一个楔子。澳大利亚已经在为自己成为反华急先锋而自得。印度试图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发挥关键作用。邀请韩国则是要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对中国施压。

但如果特朗普政府试图将G7(或许是G11)变为与中国竞争的工具,这种尝试将是徒劳的。

首先,没有哪个国家想被卷入大国竞争。在对华利益与关切方面,欧洲国家与美国不同,美国主要是从维护霸权的角度考虑并制定对华政策,而欧盟的主要关切是中国是否尊重全球贸易的主流原则,是否支持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人们很容易看出美国和欧洲对华态度与对华政策的巨大差异。虽然它们都在思考中国的崛起以及如何应对,但它们远未就遏制中国进行战略合作达成共识。

其次,尽管“印太战略”是特朗普政府维持全球竞争优势总体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各有各的考虑,也许并不愿意跟风。这些地区国家完全明白,美国发起“印太战略”只是为了服务于美国的战略利益,而它们不过是想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捞好处。

印度希望自己的“东进政策”与“印太战略”对接,但它并不打算因为服从美国而牺牲战略上的独立性。韩国也无意与美国过度捆绑,从而损害它与中国的关系。至于俄罗斯,它不会加入反华阵营,俄罗斯在欧亚大陆安全架构问题上与美国的意见从来不一致。

第三,无论G7扩大与否,它在解决地区和全球问题方面都无法再发挥有效的协调作用。G7未能应对全球大流行,其成员国,包括欧洲国家和美国,都因为冠状病毒不堪重负,无力再去帮助世界其他国家。

特朗普政府对多边机构的蔑视只会加深G7内部的分歧。美国宣布退出世卫组织,欧洲普遍认为,此举是对这一多边机制的沉重打击,而这个多边机制是抗击流行病所必不可少的。

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冲突已成为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之间不可逾越的障碍。在这种情况下,G7(或G11)只会成为争吵和内讧的场所,遑论促进对华战略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