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竞争与新冠病毒

2020-04-02
沈大伟.jpg
卫生部的一名员工在美国的冠状病毒疫情中心纽约州新罗谢尔市训练纽约州国民警卫队成员。3月25日,美国已超过意大利和中国,成为世界上冠状病毒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Amouris Coss中士/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

令人遗憾的是,这场毁灭性的全球新冠病毒危机没有让美国和中国携起手来应对共同的灾难,并给对方国家以支持,反而再次暴露了两国关系的半敌对性质和政府之间深深的不信任。对于这两个大国来说,此次危机曾经并且仍有可能是一次机会,让双方抛开竞争与猜忌,共同应对两国和世界面临的生存威胁。

从一开始,对这场危机的管理基本上就是在相互谴责、怪罪和批评中各自进行的,包括美国(正确地)谴责中共在早期掩盖武汉的疫情。之后,双方通过新闻发布会针锋相对,并皆沉湎于有关病毒起源的阴谋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兜售未经证实的说法,称美军于去年10月世界军运会期间在武汉传播病毒(此一推测被好几位中国驻外大使在推特上转发,直到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把它压下来)。而美方一些人则认为,病毒是中国设在武汉的生物武器实验室泄漏出来的。两国政府非但没有相互合作,反倒出现了阴谋论。

这表明中美关系的功能失调已经变得多么的严重。当危机最终平息,中美之间的竞争会更加突出,成为世界事务的主要决定性特征。历史学家回顾这场危机时,甚至有可能把它看作在全球危机时刻(至少是人道主义危机)美国领导地位向中国转移的节点。这是因为美国一心只想应付和控制病毒在境内的暴发。美国在公共卫生资源方面严重准备不足,更打消了特朗普政府对于美国应发挥全球领导作用,并帮助其他国家应对冠状病毒巨大挑战的任何念头。直到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3月25日与G7外长进行视频讨论之前,华盛顿方面都没有提出任何国际倡议。蓬佩奥透露说,美军已经派出一架载有物资的C-130飞机,并在意大利北部建立了一个野战医院。这一进展虽受欢迎,但却微不足道。

迄今为止,几乎所有事情都是“美国优先”——应对国内危机、从外国撤走美国人,囤积物资。其背景,是特朗普总统四年来对国际多边主义的蔑视。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国内,这不是一位全球领导者的做派。虽然需要应对迫在眉睫的国内危机,这当然可以理解,但对美国来说,这种放弃全球领导地位的做法在过去70年里是没有先例的。自从二次大战以来,包括各式各样的人道主义危机在内,都是美国一次次地动员国际联盟、机构和资源来应对。

当这场毁灭性的全球灾难最终消退,世界将记住那些在自己受难时挺身而出提供帮助的国家(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这些并不一定是相互排斥的)。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中国这么做了,这是值得称赞的。连日来,中国政府已经向意大利、伊朗、伊拉克、荷兰、塞尔维亚、匈牙利、捷克、乌克兰及其他国家空运了成吨的公共卫生物资(口罩、防护服、呼吸机和药品),它还将为更多国家提供物资。据报道,马云的阿里巴巴已经为所有54个非洲国家提供了物资,它也为美国提供了物资。

虽然美国政府确实用撤离美国外交官和公民的包机向武汉运送了38吨救灾物资,但却没有系统性跟进。(中方也没有公开承认。)随着2月和3月欧洲各国出现危机,美国及其北约盟国本可援用北约“第五条”,由美国军方向欧洲盟国派出医生和医疗装备。现在做这些也为时不晚。虽然民间医务人员和动员起来的国民警卫队在努力应对国内危机,但美国可以把海外前沿基地的美军派遣到欧洲和其他地区。

由于在必要的时候,美国未能站出来应对全球挑战并填补领导真空,北京加快了步伐。一俟危机消退,它可能对中美之间的全球“影响力平衡”(即使不是力量平衡)产生重大影响。美国评论家科特·坎贝尔和拉什·多希最近观察到,这也许是美国的“苏伊士时刻”,此后的世界一定会把美国看作一个自私的、正在衰落的大国,而中国则越来越被视为一个为公共利益做贡献的、大度负责的国际性大国。虽然两边都有些夸张,但这类“段子”已经出现,并可能影响全球。

无论国际结果如何,新冠病毒危机只会进一步固化中美两国政府和社会的认知,即另一方是不值得信任的对手。在美国,预计夏秋之季总统大选期间出现的那些反华言论,只会为之火上浇油。

这绝不意味着美国没有许多正当的理由怀疑中国(反之亦然),但如果美国放弃其长期的国际领导地位,那么中美全球影响力和软实力的竞争就有可能变得对中国有利。